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台风24号

去年十月底台风21号来的时候停课还写过一篇😂记得好像也是周日夜里,这次没停课以为没多大,大意了orz,还好今天还是赶在台风到之前到家了,然而外面狂风暴雨又是晃又是停电的,干脆先不睡写写文了QwQ 反正明天上午没课()


一发没啥剧情的短打_(:з」∠)_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台风24号,由冲绳登陆后一路向东北方,路线明确的扫过了整个日本。早在一周前看到推特上的各种预警时,不二就表示,不用担心,反正人家先去冲绳和关西呢。他严肃的恋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表示,周助你太大意了。

当然不二也没敢太轻视这位24号的威力,毕竟今年厉害的台风都连上了号,不可疏忽大意!台风大驾光临那天他正好和好友幸村约了看画展,票已经预定了也没法改时间,不二拿着手机塞到手塚眼前,“你看!台风晚上才到呢!我和幸村白天去不会有事的!”看他一脸的‘我很乖你要是不让我去我就哭给你看’的表情,手塚微微叹了口气只好妥协,并且周日要到公司加班的他好像也没有足够坚定地立场禁止恋人外出。

第二天天气正常得很,中午的时候竟然还出了会儿太阳,让不二几乎产生台风不来了的错觉。直到下午才断断续续的下起雨来,不过真正让不二有点紧张起来的是各个店铺门口贴的由于台风提早关门的通知,就连JR都在各个站内广播通知20:00之后所有列车停运。他刚在池袋站和幸村分开没多久,还没来得及刷卡进站就接到了手塚的电话。

“我公司的事情弄完了,你在哪我去接你。”

“没关系我自己坐电车回去就好,埼京线直接到呀,都不用换乘的。”不二想着手塚大概成年后就没做过电车了,不会是连线路都忘光了吧,不由得扬起了嘴角。

“我知道你坐埼京线换临海线中间不用下车,40分钟就到台场,”和往常一样,手塚不用怎么费劲就能猜出天才在想些什么,“但是JR线不是20:00就停运了吗?”

“可是现在才16:00呀总裁大人。”不二靠在一柱子上,看着人们拿着花花绿绿的长柄伞行色匆匆的走过,自己这样倒是显得太过悠闲了啊。

“嗯,但是电车大概会有点挤,”手塚放柔了声音,如果说不二的犯规是卖萌撒娇的话,那么他的杀手锏就是给脸皮薄的恋人来一记毫不留情的直球了,“你知道我从来都舍不得你去挤电车,况且下了车不是还有挺远的距离吗。”

“唔……”只觉得脸颊迅速升温,不二偏过身子半面对着柱子上的海报,好在周围的人都急急忙忙的,没人注意到他,“你真是恶劣!”他们初中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手塚有时会无意中直白的说出一些甜得发腻的情话,让不二每次都难以招架,但毕竟是无心之举,配合上那时手塚还有些迟钝的性格很是可爱。可自从恋人从德国留学回来后,就变得愈加开放起来,这种‘直球’也变成了他用来说服不二的手段,并且无论过了多久都十分有效,这让不二一边恨铁不成钢,一边还是红着脸乖乖的说好。

周末的新宿池袋等游客极多的地段只留出主干道给机动车通行,其他的都封上做了步行道,等不二走到车站不远处的一个停车地时,手塚和他的那辆浅蓝色的路虎已经等在那里了。坐进副驾驶系好安全带,不二看着手塚愉快中透着点得意的表情,忍不住轻轻掐了他一下,“你早就下班了在这里等着着我了是不是?”

