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NO holiday

之前那个套餐排列组合的点文,带感的梗好多好多!先抽了两个写,其他的不定期随机掉落w 这是第二个,不好意思拖延症拖了n久orz


 @糯米滋儿~ 姑娘点的dace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霸总T×体弱多病的杀手F

这是一篇F同学为了假期而与压榨他的上司T奋斗的故事


最近都是霸总T简直停不下来2333下篇换年下小狼狗变大灰狼了w


ooc预警

依旧是并没有车()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1

等不二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浑身仿佛散了架又重新装回来一样,他稍稍转了下眼睛,就看到手塚国光充满关切的脸和那身永远不变的黑色西服。

“醒了?烧差不多已经退了。”男人温柔的摸了摸他的额头,“我做了白粥要不要吃点?”

“不要!”不二抗议般的闭上眼睛不去看他,可肚子却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我去热一下。”手塚愉快地说。

白粥一点也不好吃!看着男人走出房间,不二气鼓鼓的想到。他微微动了一下身子,腰部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又在心里把自觉给他禁辣的手塚抱怨了一遍,然后老老实实的躺平等着那人回来给他喂食。

不二周助是一名杀手,准确的说是一名日常被压榨的杀手,而压榨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不二的上司兼男友——青春财团的总裁手塚国光。原本不二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杀手,做任务是他的爱好所以要价不高,再加上完成质量很高,所以名声也越来越响,自然工作也越来越忙。无奈杀手这项工作不仅费体力费脑力作息还不规律,几年折腾下来不二的身体就开始跟他闹脾气,于是天才决定给自己放个长假好好休息一下。结果就在他打算暂时金盆洗手的时候出了岔子,最后一个目标就是手塚,可委托人给他的情报中并没有‘手塚国光体术十级’这一项……于是C级的任务变成了S级,带病坚持上班的不二不仅没杀成他,还来了一个投怀送抱晕在了人家怀里。手塚也是很无奈,他早得到会有人来暗杀自己的情报,但没想到自己不算重的一击后那个杀手居然晕了过去……捞起来一抹,哦,发烧了……

……

后来手塚非但没有把不二做掉或者交给jing方,反而把他留在了自己手下,不二是自由身在哪里都一样,更何况他现在落在手塚手里,于是没怎么纠结就接受了邀请。至于两人的关系怎么就从上下级变为了情侣,谈事地点也从办公室变到床上去了不二也说不清楚,可能是手塚冷酷无情和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反差萌太可爱了吧。手塚国光也是一个怪人,他的青春财团走黑白两道,黑的这一边手塚从来不自己动手,只管下命令,但也从不手软。可另一边他又很喜欢做饭,不二第一次在手塚家吃饭的时候,目瞪口呆看着两个小时前还在安排怎样将一个敌对组织根除的冷面男人,从厨房端出了一大桌子味道极好的Cajun料理。

不过就算手塚只会煎鸡蛋不二也不会在意,他最有意见的就是手塚老是压榨他!虽然讲道理恋人从没有在自己生病的时候派任务,但不二渴望已久的长假却一直不能如愿到来。从撒娇到威胁分手,各种方法他都尝试过了,可无奈总裁就是总裁,段位比他高了不止一级——来软的很快就被哄乖了,来硬的偏偏手塚比他还要霸道。

这次的行动可以说是个意外了,因为自从做了手塚的人,不二出任务从来没有受过伤,在同伴乾贞治的数据支持下手塚总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方案和人员配备永远都不会出差错。昨天算不二倒霉,他变装后在一个gay吧等着他的目标,轻松得手后准备撤离时,gay吧里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招惹了一个危险人物,然后就打了起来。说是打起来,其实就是被招惹的青年单方面以一敌十蹂躏对面,结果越闹越大,破坏拆迁能力简直和四天组的远山金太郎有一拼。混乱中居然有人掏出了qiang,子弹被反弹击中了不二的腰部。由于这次任务较为轻松他是单独执行没有人接应,受伤后不二还是坚持自己回到了车上,然而雪上加霜的是gay吧的打斗惊动了jing察,不二很有自觉的在jing方彻查前逃了,代价就是要徒步了。途中给手塚打了个电话汇报情况,那边向来冷静的男人一听他受伤了就坐不住了,把大石叫过来待命,之后立刻出发去迎不二。最后在路边找到他的时候,不二意识已经有些恍惚了,见到手塚后精神一放松就失去了意识,所以他并没有看到自己从未见过的手塚国光无措的表情。

