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老师,笑一个

上次记的脑洞_(:з」∠)_ 灵感来源 wb ~ 

今天正纠结三篇先写哪篇的时候小伙伴突然开始吹上周的一个讲师帅(我们有个课每周来一位不同的老师讲)就决定是这篇了2333


上课写了一半,刚才码手塚的生贺有点长,写了三分之一先放下去把这个补完了w一周来了四个短篇然而每个都只开了个头😂努力填坑()


实习老师T(22)×高三生F(18)

日本高中具体的情况不太清楚,师范生实习啥的就参照国内的啦w 大学是各个学校的入学考试都是分开的,时间一般也不一样,理论上只要应付得过来并且时间不冲撞,考几个都可以,最后自己选上哪个w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开学第一天,青春学园高中部迎来了一批师范校大四的实习生担任助教,对于这个普遍颜值较高的群体学生们都充满了期待。

7点20分,不二周助踩着早读的上课铃踏入了校园的大门,进班的时候正好21分整。不二成绩好人缘也好,老师从来不会在意他习惯性的踩点或者迟个一两分,于是少年也没在意,慢悠悠的走向自己的座位,这时只听一个清冷陌生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这位同学,你迟到了。”

 

不二有些惊讶的转身,看到今天站在讲台上的不是往常总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的大石老师,而是一位戴着无框眼镜,身材高大帅气的男子。

 

“那个……您是新来的教导主任吗?”明明想着是要道歉,出口却变成了心里念着的问题,全班一片肃静,只有同桌菊丸英二忍不住将笑声化为了一声咳嗽。不二这才看到黑板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实习副班主任,手塚国光’,这人的字真好看,似乎对手塚散发出来的冷气天生有抵抗力,不二脸上笑容依旧。

 

“我是你们这学期的副班主任手塚国光,”青年面无表情的有自我介绍了一番,“那么这位同学,迟到了请出去绕操场跑10圈。”

 

10圈?!不二心说即使是最严格的老师也顶多罚他们做值日,他快速瞟了一眼楼下400米的操场,这十圈跑下来今天的课就不要上了!到底是被称作天才,不二很快想到了办法,他装出一副有点委屈的表情,“可是老师,我是免体生呀。”

 

手塚微微扬起眉毛打量着眼前比自己矮了快一头的少年,不二周助和他第一次见的时候长高了一点,但还是依旧身材纤细,皮肤白皙。虽然知道有85%的概率这孩子是在骗他,但……手塚不得不承认,自己心软了,“那就到楼道里去站一节课。”

 

十圈变成了罚站一节课,不二已经知足了,他弯了弯笑眼,把书包放好走了出去,经过手塚身边的时候还不忘小声的说一句‘谢谢’,反正第一节是国文课,不二靠在墙边开心的想到。

 

国文课的老师是幸村精市,而不二是他最喜爱的学生,果不其然,手塚离开教室后不久幸村就拿着教科书走了过来。

 

“不二?怎么了站在这里?”幸村自己也带着一个班,想起今早来报道的那个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年长的黑面实习生,他大概猜出来原因。

 

“迟到了一分钟,被实习老师罚站了。”不二和幸村的关系比起师生更像是朋友,所以他一向也不会在幸村面前掩饰自己的‘坏主意’,“好不容易才逃过跑圈呢。”

 

“呵呵,看来这学期你是不能偷懒了。”和他交换了一个‘我懂’的眼神,幸村轻轻揉了揉不二的头发,“好了进去吧,看在你之后都不能起晚的份上今天就饶了你。”

 

不二冲他眨了眨眼睛,“多谢幸村老师开恩,周末请你吃烤鱼。”便愉快的走进了教室,没看到拐角处手塚的镜片微微反了下光。

 

另一边,手塚回到办公室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大石确认不二的情况。

 

“欸免体?没有啊,不二那孩子虽然看着柔弱但身体素质还是很不错的。难道是他有什么不舒服了吗?啊我就觉得不二君太瘦了,果然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吗!”保姆属性全面爆发的三年六组班主任大石秀一郎一面嘴里叨叨个不停,一面去翻不二上一次的体检记录。

 

手塚有点后悔问他这个问题了……

 

最后大石总算是冷静了下来,他这才想起,“你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没事。”手塚摇了摇头,没有将不二骗他的事告诉大石。

 

“不过不二平时是比较散漫,但他很聪明成绩很好,待人接物也是,是的很讨老师喜欢的孩子。”虽然不二有时候会来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小玩笑,但大石对他的整体印象还是非常好的,怕手塚初来乍到为人又比较严肃,会和不二产生误会。

