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长大后你就成了我的人

之前记的梗w


军官少爷T×(国晴的)副官F


时间线有点混乱orz


设计专业知识的地方请不要在意,乱写的(喂)


开学了可以继续《对不起,这是爱情》了2333,差点被我遗忘的一篇()


以及,《手塚院长的烦恼》《欲擒先撩》《NO holiday》和这篇都是最后卡在车(你还好意思说)可以开得动一辆破车,大家可以在评论选想看哪一个w 只能一个啊!开不动了QwQ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扣扣’不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敲了敲门。

“进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手塚国晴中将,少尉不二周助前来报道。”

从外表来看,身材纤细相貌偏中性的不二周助并不像一个军人,但他在军校中优异的成绩无疑再一次证实了‘人不可貌相’这句老话。他毕业不久后就破格被选入了幸村少将的队伍,然而在一次任务中不慎负伤。幸村惜才,一定要让他修养好才回来,就把不二推荐给手塚国晴中将做副官,负责一些内勤方面的事务。

可手塚国晴偏偏是个任何事情都愿意亲力亲为的人,效率又高的很,让不二几乎无事可做。在做了一星期‘闲人’后,年轻的副官终于忍不住找到上司反映了这个重要的问题……手塚国晴一拍脑门,自己几乎把还有个副官的事给忘了,他向来习惯了自己做,突然多了个帮手反而不习惯。看着年轻人有点委屈的表情,中将绞尽脑汁才想到一份适合他的差事。不二的名字国晴早就听过,幸村对他的评价也非常高,不如让他去带一带自己的儿子,未来注定也会成为一名军人的手塚国光。

一开始听说要带孩子,不二的内心是拒绝的,但当他看到虽然只有12岁却已经一脸严肃成熟的少年时,不二的心情变得愉悦了起来。他每天的任务很轻松,送手塚国光上学,接手塚国光放学,然后和看着他训练做作业,再一起吃晚餐,住也是住在手塚家。起初手塚还有点苦恼,他从小家教严苛,独立性很强,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天天笑容满面的人让他很不习惯。但他很快就接受了不二的陪伴,原因很简单,不二好看啊,对漂亮的东西有好感是人之常情。而且由于父母和祖父都在军中身居要职工作繁忙,手塚从小大部分时间都是独自一人度过的,造成他性格冷漠也不会渴求友情之类的陪伴。直到不二进入了他的生活,手塚才意识到身边有另一个人会变得更加有乐趣,更加温暖。

不二自己也很满意现在的状态,手塚悟性高又很刻苦,他很乐意给他加加课,于是等到手塚初中毕业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已经学完了高二的课程。国晴对此十分满意,对副官大加赞扬,倒是不二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他一个副官最后倒成了孩子的家教。倒不是觉得陪小孩有什么不好,只是当初之所以选择做一名军人,是因为不二骨子里还是非常热爱那种充满刺激的生活的。其实不二的伤在手塚升上国二的时候就好了,但国晴提出希望他在手塚初中毕业进入军校后再归队,不二和幸村商量之后接受了他的请求。眼看就要到了分别的时候,不二心中虽有不舍,但更多的还是期待,期待回到部队后的生活,也期待着手塚国光在军校大放异彩。

但不二不知道的是,在这三年陪伴的影响下,手塚对自己的感情早就越过了那条线。初期手塚只把不二当做父亲一个普通部下,但在一次体能训练中完败后,他对这个身材并不高大的军官产生了新的认识。后来不二在他心中的地位上升到亦师亦友,自己的沉默寡言似乎永远也不会影响到和这个人交流,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不二的感情是在一次无心的肢体触碰时,青春期的少年通过最直接的方法认识到了自己的心情。

不二那次负伤伤的是右膝,虽说年轻人体质好恢复的很快,但有一段时间膝盖还是会在阴天下雨的时候隐隐作痛。正赶上漫长的梅雨季节,手塚国光每天都要晨练,这天早上因为雨势变大他就提早结束了锻炼,回家一进门就看到不二靠着客厅里的墙壁在揉着膝盖,脸上是还没来及收回去的有些痛苦的表情。

“你怎么了!?”手塚想起来父亲说不二是因为受伤才会暂时退居内线,他立刻扔下毛巾走过去想要扶他。

“没事没事。”赶忙摆摆手,不二想笑着糊弄过去,“你先去洗澡吧,都淋湿了。”

手塚显然不吃他这一套,更何况他穿着防水的冲锋衣,里面的衣服一点也没湿。态度强硬的拉着不二在沙发上坐下后,手塚在他面前单膝跪在厚厚的地毯上,小心的将裤腿卷起。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少年拉到了沙发上,不二不得不佩服手塚天生的帝王气场,这个孩子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军官,眼下自己似乎也只能乖乖的听他的‘命令’了。不二纤细白皙、线条优美的小腿整个暴露在空气中,看得手塚心跳有些加速,骨骼分明的膝盖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他皱起眉头轻轻的抚摸着那道不平滑的突起,情不自禁的想要亲吻。