还好子弹没有伤到要害,但不二身体偏弱还是感染引起了高烧,包扎清理好之后,手塚叫住了正要离开的大石,“明天让越前龙马来报道。”

 

2

离面试时间还差3分钟,越前龙马看了眼表,完美。大约一个月前他向青春财团递交了自己的简历,当然,是向‘黑’的那一边,昨天白天接到了面试的通知,地点是手塚国光总裁办公室。越前敲开门后看到大大的办公椅上坐着一个身材瘦弱的栗发青年,好像和传说中的手塚国光不太一样……

“请问……你是手塚san吗?”

“嗯,我是呀。”青年手中把玩着一个漂亮的复古匕首,他身上穿的衬衫似乎过大了,宽松的领口下明显的锁骨和大片雪白的肌肤一览无余。

“我叫越前龙马,约了今天来面试。”越前瞪着大大的猫眼打量着对面的人,这个‘手塚’画风不太对吧……

“面试什么职位?”

“杀手。”如果一定要按职位算的话。

不二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笑容也僵在了脸上,越前看见他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透明。

“哦,”他干巴巴的应了一声,“刚才是开玩笑的,我不是手塚,现在我去给你叫他。”

起身转动了一下墙角处的花瓶,巨大的书架缓缓地向一旁移开,露出一个一米多宽的入口,不二走了进去,没再对越前说什么。让越前淡定不能的既不是不二刚才的反应,也不是手塚办公室里有个暗门,而是不二周助下面并没有穿裤子……虽说过长的衬衫好好的盖到了大腿中部,但他依然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两条纤细修长的大白腿。于是在等着正牌的手塚国光出来这段时间里,越前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为何总裁办公室里会有个只套了件大号白衬衫的‘美人’。

书架后面的暗门通向手塚的家,当然现在也是不二住的地方,不去理会腰上的伤口还在疼,不二几乎是跑了过去,越前龙马的名字他当然听过,毕竟他的父亲越前南次郎可是有着‘最强’的美名。在厨房找到了手塚,不二很大声的问一问为什么你有了我还需要别的杀手。可当他看到恋人正对着菜谱仔细的研究着苹果炖牛肉,就因为自己昨天一句“芥末辣椒都被不让吃!我还有什么爱吃的可以吃嘛!”,顿时就没了脾气。轻轻拽了拽手塚的衣角,“有人在办公室等你。”

手塚这才想起来还约了个面试,赶紧关掉火擦了擦手去换衣服,看见不二没什么精神顿时担心了起来,他一边解扣子一边问,“怎么了?身体又不舒服了吗?”

“没事,就是有点累。”不二拍掉他的手,不太高兴的抬起头,“我说你就非要穿我身上这件吗?”

“熨过的就这一件了,”小心不碰到不二的伤处,手塚把他身上的衬衫脱下来自己穿上,随手又把扔在沙发上的居家服拿过来给他套上。和自己相比身材要娇小得多的恋人罩在大大的套头衫里显得格外可爱,可惜现在不是时候,手塚在不二脸颊上亲了两口就匆匆拿上西服外套走了,最后还不忘摸摸他手感极佳的栗发,“累了就去躺着休息吧,面试要不了几分钟,我一会就回来。”

