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手塚生贺】祝你生日快乐

手塚部长生日快乐www


贵族少爷T×穷孩子()F


不怎么虐,he

ooc预警



2018.10.07  02:29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赛修是一个很小的城镇,位于王国的西南角,那里的人们并不富裕,但也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这天他们迎来了一位大人物——Tezuka公爵一家,听说国王将很西南部的很大一片土地都赏给了公爵,但他们却决定在这小小的镇子定居,这也让其他人大为惊讶。公爵的城堡就在靠近森林边的位置,那城堡也不是新的,听说是好几百年前的一个富商盖的,本来建筑商人极力推荐他把旧的推掉重新再建,但公爵却好脾气地说翻新一下就可以了。

公爵到的那一天小镇的人们都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挤到街边去看,镇长在人群中连他那宝贝帽子都被碰掉了,只见四匹漂亮的白马拉着一辆黑底的、带有贵族繁琐纹章的豪华马车步伐整齐的走了过来,人群中发出了阵阵惊呼声,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可是第一次见这么华贵漂亮的东西呢。

公爵一家很快就融入了赛修平淡的生活,和人们预想的不同,无论是看上去不苟言笑的公爵本人还是他美丽的夫人都没有一点架子,虽然很少能看到他们在大街上走动,但少数的幸运的接触过他们的人都对这两位贵族赞不绝口。唯一看上去不太好相处的就是他们家的小少爷Tezuka Kunimitsu了,这个12岁的少年沉默寡言,脸上也永远都是那一成不变的表情,即使他从未真正做过什么,镇上大多数小孩子和小猫小狗都是有几分害怕这个总是冷冰冰的男孩。Tezuka其实也在努力地适应着这里的生活,但无奈性格所致,就算是在从前居住的都城他也依旧是这个样子。于是公爵夫人干脆让他有空的时候就跟着女管家一起外出,他们这次并没有带很多的佣人,向采购食材一类的工作都是有女管家亲自负责的。

这天Tezuka像往常一样来到小镇上唯一的肉店——管家去买蔬菜了,他的任务是买够两天左右的牛肉和鸡肉。第一次来的时候老板娘惊讶的差点忘记收钱,毕竟谁也想不到一个贵族少爷会来做这种应该由下人来完成的事情,他们不知道的是Tezuka家规矩很多,其中一条就是不可以太过依赖于佣人,所以Tezuka早已习惯了被打发出来‘跑腿’并接受各种店铺主人不可置信的目光。就在他在门口等着老板娘去切肉的时候,一个少年站到了他的身边,那男孩有着一头柔软的栗色短发,比Tezuka矮了小半头,身材十分的瘦弱,身上的衬衫虽然旧了但依然很干净。虽然没有和别人搭讪的习惯,但Tezuka还是忍不住多看了那男孩几眼,很明显是穷人家的孩子,但他的出身似乎并没有影响到那出众的容貌。少年微微皱着眉头,咬着嘴唇似乎在苦恼着什么,他和这镇上的其他孩子都不一样,看到Tezuka没有一点反应,仿佛那不过是一棵苹果树罢了,也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寒酸的衣服和那位贵族少爷身上的精致套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不由得让Tezuka又多分了些注意力在他身上,也许他需要一些钱买肉?Tezuka想到,内心开始纠结自己是否应该开口询问,或者该如何问才不会伤害到男孩的自尊心。然而就在这时,少年突然拿起放在一旁的纸,包起一块不大的牛肉后拔腿就跑,等Tezuka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他已经跑出去很远了。可终究是敌不过从小就接受严格的体能训练并且一直营养充沛的Tezuka,少年眼看就要被抓到,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闪身钻进了旁边快一米高的灌木丛,然后灵活的翻过一座矮墙消失不见了。Tezuka虽然也很快跟到了矮墙的另一边,却哪里都寻不到那孩子的踪影了,有那么一瞬间Tezuka都以为自己刚刚看到的少年是野猫变成的了。

“少爷!”管家已经急急忙忙的找过来了,Tezuka只好作罢,看到对方一脸惊诧的样子,他才意识到自己在追那孩子的时候身上沾了好些尘土,还有几片叶子,连白色的克拉巴特领巾都划破了,Tezuka微微叹了口气,这大概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吧……