“不完全正确,”男人指了指后座,“先去新宿买了你最爱的鹿角巷黑糖奶茶。”

“哇!我上午还和幸村说想喝那个了来着!”看到奶茶不二决定不和手塚计较那个直球的事情了。

“这种事你以后要和我说才行。”手塚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

“我不跟你说你也能知道嘛~”后者回给他一个甜甜的微笑。

然而两人并没有按原计划直接回家,其实手塚一开始一定要接不二回去也是为了能有一晚上的二人世界,他俩这段时间公司和编辑部都忙得很,好不容易才有个空闲点的周末。到台场差不多17:00,磨磨蹭蹭吃了晚饭后又去看了场电影,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愿意去电影院,都上映了一个多月的电影现在临时买票竟然只剩下侧面的第一排。无奈又是一部不二期待已久的3D电影,两人只好凑合,为了让恋人的脖子不那么辛苦,当然也为了让那些无法直视的妖魔鬼怪完整清晰并且立体的呈现在自己眼前,手塚全程都是让不二斜着坐,舒服的靠在自己怀里的。

结果等他们从电影院里出来的时候台风显然已经到了,虽说有车倒也方便,可他们居住的高级住宅区入口是有铁门的,并且那个铁门它已经锁上了,上面已经被淋透了的告示写着由于台风大门17:00关闭敬请谅解……

他们把车停在外面的露天停车场,手塚心想这下明天只能开不二那辆有点过于招风的兰博基尼去上班了……车里还有一把便利店的透明伞,紧闭的大门旁边留给行人的路是通的,好的,剩下的问题就只有越来越凶的24号君和从大门到家门的300米路程了……

“我们很久没一起打过一把伞了呢。”不二有点期待的说,好像有钱人的生活也并没有那么完美,手塚看了眼车窗,正好一个被吹断的树杈拍了上去,他心说虽然我也很期待和你打一把伞但我一点也不想出去……

300米的路途变得漫长而艰难,那把质量不怎么高的伞在他们下车半分钟后就报销了,不过有伞和没伞似乎也没什么区别。两个人都已经湿透了,脸上也都是水,风吹的他们睁不开眼睛,手塚本能的紧紧搂着不二,生怕有什么飞过来的东西伤了他。最后一段路程要逆风前进,明明温暖干燥的家就在眼前了,但猛烈的风雨让他们寸步难行。手塚干脆背过身面对着不二给他挡着风,眼镜被很有先见之明的收进了包里,手塚模模糊糊看见不二的嘴张张合合似乎在说什么,但他们的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

终于历尽千辛万苦进了家门,两人默契的蹬掉滴水的鞋子赶紧先去关窗户,好在玻璃窗外有金属制的防台风铁板,不然这玻璃能不能承受得住还真是个问题。还好仙人掌们毫发无伤,不二摸了摸脸上的水松了一口气,这时手塚也进来了,默默地扒#掉了对方的湿衣服。不二记得他们年少时每到两人都淋湿的时候手塚都会一定要他先去洗,不过到了后来就变成了不用商量直接一起进浴室,毕竟是成年人了嘛。

热水冲去身上的寒意后手塚才放松下来紧绷的神经,他发现不二从刚刚就一直不说话,蔫蔫的,不由得心中一紧,“周助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一边说一边去抹恋人的额头。

“没有,我好得很!”不二把他的手拉离自己,却没有松开,用有点怨念的眼神仰头看着手塚,“你刚才干嘛要一直护着我,挡风的那里也是,我不是女孩子不需要你那么保护。”

原来是在在意这个,“我没有别的意思,”手塚承认自己对不二的保护欲有时候是强得有些过了,“我只是怕你伤着。”

“可是我也担心你被掉下来的树枝划伤!”不二也毫不让步。

“咳,而且我还怕你被吹跑……”权衡了一下说与不说的后果,手塚决定还是要做一个诚实的人,然后他就看到比他矮了10厘米轻了20斤的恋人沉默了,只是用那双迷人的蓝眼睛愤恨的瞪着他。

手塚赶紧把不二拉进怀里顺毛,“我有的时候是对你过保护了,这点上我道歉,以后会注意的,但是这次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鼻腔里是两人一样的沐浴液的香味,手塚温暖的大手轻柔的摩挲着他柔软的后腰,不二像猫一样舒服的蹭了一下,用有点懒散的语调说,“好吧这次就算了,但下一次你要让我在你前面。”

“没问题,现在就可以让你在我前面,”手塚冲着一脸不解的不二露出一个微笑,“今晚就用后#入#式吧。”

不二:“什么?????”

窗外呼啸的台风24号和瓢泼的大雨掩盖住了浴室内令人心神荡漾的水声。

 

END


评论(23)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