看着手塚离开,不二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有些累了,前天折腾回来昏睡了一整天,又是失血过多又是发烧的,他想这一趟也真是够惨。摸了摸腰间厚厚的绷带,还是挺疼的,不二皱了皱眉,果然还是应该听手塚再乖乖的躺一天。钻回被窝,又想起了越前龙马的事情,不知道手塚招个新人进来做什么……不过他平时是不是太任性了……不二想虽然总是抱怨手塚压榨自己,但工作以外的时候,这位其他人眼中的帝王对自己几乎是毫无原则。慢慢的不二开始习惯向手塚撒娇,这样的自己会不会被他讨厌呢……想着这些不二抱紧了自己的被子。

在办公室里走神的越前龙马等来了自己的上司,说是面试其实就是走个形式,他的资料早就被乾调查的一清二楚,确定他实力足够才会招进来。手塚给他说了几个简单的注意事项,但越前此时满脑子里想得还是刚才那个好看的人,以至于对方说了什么他都没好好听。

“越前龙马,你把我刚才说的再重复一遍。”手塚冷冷的说道。

“呃……”

“去绕大楼跑20圈,然后去找2层一个叫大石秀一郎的人拿资料。”敢在他说正事的时候走神的人也就只有不二了,这个新来的小鬼居然也这么嚣张,手塚瞪了他一眼打开暗门走了。

你们暗门用的这么频繁的吗!?越前这才想起来自己应该问问手塚刚才那个人是谁,不过算了,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问的好。这手塚国光果然和传闻中一样是座冰山,还是不要招惹的好,于是少年压了压棒球帽帽檐,离开了空无一人的办公室老老实实跑圈去了。

回到房间后手塚脱下外套就向卧室走去,刚才不二的样子明显不仅仅是累了,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却发现不二抱着一半被子睡得正香。手塚在床边坐下安静的看着恋人可爱的睡颜,手指轻轻抚过他苍白的脸颊,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手塚心疼的想。也许是感受到了手塚的气息,不二没一会就醒了,刚刚睁开眼的几秒钟大脑还很迟钝,就那么呆呆和恋人对视着,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面试结束了?”

“嗯。”听到不二的嗓音有一点沙哑,手塚拿过床头柜上凉好的温水,喂他喝了几口,“刚才没来得及问,发生么了?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你招了个新的杀手?”不二躺在枕头上看着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啊,我之前的老师给我推荐的。”

“呐,手塚,你会不会觉得我这样任性很烦?”

手塚花了十几秒钟来理解不二两句话之间的逻辑,“你……吃醋了?”

被点破了心思的不二歪过头去,“没有。”毫无底气的反驳让手塚不禁笑了出来,“想不到你还会吃醋,真可爱。”

可爱???这是对一个杀手的形容吗?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不二毫无杀伤力的瞪了他一眼,下一秒手塚突然也躺下身,把他连人带被子圈进了怀里。

“你这两个问题毫无关联,我先回答第一个,找新的杀手为的是给你放假,”听见‘放假’两个字不二眼睛都亮了,手塚满意的扬了扬嘴角,“而且大石说你身体本来就弱,这次受伤又伤了元气,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那你之前都不给我假的……”合着要不是这次受伤了他永远都不会有假期?这也太过分了吧!

“咳,那是因为……”手塚稍微纠结了一下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我怕你一放假就走了,你在这里至少我每天还能看到你。”

“我还会回来呀!”上司给出的理由让不二大为惊讶,这家伙这么粘人得嘛!

“你看,当初我算是强迫你加入的我们,我们之间的联系数一数也没几个。”这是这些年手塚心中的一个空缺,让他这么多年来唯一的一点不安,所以才用这不怎么高明的手段让不二几乎是日日都在自己身边。

不二把脸埋进手塚怀里,声音有一点闷闷的,“你真是个白痴,我怎么会走,我还怕你嫌我烦呢……”

“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手塚把他挖起来,认真的看着不二蓝宝石一样的眸子,“因为我爱你,所以你对我怎样任性都可以,请不要大意的撒娇吧。”不二的小脸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他现在被裹着被子被手塚抱住动不了,不然一定要把自己整个人都藏进被子里,这人真是说情话不眨眼连个‘预警’都没有!手塚一副得意的样子,不二心想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那……那你去做饭,我饿了,要吃苹果炖牛肉!”