回到肉店Tezuka有些沮丧的告诉老板娘肉被偷的事情,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那和蔼的夫人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愤怒的情绪,和他道谢后还小声的嘟囔着,“Fuji这孩子也真是的,直接问我要不就好了吗……”

Fuji?那是他的名字吗?Tezuka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一定还会遇到那个少年的,他们之间也一定还会有很多事情发生。

果不其然,两天后Tezuka有一次遇到了Fuji,他看到少年还是穿着那件旧衬衫,走向那家肉店。难道他又想要偷东西了吗?但Tezuka只是悄悄地跟在他身后,直觉告诉他这个男孩不是什么坏人。确实如Tezuka所想,这次少年直接找到了老板娘,将几枚铜币递给她,使劲低着脑袋嘴里小声的似乎是在解释着什么。老板娘心疼的揉了揉他的脑袋,没有收下那些钱,而是又切下来一块牛肉包好塞到了男孩怀里,男孩本来还想要拒绝,却在对方低声说了句什么后点点头收下了。他转身离开时看到Tezuka吓了一跳,有些苍白的脸蛋上泛起了几丝红晕,“这……这次的可不是偷的了!”说完他紧紧抱着怀里的肉跑掉了,似乎生怕Tezuka抢他的似的。

见Tezuka一个劲儿的盯着少年越跑越远的背影,老板娘好心的给他解释道,“那孩子叫Fuji Syusuke,他的父母都在别的城市经商,姐姐前两年嫁出去了,家里就剩他和他弟弟。虽然他父母挣得不多,但供他和弟弟吃穿也是够了的,可这孩子也是倔,非要让弟弟去念书……”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学费多贵呀,又不愿意让父母知道,怕增加他们的压力,自己平时在外面打一点零工,生活上再省一省,这快到该开学了钱也差不多攒出来了。”

听到老板娘在谈论这些,隔壁杂货铺的大叔也加入了进来,“他那么小,看着又那么弱不禁风的,也没人敢雇他,我们就尽量帮他找点零碎的活,能挣一点是一点。”

“别看他们穷,那孩子自尊心也是很高的,几乎从不平白接受我们的帮助,”老板娘继续说道,“前两天,就是少爷你追出去的那次,是他弟弟生病了没办法才偷的……真实的,宁愿偷也不愿意找我们帮忙吗……”她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边给Tezuka包他要的牛肉,似乎对Fuji的见外非常不满。

这次管家没有跟着一起来,走在回去的路上,Tezuka陷入了沉思,这座城市的人都并不富裕,不管是肉店的老板娘还是杂货铺的大叔,大家除了自己每日的吃穿用度也剩不下多少,可他们依旧想着要去帮助那些更加贫穷的人……这和他曾经居住的首都一点都不一样,那座城市繁华的外表下充满着黑暗和迂腐,第一次,Tezuka对赛修这座城市产生了真切的亲密感。

再一次见到Fuji的时候已经快入秋了,栗发少年坐在河边的一棵大树下正在逗猫,看到Tezuka走过来那猫咪立刻就钻到了Fuji怀里,两颗黑珍珠一样的眼睛警觉地看着Tezuka。

“你看看,连猫都怕你,这家伙平时可横着呢。”Fuji眯起眼睛笑了,虽然眼前这人是自己‘最讨厌’的贵族,在Fuji眼中贵族都是些霸道不讲理的势利眼,但Tezuka公爵一家却让他发现原来有钱人当中也有好人,这也是为何上次被Tezuka追得狼狈而逃,这次遇到他自己还会笑脸相迎。并且Fuji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个人身上清冷的气场,人人都说Tezuka少爷冷漠没有表情,可他分明从那人眼中看到了一种想要接近自己又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的神情。忍不住轻笑了起来,Fuji顺了顺猫的毛,“你一定不知道怎么哄猫。”

Tezuka点了点头,“我向来对小动物很苦手,”他看见已经入秋降温Fuji依旧穿着他那件洗的发白的衬衫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应该多穿一点。”

“我不冷,”Fuji平静的回答道,把猫又往怀里搂了搂,“而且这家伙暖得很,对吧?苹果你会给我当暖炉的吧?”那只叫做苹果的胖猫欢快的nya了一声。

“苹果……?”这个名字也普通的太奇怪了吧?再说这猫哪里像苹果了!?

