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欲擒先撩


之前记得梗,
安保部部长(保安)T×总裁F

这几天在成都浪,果然只有来回在高铁上能老实码文😂

这是一个不二子追部长,最后不小心冰山变火山的故事()

ooc预警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早上9:00整,打卡机按时跳转到了‘迟到’的那一档,菊丸英二慢慢悠悠的走向写字楼,他是这个公司的副总,怎么会有人在意他迟到了一两分钟,然而事实证明这种人还真的有……
“证件?”门口穿着制服的安保人员换了个新人,英俊高大,带着一副无框眼镜,语调冷漠面无表情。
菊丸被吓了一跳,心说这哪是保安啊!长得跟黑手dang教父似的!但他立刻又振作了起来,我是副总除了总裁不二周助我能怕谁!
“第一天上班吧?我可是这里的副总裁!”红发青年努力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说,但他显然根本不适合这个人设,那保安眉毛都没动一下。
“请出示工作证。”依旧是毫无波动的语气。
菊丸彻底陷入了尴尬,不是因为对方不理会他是不是个副总,而是他的工作证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那个……大哥我马上就要开会了,能不能通融一下……我给你涨工资!”今天的晨会是不二主持,要是晚了后果很严重。
“不可以。”
……
…………
启动方案B,菊丸企图利用自己优秀的爆发力和灵魂的身手硬闯进去,然而那位‘保安大哥’反应更快,揪住了菊丸的后领子把他拽回了原来的位置。
“呵呵,这个人英二可是打不过的哦。”不二周助柔和的嗓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我说的没错吧,前特种部队中校,手塚国光君。”
见到救星菊丸眼泪汪汪的就要扑过去,却再一次被手塚拎了回去。
“工作证?”
“喂!不二都说他认识我了,你有完没完啊!”
不二笑着把菊丸的工作证递给手塚,对好友说,“这位手塚君可是很严格的哦,以后可别忘了工作证,这还是大石从桃城的零食盒子里翻出来的。”
仔细核对了工作证上的信息,手塚才让开大门让菊丸进入,“请。”还是没有任何的语调。
菊丸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拉着不二走了,到电梯里才敢开口抱怨,“不二那个神气的家伙到底是谁招来的啊!他一个特种兵军官何苦屈尊来做保安!”
不二的笑容更深了,“是大石招来的,”大石秀一郎是他们S社的另一位副总,也是菊丸最好的搭档。
“哦……”果然一听说是大石招的人,菊丸也没脾气了,只能垂头丧气的叹了口气。
“他上周刚刚退役,咱们这里正好缺一位安保部门的管理人员,大石就问了他,没想到还答应了。”手塚可不是普通的保安,他的职位也算是部长级的了,不二自己也没想到他会亲自上阵,更重要的是……“呐,英二,你有没有觉得手塚君好帅啊!”
“哈?”
“嗯。”
“不二周助你天天和我菊丸大爷这么优秀的男人在一起怎么能看得上那个家伙啊!!?!”
菊丸英二副总裁的呐喊响彻在S社的写字楼中……后来不二认真的给他罗列了一番,手塚比他好,身材也比他好,还比他能给人安全感,最后不二周助露出他天蓝色的眸子,“英二我决定了!我要追他!”
那一整天菊丸都像被剃了毛的猫一样提不起精神,他同窗六年的好友,就算不算是自己养的吧,但那么好的一颗白菜就这么被那可恶的冰山给拱了!
“英二,英二你冷静一点!”居酒屋内,大石拉住越说越激动的菊丸,“还没拱呢!”
他们几个公司的高管背着不二,正在用比工作时高两倍的精力讨论他们总裁的感情问题。
“问题就在于,手塚国光这种看起来xing冷淡的人会不会对不二动心了。”财务部长乾贞治翻着他的笔记本说道。
“而且他看起来是那种很刻板的人,不会喜欢上同xing吧。”人力资源部的河村担忧地说道。
“切,但不二前辈可是男女通吃,只怕到时候冰山变火山前辈招架不住。”不二大学时期的学弟,IT技术部的越前龙马不太高兴的说,他一直把不二当作兄长一样尊敬爱护,现在突然杀出来一个手塚国光居然要前辈主动追!
至于销售部的部长和副部长海堂熏和桃城武则是在争抢最后一串鸡肉,无暇顾及其他人的谈话内容……
第二天早上10:29,不二走下他那辆蓝色的兰博基尼,示意司机可以把车开到车库去了,步履悠闲的走向玻璃大门。
“呐,手塚君,咱们公司总裁是没有工作证的,我可以进去吗?”他微微扬起头,明知故问道。
“当然,不二总裁。”手塚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手塚君不要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嘛,”不二冲他眨了眨眼睛,放软了声音,“虽然这样也很帅,但是笑起来一定更好看。”
“我会好好考虑您的建议的。”男人严肃的回答道。
走远后不二微微叹了口气,果然是个难搞的家伙……不过也好,他不二周助从小被追到大,一直也想要体验一下追求别人是什么滋味,现在有了这个机会他一定要好好发挥!
一个月转眼就过去了,今天不二总裁也没有追到手塚君,其他员工已经要抓狂了,尤其是那些被不二抛出去的粉红桃心‘误伤’的职工们,他们思来想去只能得出一个结论——手塚国光是个掰不弯的铁直。
这些大财团每年有一个集体的大型会议,今年是H财团做东,他们的总裁跡部景吾大手一挥,把会议地址搬到了豪华游轮上。会议当天不二坐上来自己的爱车后,发现驾驶座上的竟然不是平时的司机而是手塚国光。
“诶?怎么是你来?”
“保证您的安全也是我的职责。”手塚脸上还是他那永远不变的冰冷表情。
“这么说这几天手塚君是我的私人保镖了?”不二故意加重了‘私人’这几个字的读音。
“您可以这样认为。”保镖先生认真的开着车,用他那低沉的嗓音回答道。
跡部的作风向来是华丽……过头的,所以当他们看到那艘可以容纳几千人的邮轮将作为他们不到二十个人的会议场所时一点都不惊讶。
不二偷偷瞟了一眼身旁西装革履的手塚,心想还好这次来的都是熟人,不然恐怕会把手塚当成总裁了。仔细想想自己和手塚的接触并不算多,想到接下来的几天都可以和他‘近距离接触’,不二心中充满了期待。他很快发现,手塚表面上冷冰冰的,其实是个很细心的人,总是能在正正好的时候递上不二需要的东西。
不二总裁的‘追求历程’早就不是秘密,除了跡部和菊丸抱同样的态度,认为不二眼光太差,其他人都是热心看戏的好队友。比如一看到这次陪不二来的是手塚,跡部的副总裁忍足侑士立刻就出来表示他们只有豪华客舱可以住,但数量不太够,只好委屈每个公司的总裁和通行的秘书或保镖同住一室了。
不二赶紧看了手塚一眼,还好后者痛快的表示无妨,但他依旧觉得有点紧张,就这么突然的和喜欢的人‘同房’了,就算是他天才不二周助也不能那么从容了。