这算什么?“苹果炖牛肉我已经做一半了,你的任性级别还有待提高。”

“那你把你身上的衬衫换给我,这件太厚了躺着不舒服。”哪有人嫌别人不够任性的!不二干脆拽住手塚的衣服不让他走,心想再说不够就让他抱着自己去做饭。

“这还差不多,”手塚边说边松开被子扶着不二坐起来,开始解自己的扣子,不二羡慕的看着他结实的胸膛,心想哪天自己要是也能有这样的身材就好了。谁知手塚突然把脸埋进不二怀里,使劲的吸了一口气,不二差点跳起来,“哇你干什么!!”

“可以了,这件也有你的味道了。”手塚愉悦的回答道,把套头衫从不二身上脱下,然后给他套上自己的衬衫。

“你你你!!”又羞又气的不二拽了下手塚的头发作为报复,然后被对方塞回了被子里,看着闷在被子里裹成一团的恋人,这家伙果然只有四岁,手塚心情大好的继续去和他的苹果炖牛肉作斗争了。

 

3

没过几天越前龙马就‘实习转正’,这个新人也确实有天赋,虽然经验还有些不足但任务都能较为顺利的完成。干部会议每个月一次,这是越前第一次参加,干部加上手塚一共有八位,众人一落座少年就开始四处寻找起来,还是没有……上次在总裁办公室有过一面之缘的神秘青年他之后再也没见过,然而越找不到他就越好奇,一开始是因为对方过于好看的外貌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到最后成了好奇心一直在驱使着他寻找那个人。

“你找什么呢?”坐在越前身边的桃城忍不住问。

“说起来上次越前刚来的时候也一直东张西望的,我还以为他是刚来觉得新鲜,其实是在找人吗?”大石也跟着问道。

“难不成小不点在这里有认识的人?”

“呃,”看了眼手塚还没来,越前决定问出来,“有一个栗色短发的,很瘦很好看的人……我来的第一天见过他一次,以为他也是干部。”

好巧不巧手塚就在这时走进了会议室,越前的话一个字不落全都听见了,他扶了扶眼镜,一尘不染的镜片反射着危险的光芒,其他几人立刻静了音。“不二受伤了需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越前,会议时间讨论无关事情一会绕大楼30圈。”手塚总裁无情的说道。

下午越前被桃城和菊丸拉出去吃汉堡,两人均对他上午的勇气毫不掩饰的表达了钦佩之情,“敢当着手塚的面打听不二的事,小不点你胆子真大!”

“为什么啊?”越前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罚跑圈,明明那时候还没开始开会呢好吗!

“啧啧,你不知道吗,”桃城咽下他的第九个汉堡并把手伸向第十个,“不二前辈是总裁的恋人啊!”

“而且手塚占有欲还特别强!”说起这个菊丸就一把辛酸泪,他当初和不二关系很好,自己又属于那种跟谁好就喜欢往谁身上挂的类型,为此没少被手塚罚跑。

“恋人关系!?原来如此!”思想单纯的少年这才明白当时不二的那身衣服代表着什么,他把自己在办公室里遇到不二的事情和他们一说,菊丸吓得汉堡都掉了,“手塚一定还没反应过来你看到了不二没穿裤子!”

“英二前辈你小点声!”越前觉得脸有点烫,但转念一想自己也没什么可心虚的,“我不是说过了嘛!衬衫很长遮到大腿,我又没看见什么不该看的……”

虽说不二放假了,但以他现在的状态手塚也不会放他出去游山玩水,于是某人自觉地在家当起了咸鱼,啊不,是咸-熊。但和大多数人一样,习惯了忙碌的生活突然闲下来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第一个星期不二睡醒了吃,吃饱了再接着睡,身体恢复了不少脸色也红润了起来。但到了第二周他就躺不住了,以前天天追着手塚让他给自己放假,现在不二真的很想说你给我个任务我要上班啊!手塚很显然不会给他派任务的,自从不二保证自己不会离开后手塚没了顾虑,再加上上次任务不二受了伤,就越来越舍不得他出去冒险。“你身体还没回复”、“你身子弱要多养养”,每次手塚都会这么说,不二也没有办法,只好继续在家看电视。当他刷完了全部的《名侦探柯南》已经准备翻墙去看韩剧和中国的宫斗剧时,手塚终于看不下去了,“你要是实在没事干就去给越前加加课吧。”