“因为我很爱吃苹果嘛。”虽然芥末也很喜欢,但是弟弟坚决反对自己给猫起这样的名字……

“喏。”Tezuka竟然就非常自然地从兜里掏出来一个不大、但是擦得干干净净的红苹果来,递到了Fuji面前。少年惊喜又惊讶的睁开了眼睛,Tezuka这才发现原来他的眸子是漂亮的蓝色,他想,即使是秋日的晴空也不会有那么漂亮的颜色。

“哇……如果我说我喜欢的是西瓜你也能掏出来一个西瓜吗?”Fuji站起身来仔细打量着Tezuka的外套,似乎里面真的有可能藏了一个西瓜。

“西瓜只有夏天才有。”明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但Fuji一本正经的样子实在可爱,Tezuka忍不住也配合着他认真的回答道。

“哈哈,你真是个有趣的人。”

从来都只有人说我无趣,觉得有趣的你还是第一个……Tezuka在心里想。他思考了几秒钟还是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到了Fuji瘦弱的肩膀上。

“你这是做什么,”少年立刻皱起眉头躲开了,他一改刚刚温和的样子,眼神也变得严厉起来,“我不需要你的施舍!”

“我没有那个意思!”这算是意料之内的反映了,Tezuka觉得Fuji更像一只猫了,比如现在就是一只弓起背竖起尾巴的炸了毛的猫。

“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不必了。”Fuji虽然语气平静了一些,但依旧生硬,他本就不喜欢平白无故接受别人的给予,而Tezuka和他巨大的差距让Fuji的自尊心更加的敏感。

“那如果咱们做个交易呢?”早就想好了对策,虽然有些让人难为情,但12岁的Tezuka还是决定迈出这一步。

“交易?”少年皱着眉仰头望着他,“我不觉得我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东西。”

“咳……比如说……你愿不愿意做我的朋友?”见Fuji一脸不解的表情,Tezuka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下去,“我是说……你看,”他指了指苹果(猫),“连猫狗都不愿意搭理我,你是镇上第一个愿意和我这样聊天的孩子了。”这倒是实话,只不过本来他也没有什么社交的欲望罢了。

Fuji依然觉得Tezuka的解释很难让人理解,但确实赛修的人们都很单纯,他们不会为了Tezuka的地位财富而去刻意讨好他,自己似乎也没见到过他和其他孩子在一起……看到对方的表情逐渐缓和,Tezuka知道自己差不多成功了,于是他乘胜追击,“所以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嗯……”Fuji总觉得自己被他绕进去了。

“朋友之间就不该这么见外了。”说着,Tezuka再一次将外套披在了Fuji身上。

“你真是个奇怪的人,”少年这次没有再挣开他,而是垂着头玩着外套上的一颗纽扣,“明明不是这里的人,却像大家一样善良……”

“我现在住在这里,生活在这里,我也是赛修的人了。”Tezuka温和的说道,“偶尔接受别人的帮助并不是坏事,何必那么为难自己呢?”

Fuji轻轻地摇了摇头,“我只是不想给他们添加负担罢了,其实和你们一样,我也不是本地人,我们一家是十年前搬来的。这里的大家都不富裕,明明自己也要揭不开锅了却还是要帮助别人,”他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其实我很怕听到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我害怕他们的善良害了他们……但是如果是你的话……”

没多想,Tezuka拉住了Fuji的手,“我愿意帮你,我也可以帮你!另外,我父亲说了,他之所以选择到这里生活就是因为赛修还有很多可以开发的地方,用不了几年这里就会富裕起来了。”

“真的吗?!”Fuji睁大眸子激动地看着他,Tezuka在那片干净的蓝色中仿佛看到了闪耀着的星星。

“嗯!”用力的点了点头,Tezuka把外套给Fuji穿好,两人虽然同岁但体型差了不少,绀色的昂贵外套套在Fuji身上显得有些宽松,“不过那些是他们的大人的事情,咱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Tezuka像个教导主任一般严肃的说道,“所以你要记住,我是你的朋友,帮助你是理所应当的,当然我有什么也会来找你的。”他最后还不忘补充一句以免某只猫再次炸毛。