 

“嗯。”他确实是很讨人喜欢,手塚暗暗想到。

 

其实手塚早在大一的时候就见过不二周助了。那个时候为了修学分,手塚选修了建筑史,而他的教授正是不二周助的父亲不二和树。有一次手塚去找教授讨论问题,正好赶上不二去找父亲玩,从办公室里出来撞在了他身上。少年双手合十一脸不好意思的和他说了声抱歉就跑掉了,手塚却看着他那双宝石一样的蓝眸有些失神。后来装作无意的样子和教授问了几句,得知了不二的年纪和就读的学校。手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些,他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尤其是在自己身上。只是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他依然对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少年念念不忘,最后手塚只得对自己说,如果有一天他会爱上什么人的话,那么那个人一定是不二周助。

 

大三学期末选择实习学校的时候,手塚是负责人,他一眼就看中了青春学园,这大概就是缘分吧,手塚心想。但在他看到不二的名字时,引以为豪的自控力也无法阻止他因为私心选择学校后,再一次由着自己的意愿选择了班级。

 

第一天手塚是有些忐忑的,教室里并没有他想要见的那个人,正失望的想也许只是同名同姓时,不二背着书包走了进来。然而高兴归高兴,老师的职责还是要尽到的,看着不二和其他学生不同,一点都不怕自己,手塚心里更是惊喜,于是第一次没有将严格的原则进行到底,甚至也默认了不二没站多一会儿就被幸村带了进去。

 

由于只是实习老师,手塚的课并不多,这节没有课,看了眼课表正好是他们班的体育课,放下手中的书,手塚决定到操场上转两圈。

 

看到手塚时不二刚跑完一个计时的五十米,教体育的鬼老师嘹亮的,“不二,6.8秒!”还在空中回荡着……正好对上手塚深褐色的眸子,不二第一次觉得这么心虚。

 

“免体?”其他学生还在忙着测试,等不二气喘匀了,手塚问道,声音中还带了一丝笑意。

 

“呃……”这种时候只好乖乖认错了,“对不起老师我错了!”不二合起双手低下头做出一副诚心道歉的样子。这让手塚回忆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二也是这副样子跟他道歉的,但不知为何总觉得里面多了几分撒娇的意味,他不由得放缓语气,“知道错了就好。”

 

“那……”悄悄仰起头带着点调皮的语气,“早上的十圈还用补吗?”

 

手塚本来还想再逗逗他,但操场中央鬼已经在吼所有人过去集合了,学着早上幸村的样子温柔的揉了揉不二的头发,“下不为例,好了快去集合吧。”

 

不二的头发手感极好,又柔又顺,手塚忍不住想要多摸几下,但他还是克制住自己很快收回了手,但脸颊依旧有些发烫,为了掩饰不太自然的表现,他没有再看不二的脸就转身离开了,因此错过了少年脸上更为明显的红晕……

 

明明应该和幸村摸头是一样的……但不二清楚的知道自己心里不是这样想的,尤其是当那人掌心的温度透过头发穿到身上时……一定是因为这个动作和冷冰冰的手塚太不符啦!他对自己说到,朝正在向自己招手的菊丸奔去。

 

新学期就这么顺利的开始了,手塚老师虽然是个冷面的冷气机,但是他帅啊!光有这个就足够1/4个年级的女生为他尖叫了,至于另外的3/4嘛……不知为何这次来的助教一个个都帅的好像从电影里走出来的一样,还都是不同风格的,大家自然都投其所好了。6组的女生还算冷静了,毕竟带了她们快三年的班主任大石秀一郎也是个一等一的帅哥。而手塚出去工作外的心思自然都在不二身上,也多亏了第一天的‘交锋’让自己在不二心中也有了更深的印象,日后的愈来愈熟也算是顺其自然。当然,吃醋这个环节自然少不了,并且经过手塚老师的严格筛选,自己距离‘和不二关系最好的老师’的最大障碍就成了幸村老师……好在幸村手下的副班主任真田是自己的好友,手塚没费什么功夫就说服了真田遵从本心开始对幸村老师的追求。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不二到办公室找幸村‘玩’的时候让他坐到自己旁边的沙发上,在偶尔‘无意’的透露一下幸村老师最近和真田的发展过程。很明显比起和幸村一起搞事,听幸村的八卦对不二的吸引力更大,而手塚和真田又住在同一个教职工宿舍,简直没有比他更好的资源了!