吃晚饭的时候其他几位总裁继续出手相助,幸村把真田扔到一边,无比亲热的紧挨着坐到了不二身边。虽然知道他是故意的,不二还是抖了一下,这兄弟情真的塑料的太明显了吧!不二幸村和白石大学时一起合租了四年,年轻的时候什么掉节操的事没做过,不过不二总裁要强调,这一切都是从白石luo睡开始的!
当不二感觉到幸村把手放到自己腰侧时他是拒绝的,虽然还没有碰到,但是已经可以感觉到温度了!拜托你一个有夫之夫矜持一点好不好!跡部和忍足默契的按住了要跳起来的真田,白石和木手默默掏出了手机打开了照相机。
“幸村总裁,请您离我们总裁远一点。”这时候手塚端着两杯香槟回来了,他站在幸村面前,眉头紧皱眼神犀利。
根据不二对手塚的描述,幸村没想到他会表达的这么直白,当然他不会怕手塚的气场,但也清楚的感受到了对方的怒意。不过这种时候不搞点事情就不是他幸村精市了,幸村一点没有离开的意思,他搭上不二的肩膀,腿一翘,俨然一副霸道总裁的架势,“我和我们不二子chan联络一下感情关你什么事?”
“他不喜欢和别人肢体接触。”手塚也同样没有让步的意思,但是他的回答倒是让幸村和白石一惊——没错,不二很不喜欢肢体接触,即使是和他同住四年的他们。
幸村放开不二,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你怎么知道?”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依旧用不友善的眼神看着幸村,空气中擦出了点火药味。不二看手塚为自己生气心里甜蜜的很,但他也了解幸村的脾气,怕是这两个人在这么下去要矛盾升级,赶紧起身挡在手塚面前,微微抬头看着他,“好了没关系,精市就是开个玩笑,我们先回去吧。”
看着两人的背影,幸村拿起一杯香槟一饮而尽,“藏琳怎么办,周助已经重色轻友到这个地步了!”
“精市你刚才做过了,”真田突然开口,“像手塚那样的人不能把他惹急了,你最好也要和不二说一下。”说着他把另一杯香槟拿起来默默的喝了起来。包括幸村在内的其他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心里是同一个问题,什么时候真田弦一郎也变成感情顾问了?!
此时不二和手塚的房间内,刚刚沐浴完的不二总裁围了块浴巾遮住下身关键部位就出来了,露出白皙纤细的腰身和细长的双腿。
手塚愣了几秒钟,拿起沙发上的浴衣递给他,“屋里冷。”不二没有接,而是走到他面前,认真的问,“为什么,刚才为什么生气?”
回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不二注意到手塚有些躲闪的眼神,“你早就看出来了吧,我喜欢你……看着我,给我一个答案。”他想去捏手塚的下巴,却在中途被对方握住了手。
手塚依旧没有去看他的蓝眼睛,把浴衣披到不二身上,“会着凉的,今晚我睡沙发,晚安,不二总裁。”说罢就转身离开了。
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就是不二和手塚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就连其他几个人也都没再开他们的玩笑。这次会议结束后,手塚把不二送回家,离开时依旧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说。第二天不二早上失望的发现又换回了原来的司机,就连写字楼门口的保安都换了人。自己大概是被讨厌了吧,不二沮丧的想,一直以来都自信满满,结果真遇到喜欢的人的时候却成了这个样子。不二有点后悔,他那个时候干嘛要头脑发热突然告白,不然至少现在还能每天看到手塚和他开几个玩笑……他想和手塚道歉,和他解释,但却发现自己连手塚的电话号码都没有,也懒得让秘书去找了,明天是公司的年会,所有人都必须参加。不二想,手塚那么一个负责任的人,就算想要辞职也一定会把一切都安排好,等到这个季度结束再走。而年会,就也是本年度的总结,所以很可能这之后,他就再也见不到手塚国光了。
不二只记得自己在台上做了年终总结,然后是各位部长的总结,他一点也不想去和手塚解释因为那之后必定是告白。员工们不停的给他敬酒,不二也就一杯接一杯的喝着,他酒量一般,又不让桃城他们给他挡,喝到最后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最后手塚拿走了他的酒杯,然后……然后不二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菊丸和大石把不二扶到沙发上,大石掏出手机想给不二的司机打电话,却被手塚阻止了,“大石,我送他回去。”说着他熟练的从不二身上摸出车钥匙,菊丸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大石阻止了。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问题,总归还是要他们自己解决的。”
不二在车上睡的很安稳,直到手塚把他抱下车时才恢复了一点意识,他紧紧的搂着手塚的脖子,“别走……”
“好,我不走。”手塚轻声哄着他,又摸出了不二的家门钥匙,“我们回家。”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不二又睡着了,手塚想把他放在床上,对方却死死抓着自己的衬衫不放手。
“不二,不二,醒醒,我去给你拿点水。”
“你终于肯直接叫我的名字了。”半睁着水朦朦的眼睛,不二觉得好热,酒精的作用越来越明显,手塚温度正常的皮肤让他觉得很舒服。
手塚不敢使劲怕伤了他,只好任不二一个劲儿往自己怀里蹭,温热的气息打在手塚脖子上。“不二,”男人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别这样。”
这个梦境太过美好,不二不愿意醒来,他把脸埋在手塚怀里,“不要,以后就见不到你了。”
“为什么这么说?”
“你不是要辞职吗?因为我很缠人很讨厌。”不二越说越委屈,说不出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影响,泪水就这么滚了下来。
“我不会辞职,也从来没有觉得你讨厌或者缠人。”手塚微微皱着眉头,温柔的擦拭着不二的眼泪。
“那你为什么躲着我?你撒谎!”
“我没有。”
“证明给我看。”不等手塚作出反应,不二就不顾一切的吻了上去,然后他感受到那双温暖而有力的大手环住了自己的腰,下一秒手塚一个翻身就将他压在了身下,男人摘下眼镜,“不二总裁,你招了我这么久,我不理会不行,躲也不行,既然你这么坚持,就请做好心理准备负责到底吧。”