“嗯,一言为定!”Fuji开心的笑了,也是劲儿的拉了拉Tezuka的手,贵族少年觉得那温暖明亮的笑容几乎晃得他有些睁不开眼。

 

赛修只有一所学校,并且仅设有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若还想要继续读,就不得不到旁边稍大的城镇去,所以这里的很多孩子年龄都还不大。开学第一天Tezuka就认识了Fuji的弟弟Yuta,不是他们兄弟俩长得有多像——事实上这两人除了发色相近之外还真没有太多相似的地方,但少年在见到自己后就努力地拨开人群挤了过去,“你是Tezuka Kunimitsu?”

这小子说话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嗯。”

“我哥让我把这个交给你,”Yuta从书包里掏出来一个紫色的布制小零钱袋,“说谢谢你的外套。”

Tezuka接过来一看,零钱袋针脚整齐细密,一面还绣着一个简单但很是可爱的小熊,他有些惊喜的睁大了眼睛,这是Fuji亲手做给他的吗。

“喂,”似乎对他的反应还算满意, Yuta看他的眼神稍微和善了一点,虽然还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哥哥昨天做了好久呢,爱惜着点!”

于是对着这个比自己矮了大半头的小孩,Tezuka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嗯,我会小心收好的,替我谢谢他。”这么贵重的东西他才舍不得用呢。

晚上回家后,公爵夫人明显的感觉到儿子今天心情很好,晚饭时她一脸期待的问他有什么好事发生那么高兴。Tezuka公爵一直都不明白妻子到底是怎么从儿子那一成不变的表情中读出他的心情,不过到现在也差不多习惯了,切着手上的牛排用同样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呃……收到了了很好的礼物,”Kunimitsu有点含糊的说道,不知为何一和父母提起Fuji他就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上次说新认识的朋友,Fuji Syusuke送的。”

母亲看他一脸的不自在,不由得笑了,“有时间带那孩子来家里玩吧。”

“嗯。”

但Tezuka没有想到他那么快就会把Fuji带回自己家中,虽然并不是邀请他来玩的。

俗话说不打不相识,Tezuka和Yuta熟络起来的契机就是因为打架,只不过他们两个是一边的罢了。有天放学,Tezuka经过六年级的教室,听见里面闹哄哄的,他本不是好事的人,但从那些争吵声中听出了Yuta的声音,就忍不住过去看了一眼。里面Yuta和两三个初三的男生对峙着,正是要开打的样子,见教室里也没有其他人,Tezuka便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这是怎么回事?”

扫把被扔在讲台的地上,看上去应该是Yuta在做值日的时候和几个高年生发生了矛盾。

“Tezuka san……”见到他少年似乎稍稍松了一口气。

“你……不是那个公爵家的少爷吗……”高年生里的一个长毛警觉地看着他,“哼,要多管闲事吗?”

“你们找他有什么事?”Tezuka没理会他,冷冰冰的问道。

“我们不过是在楼道里聊几句天这小子就蹦出来冲我们挥拳头。”一个大块头轻蔑的看了眼比自己小了两三号的Yuta。

“谁让你们胡说八道的!”少年涨红了脸,看上去非常的愤怒。

“哦?我们不就是说你哥哥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吗,难道不是吗哈哈哈!”另一个男生发出了难听的嘶哑笑声。

“不过我们还是不要招惹这位贵族大少爷比较好,毕竟人家可是有权有钱。”那长毛阴阳怪气的冲他的两个同伴说道,“今天我们就先告辞了。”

Tezuka平静的关上了教室的门,把书包放到了第一排的桌子上,“不要在意,你们可以打架,但是对手是我。”他的声音更加冰冷了,里面带着一丝让人颤抖的怒意,“三个人一起上也无所谓,除非你们害怕了想要逃跑。”

虽然年龄尚小,但Tezuka无疑是继承了他做将军的祖父的战斗天赋,气场与那几个不良少年截然不同。他们自然也感受到了Tezuka的杀气,但现在退缩未免太过丢人,那大块头喊了一声率先冲了上去。虽然体格上有不小的差距,可Tezuka毕竟从小接受过专业的格斗训练,没几下就轻轻松松撂倒了对方,他拎起那人的领子怼到墙上,目光冰冷,一字一顿的说,“以后别再让我听见你们诋毁Fuji Syusuke,一个字也不行!”