“已经差不多好了,就是阴雨天会有点点疼。”不二柔和的声音让手塚从自己的幻想中惊醒,他赶紧移开手,“我去弄一条热毛巾敷一下。”

被自己的想法吓到的同时,一种源于罪恶感的刺激也慢慢产生,仿佛拿着一根狗尾巴草轻搔着他的心,痒痒的。想要触碰他、想要亲吻他,不可以亵渎他、不可以侵犯他……两种想法在手塚的脑海里纠缠着,但当他拿着弄好的热毛巾再一次把手覆上那光滑的肌肤时,手塚想,这没有什么好纠结的。

看着少年疼惜温柔的眼神,不二更加认定了与外表不同,手塚内心是个很温柔的孩子,他家中有个很疼爱的弟弟,可是工作原因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所以自然地不二也就将手塚当弟弟看待,禁不住伸手揉了揉那有些不听话茶色短发,“国光真是一个温柔的好孩子。”由于住在手塚家,不二只对手塚国晴以姓称呼,对少年自然就是直呼其名了,手塚国光今天才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由四个音节的名字还可以被念得这样的好听。他很喜欢不二的声音,虽然已经成年但不二的嗓音却还带着些少年的味道,平时说话又多是温软的语气,即使是严厉起来音量也不会很大。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那么多次不二唤自己名字都没有好好去听。现在这个人在温柔的揉着自己的头发,一种无以言表的幸福感在手塚心头蔓延开来,耳朵尖不争气的红了,不二低低的笑了起来,每一个颤音都准确无比的敲击在手塚的心上。就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手塚觉得现在只要自己呆在不二身边感官就会变得无比的敏感——训练时不二变得略微急促的喘息声让他燥热不已;预习功课时不二坐在他身边,他可以清楚地闻到青年身上的香味,沐浴乳中似乎还混杂了一种独属于不二周助的味道……

不到三年的时光很快就过去,手塚从一年级到不二肩膀,到二年级几乎和他齐平,现在15岁的少年已经比不二高出小半头了。最后的最后来接不二的幸村让切原把行李搬上了车,站在门口等着他和手塚国光道别,不二给了手塚一个大大的拥抱,手塚紧紧回抱住他,把脸埋进不二柔软的栗发,感受着完美契合在怀中的柔软身体舍不得放开。看着青年消瘦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手塚握紧了拳头暗下决心,等着吧不二,等我长大后,我会让你成为我的人的。

 

不二想不通自己是走运还是不走运,走运的是那么多次危险的任务都挺过来了,而不走运的则是归队没多少年就再次因伤休养,并且这次那个带着圆圆平光镜的蓝发军医认真的建议他不要再上战场前线了。于是再一次,不二被排到了内勤,但他不明白的是现在自己已经位至少将,不能再让他做副官了吧……

“虽说以前没有过这样的事,副官也应该比上司低至少三级,但这位上将点名要你我也没有办法。”将指派书转交给不二时幸村是这样解释的,然后他又换上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而且这位上将也是你的一位熟人哦~”

看到‘手塚’这个姓氏时不二心中确实产生了一股强烈的怀念的感情,但当他敲开门后,眼前的却不是预想中在五年前升为上将的国晴,而是戴着崭新军衔的手塚国光。

“不二……”时隔多年再次唤出这个名字,手塚心中百感交集,时间并没有在不二周助身上留下什么痕迹,除了军衔改变外不二依旧还是那个纤细秀气的副官,仿佛眼前的人坐在他身边给他讲题陪他训练还只是昨天的事情。手塚不由自主的大步跨到不二面前,一只手撑在他身后的墙壁上,几乎把人半圈在自己的怀里,“好久不见了。”

属于成熟男性的低沉声音与不二记忆中的千差万别,当年还很单薄的少年如今也变得高大结实,不二心中突然产生了几丝惧意,果然这人成长后就是所向披靡的狼王么。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这么多年你……可曾明白我当年对你的感情?”

不二垂下头,他怎么会不明白,当时虽然没有意识到,但当他回到队伍中,在一次次生死关头,痛苦时恐惧时,手塚国光的脸和声音一次有一次的给了他力量,那时他才意识到那孩子对自己不一般的心情。

“那么你的回答呢?”年轻的上将轻轻捏住不二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我喜欢你的心情这么多年从未变过,你能给我这个机会吗?”

惊讶于他的直白,不二睁开他冰蓝色的双眸,但看见手塚肩上闪闪发亮的上将军衔,哪有人二十几岁就能走到这个位置,即使是这个孩子也一定是付出了全部的努力,心中立刻释然了,这才是手塚国光不是么。

“你会给我选择的机会吗?”他笑着反问道。

手塚重重的吻上他的唇,“你说呢,你的国光可是一个温柔的好孩子。”

 

END


评论(27)

热度(117)

  1. 雪落丶朽木ラム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