番外
手塚 side


从特种部队退役后手塚接受了大石的邀请,进入了S社,虽然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工作,但彩菜却希望儿子能尽快的安定下来,便劝说他先做一阵子试试看,反正家里不缺钱。
上班第一天他就见识了S社副总裁的‘厉害’,第二天他开始疑惑这些天天迟到的高管们是怎么把公司带到这个地步的……不过那个不二总裁长得还真是好看啊……手塚在军队呆了很多年,看惯了各种健壮的‘猛男’,第一次发现原来男孩子也可以这么可爱。不二周助比女孩还要白净,个子也不算高,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却一点都不缺少作为一个顶级财团总裁的气场。
然后手塚惊讶的发现不二在追求自己,要说一开始只是沉醉于不二的外表,了解之后他发现不二的内在也同样的吸引自己。这样一个人怎么能不喜欢,性别也不是问题,他虽然看上去死板却并不会被这些所谓的‘常规’所束缚。唯一的问题是手塚深知自己是一个占有欲极高的人,一旦得到不二他就绝对不会再放手,但他和不二认识时间这么短,他不知道不二有多认真,也怕自己伤到他。
可不二来势汹汹,毫不保留的在他的面前展现着自己各种吸引人的方面,手塚无数次差点就忍耐不住。船上会议那次,手塚说服自己只是在一条船上不会怎样,用自己的职位优势和不二同行,谁知就住到了一个房间。幸村精市明显的试探也让他按耐不住,和不二回房间后,趁着不二去洗澡,手塚禁不住暗骂自己还没有交往就这么‘小气’。之后不二几乎是赤luo着站在自己面前,那散发着沐浴液芳香的白皙的身体就在自己眼前,手塚不敢去看,面对不二的质问,他无言以对。
年会上不二喝醉了,身体软软的倒下的时候,手塚心疼的不行,他开始犹豫自己一味的拒绝是否正确。但不二没有给他太多犹豫的时间,当醉了的不二扑在自己怀里时,手塚再也忍不住了。
不二周助,你自己撩的人,就要负责到底。

END

评论(1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