那大块头被松开后连滚带爬的退到了一边,拼命地点着头,拉上他的两个同伴狼狈的跑掉了。看着连衣服都没怎么弄皱的Tezuka, Yuta不由得露出了钦佩的目光,对Tezuka的心情也从最初的不爽转变成了佩服。

“Tezuka san……你教我打架好不好?”少年恳切的问道。

Tezuka微微皱起眉头,“我练这些可不是为了打架用的,再说了叫你哥哥知道了他会担心的。”

“不他不会的,我哥会帮我打回去的。”Yuta露出有些不甘的表情,“明明我们也只差了一岁,他却老是把我当小孩子,什么都要自己一个人去承担……”虽然和Tezuka接触不多,但Yuta多少也知道了他在意什么,“可是我也想要能保护哥哥呀!”

稍微想象了一下Fuji打架的样子Tezuka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的确和看上去文文静静的Syusuke相比,留着短短寸头的Yuta看上去更像是会去打架的人,而性格上也……他微微叹了口气,“好吧我可以教你,但一不许让你哥哥知道,二是不许随便打架!”

“明白了!”少年开心的答应道。

之后每天早上Yuta都会提前半个小时出门,学校旁边的后山有足够的空地,Tezuka的确是一位好老师,虽然严格但训练却是十分有效的。不过他其实一直很好奇,FujiYuta到底是怎么‘逃过’自家哥哥每天提早出门还不会被怀疑。

“啊,之前负责送报纸的人升上高中就搬家了,报社的老板就同意让我哥做了,他出门很早发现不了的。”当Tezuka终于忍不住问出来时Yuta给他解释道。

赛修不比都城,入秋后温度很快就降下来,这刚步入十月不要说清晨,就连正午都冷得很,Tezuka不由得担心那个一点都不爱惜自己身体的家伙会不会感冒着凉……也许是心有灵犀,那天回家后管家交给他一个纸条,说是Fuji给他的,Tezuka打开一看说约他明早见。

第二天Tezuka天不亮就起床了,果然在报社不远处遇到了背着一大包报纸,刚刚从里面走出来的Fuji。其实两人见面的机会不多,Tezuka每天放学就已经很晚了,周末也很少能在街上找到Fuji,他想起大概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到对方了。少年似乎比之前更瘦了一点,脸色也不是太好,看上去有些疲惫,清晨天寒露重他衬衫外却只套了一件看上去并不厚的外套。见到Tezuka Fuji非常的开心几乎是小跑着到他面前,但看到对方不赞同的表情后又变得心虚了。

“抱歉,这么早把你叫出来。”

“无妨,平时这个时间我也起了,”虽然不知道Fuji约他出来的理由,但Tezuka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又穿的这么少!”

“呃……一会跑起来就热了嘛!”

“为什么不穿我给你的那件外套?”看着那个又大又沉的背包挂在Fuji瘦瘦小小的身体上Tezuka突然觉得很是心疼,他第无数次想干脆把Fuji带回自己家算了,但心里也清楚Fuji是一定不会同意的。

“会弄脏啊,”面对Tezuka严肃的质问Fuji突然觉得有点委屈,他明明是因为珍惜才不穿的嘛……

高一点的少年无奈的叹了口气,“衣服就是用来穿的,你就不能多爱惜点自己的身体吗,这样下去会生病的。”

见Tezuka放软了态度Fuji的心也跟着软了,他整了整包带点点头,“好啦我知道了,你别担心了,今天约你出来主要是为了这个!”少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不大的玩具熊,“Tezuka,生日快乐。”

Tezuka愣住了,他长这么大从没有收到过朋友的生日礼物,虽说每年圣诞节和情人节总会有大把的巧克力和鲜花堆在他的位子上,可自己的生日他没有有意去告诉过任何一个人,也从不在意他们有没有记得,但是Fuji记得……虽然他们认识还没几个月。见他没有马上接过来,Fuji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手伸在那里不知道该不该收回去,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该送你些什么,你要是不喜欢的话……”