于是越前如愿以偿的见到了传说中的前辈不二周助,再次见面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先看向了不二的腿,嗯,有好好的穿着裤子。手塚也走进了训练室,少年赶紧把眼神移到不二脸上,“我是越前龙马,请多指教。”

“不二周助。”不二和他握了握手,想起来上次见面还骗他说自己是手塚来着。越前也记得,他露出一个坏笑,“哦?前辈上次不是说自己是‘手塚’吗?”

除去一开始有点吃醋的小情绪,不二对越前的印象还不错,“他让我想起我弟弟,”把少年赶去热身,不二小声的对身旁的手塚说道,“裕太也是个挺别扭的孩子。”手塚低头看着恋人脸上的表情变得温柔又忧伤,不由得心里一疼,“你不打算回家看看吗?”他知道不二在很小的时候被拐走卖到了hei道,拼命逃出来后被他的师父捡到训练成了杀手,长大后不二也找到了自己的家人,但却一直没有和他们相认。

“不了,他们现在过得很好,我反而会给他们带去危险。”不二轻轻地摇了摇头,这是他在决定寻找家人时就做出的决定,只要看到他们幸福就够了,转头看见手塚心疼的眼神,不二心中软成一片,“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我现在过得也很好不是吗,因为身边有你在。”捏了两下恋人的手,不二微笑着说道。

听到不二这样说手塚的心情也轻松起来,他凑近不二耳边,“听说你第一次和越前说你也叫‘手塚’了?想结婚就直说。”

“什么跟什么啊!”不二刷的红了脸,“我只是想冒充一下你而已。”

“我是认真的,如果你想有一个家庭的话,我们可以……”

“咳……”越前清了清嗓子,训练场另一头都能看见着两个人之间的粉红泡泡,“我热身做完了。”

“啊!啊好,那开始吧。”差点进入无我状态的不二赶紧从手塚身边退开一小步,另一位当事人倒是依旧自在的很。

训练结束后越前表示再也不要不二给他训练了,因为全程手塚都在严厉的‘监视’着他们,不二对总裁的冷气免疫他可不行!

晚饭的时候不二又提起了越前来面试那天的事,手塚吃着饭突然想起来有什么不对!

“你……那天在我办公室里,是不是……没穿裤子?”

“因……因为我不知道那天会有人来……”不二嗅到了危险信号,“而且,而且上衣很长遮住了!”

“那腿不是也被看光了!”总裁大人放下筷子站了起来,危险的眯起眼睛,“我说越前后来怎么一直在走神!”

“你……吃醋了?”自家恋人的强占有欲不二深有体会,但又觉得这样的手塚让他很安心,不二也站起来,伸手去戳了戳男人的脸蛋,绘声绘色的模仿起上次手塚的语气,“想不到你还会吃醋,真可爱。”

手塚抓住那只不听话的手,“对我吃醋了,所以你要给我补偿。”

“什么?你等一下!”此时已经被手塚打横抱起的不二只能做着无谓的挣扎。

“我白天不是说过了吗,我们也可以有一个家庭。”

“可是可是再怎么样我也不能有孩子呀!”不二搂着他的脖子一脸惊恐。

“喜欢孩子可以领养,我们现在先来做一做会有孩子的事情。”

“我……我明天还约了乾帮他试验新的乾汁!”不二还没有放弃,手塚这个架势看起来不会是两三次就可以解决的。

“没关系可以让越前去。”最好能让他忘掉他那天在办公室里的东西!手塚认真的思考着这个可能性,抱着不二走向卧室中央那张又大又软的床。

 

END


评论(20)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