 

可让手塚有点郁闷的是,第一学期结束的时候,自己虽然成功的成为了不二最亲近的老师,可同伴真田的地位已经上升到了幸村老师的男朋友了……于是他只好安慰自己不二还小,他不能操之过急。

 

高校三年生的学习压力不用多说,为了避免他们重压之下出现心理问题,学校也会很偶尔的允许一些娱乐活动——比如万圣节晚会。说是晚会,分秒必争的准考生们并没有什么时间准备,最后就变成了餐会,而酒足饭饱后的国王游戏也成了老规矩。

 

手塚和大石也被学生们拉了过来,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的‘没有你想不到,也没有你做不到的’……在菊丸吃下一整勺芥末、河村那些网球拍完成了一套复杂的芭蕾舞动作、海堂模仿了全年级所有老师后,不二终于也成为了‘倒霉’的那一个。可以这一轮的国王大石老师是个漂亮的老好人,他提出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要求,“29号,说出你现在最大的愿望。”

 

学生们都不免发出了失望的叹息声,可之后不二笑容满面的说出来的话却让他们忍不住起哄鼓掌——“比起考上东大,比起得到一整箱冲绳的辣酱,我更想看到手塚老师的笑容!”

 

短暂的沉默后是大家的欢笑声和赞叹声,这不只是不二一个人的愿望,谁都知道这个英俊的助教是个名副其实的‘移动冰山’别说笑了,连一个温和点的表情都吝啬得很,只不过有胆子说出来的大概也就只有不二一个人了吧……

 

可让他们失望的是手塚依旧平静如常,但不二却看出了他炙热的眼神。餐会结束后少年打发走好友,故意磨磨蹭蹭到所有人都走光,只剩下他和手塚。

 

“老师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刚刚也太不给面子了吧……”不二故作抱怨的说道,谁知手塚却一个大跨步到了他身边,弯下腰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说,“想看我笑就直说,我单独笑给你看啊。”不二被他弄的浑身一颤,脸颊立刻就烫了起来,不用想,肯定连耳朵都红了。

 

“老师您说这话什么意思,跟……跟情话似的。”何尝不明白手塚的感情,只是不二还摸不定自己对他的是哪一种的喜欢,所以才打太极一直拖到现在。

 

“我就是这个意思。”

 

手塚吻了他,只是轻轻的贴了一下,却让两人都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这大概就是爱情的化学作用吧!手塚老师认真的想到。不二红着脸缩着身子,倒也不恼,就是羞得不行。看他这样子越发觉得可爱,手塚忍不住扬起嘴角,拉了那纤细的少年入怀,“讨厌吗?”

 

不二立刻摇了摇头,“但是……但是哪有人还没告白就接吻的……”语气中三分不满七分撒娇,手塚老师果然笑起来好好看啊!

 

手塚捏了捏他柔软且富有弹性的脸蛋,“傻瓜,谁告诉你告白和接吻是配套的,告白对应的是交往。”

 

“我们不交往吗?”

 

“高三生怎么可以谈恋爱?”手塚老师义正严辞的反问道。

 

不二吓了一跳,你是在玩我???

 

“但是,”青年赶紧补充道,一边还摸了摸不二的头发已做安抚,“等你毕业后我们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谈恋爱了。”当然也因为你现在还未成年。

 

“……所以我们现在要偷偷的谈?”天才思考了一秒钟后问道。

 

老师点点头,“等你上了大学,不管是告白还是什么一样不差都补给你。”

 

高三的时间过的尤其快,不二觉得下半学期开学还没多久后他们就要参加入学考试,然后穿着西服套装去面试了。同时,实习老师们也需要回到大学为毕业做准备,大家都进入了一个忙碌的状态。手塚和不二默契的都没有和对方联络太多,毕业后他们还有的是时间。录取通知书和毕业证书发下来的时候手塚看到不二在推特上晒出了东大的录取通知书,打电话说了祝贺,却在约他出来看电影时被拒绝了。不二只是说自己在打工很忙,要到开学才有时间见他,没说两句就匆匆挂断了,手塚失望之余却也没有太多的担心,他相信不二,也相信他自己。

 


 

尾声

 

新学期开学时,手塚国光回到了本校一边念大学院一边跟着龙崎教授做助教。第一天上课,他跟着导师走进了教室,打铃一分钟后一个栗发少年跑了进来,对着他们合手说着抱歉来晚了,样子一如从前。教授摆摆手让他坐下,落座后不二偷偷冲手塚拌了个鬼脸。课间英俊的助教丝毫没有机会来搭讪的女学生,径直走向不二,“我还以为你去了东大。”

 

“呵呵,我不是说过嘛,比起考上东大我更想看到手塚老师的笑容呀。”他笑着拢了拢已经及肩的栗发。


END

评论(1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