“喜欢!我当然喜欢!”Tezuka这才从心中默默地感动于欣喜中回过神来,接过了小熊,“我只是没想到你还记得……”他早就忘记自己什么时候和Fuji提过自己生日的日期了。

“真的吗?”Fuji依旧有些紧张,瞥了一眼那只小熊,自己手工缝制的,布料也不是最好的,怎么看都觉得不够可爱,比不上商店里三枚银币的那种。

“嗯!”似乎看出了他的担心,Tezuka凑到Fuji面前,语气温柔并且诚恳的说,“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Tezuka觉得自己简直是乌鸦嘴,那天下午放学后刚一出教室,就看到FujiYuta一副焦急的样子,初中生比他们多两节课,Yuta看上去像是已经回家后又折回了学校。

“Tezuka san!我哥哥病了!”少年焦急的说道,脸上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Tezuka二话没说就让Yuta立刻带路,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Fuji住在哪里。

两人都用跑的,没多久就抵达了目的地,看Yuta那么着急Tezuka担心的不行,生怕Fuji出什么危险。Fuji的家离河不远,是一座小小的两层的木屋,虽然有些简陋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看上去也十分温馨。只是屋里并没有生气火炉,温度还是偏低,Tezuka把书包扔在地上随着Yuta走进了Fuji的房间。还好少年只是发烧,但也许是他从来没有病得这么厉害过,吓坏了弟弟,但试过他额头的温度后,Tezuka觉得还是尽快找医生比较好,想到包里那只笑容可爱的小熊,犹豫了一下后对Yuta说,“你一会去诊所找医生,让他到我家去,我要把你哥哥带回去,然后你再去发一封电报。”

Tezuka翻出纸笔迅速的写几行字,然后递给Yuta,“这是发给我们的家庭医生的,让他明天来看看你哥哥的情况,好了冷静点,”他见Yuta脸色越来越糟糕,赶紧出声安慰道,“你哥哥只是发烧,但温度有点高,降下来就好了。”

“嗯!”少年点了点头,关键时刻他不能掉链子。

“然后今晚你看看能不能就住在诊所。”

“好的,医生上次还问我去他家玩,应该没问题的!”

“嗯,”Tezuka点了点头,最后还不忘提醒道,“明天记得去上学,放学了我带你去看你哥哥。”

看着Yuta跑出去的身影,身为独子的Tezuka突然体会到了一点有个弟弟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昏睡中的Fuji隐约听到了Tezuka让人安心的声音,他现在浑身都好冷,一点力气都没有,想要睁开眼睛都费力得很。Tezuka在他的小床边蹲下,见Fuji怀里紧紧抱着自己给他的那件外套,不由得更心疼了,一种朦胧的情愫也在心底生根发芽。他脱下身上的大衣把Fuji裹得严严实实,少年似乎比外表看起来更瘦一些,没有多少分量,尽管如此Tezuka还是费了些功夫才把他稳稳地安置在了自己怀里。好在公爵府离这里不远,他抱着Fuji匆匆赶到家时天还没有黑,管家看到气喘吁吁地Tezuka和在他怀里双眼紧闭脸色苍白的Fuji吓了一大跳,赶紧把他们迎进来招呼过来一个小女佣,自己匆匆跑去找公爵夫人。

Tezuka径直把Fuji抱回了自己的房间,Tezuka夫人这时也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Kunimitsu,这是怎么回事!?”

“他发烧了。”Tezuka稍微有一点紧张,虽然他的父母也是属于热心帮助别人的性格,但这次突然把生病的Fuji带回来不知道是否会造成困扰。

“叫医生了吗?”好在妇人没有一点责怪他的意思,她温柔的摸了摸Fuji的额头,“这就是那个孩子对吗?Fuji Syusuke。”

Tezuka点了点头,“我让他弟弟去叫医生了,应该很快就会到,还让他给Oishi医生发了封电报。”

“嗯,”对儿子周全的考虑十分满意,公爵夫人点了点头转身对女佣说,“去给这孩子找身舒服的衣服吧,Kunimitsu去年的应该就可以。”

“母亲,我会照顾他的,所以这几天让他住在这里好吗?”

“好的,你父亲那边我会去说的。”她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儿子终于也找到重要的、想要珍惜的伙伴了吗。

Fuji感觉自己从没有睡得这么久过,不知道是因为身体太疲惫,还是被褥过于的温暖舒适了。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已是日上三竿,而自己正身处一个豪华且陌生的卧室中,Fuji的第一个反应是我在做梦?第二个反应是我穿越了?然后他才想起完全睡过去好像听到了某个贵族少爷的声音。他想坐起来,却发现浑身上下都软得不行,意外的喉咙并没有干燥的感觉,应该是有人在他睡着的时候喂了水。环视四周,房间宽敞整齐,书架堆得满满的,像极了Tezuka的风格。这时有人走了进来,是公爵夫人,即使是出于礼仪Fuji觉得自己至少也该坐起来,但他挣扎了一下却还是跌回了柔软的枕头上。

“孩子你别乱动!”妇人快走两步到床前,轻轻把他按住,“医生说了要卧床休息。”

“Tezuka夫人……”和Tezuka的茶色不同,他的母亲是一头长长的黑发,但额前稍短的部分却和他的一样微微翘着。

“Kunimitsu去上学了,他说下午回带你弟弟来看你,”温柔的摸着少年还有些发烫的额头,公爵夫人眼中充满了怜惜,Fuji生得一副乖巧的模样,瘦瘦小小的,现在病着又显得更加憔悴,更是惹人心疼,“你就安心的在这里养病吧,睡了这么久也饿了吧?我叫人段粥过来。”

Fuji只觉得受宠若惊,Tezuka擅自把自己带回家不说,连他的母亲都这样的和善,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把被子网上拉了拉,小声的应了一声。公爵夫人揉了揉他的头发起身出去了,走出房间后妇人才稍微放松下来——这孩子太可爱了!太可爱了!!!和大多数女性一样,她也十分喜爱可爱的孩子,可无奈自家儿子处处都很完美,就是太过早熟,早在步入小学的时候就义正言辞的和她说,“母亲,我已经长大了请不要再在公共场合拥抱我了。”为此Tezuka夫人郁闷了很久,她是多么想再蹂躏一下Kunimitsu那看起来就很好捏的脸蛋啊!昨天儿子把Fuji带回来之后公爵夫人立刻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但无奈在Fuji面前自己暂时还要保持一个矜持的形象,不可太过夸张,以免吓坏了他。

在吃了些东西后Fuji觉得好多了,虽然公爵夫人还是一脸的不赞同,他还是坚持要她扶着自己坐了起来,“非常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这个时候Fuji才想起来自己还既没有道谢也没有道歉……

“好了不要说这些见外的话了,你这孩子果然和Kunimitsu说的一样要强,不过再怎么样也不能太勉强自己的身体,明白吗?”Tezuka夫人语气稍微变得严肃起来,“我有个提议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早上Oishi医生来看过后表示,Fuji除了发烧外身体还处在一个比较虚弱的状态,如果不养好的话很可能会留下后遗症,但另一方面小孩子的恢复能力都比较好,安心休养一段时间后就能恢复健康。其实不用公爵夫人强调Fuji也知道,就算她不管,Tezuka一定也不会让自己短时间内再去打工了。

下午Tezuka带着Yuta回来的时候Fuji已经又睡了一觉醒了,见他精神状态还不错Tezuka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母亲走到他房间门口,微笑着说,“Kunimitsu,这次你可要好好感谢我。”

Tezuka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坐在自己床上的Fuji,后者也笑了,“呐,Tezuka,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陪读’了,请多关照哦。”

原来公爵夫人的提议就是让Fuji在他们家‘打工’,而他的工作就是和Tezuka一起做作业学习之类的,一开始Fuji强调自己没上过学并且自律并且成绩优异的Tezuka根本不需要这些。但夫人强调,比起那些Kunimitsu一直都没有很亲密的同龄朋友,她担心儿子的性格会变得更加冷淡,并且两个人学总比一个人要来得有趣一些。并且这样Fuji也可以跟着学很多东西,Tezuka的试题也可以留下来做,公爵夫人表示只要两人的成绩都够好,Fuji的工作就算合格。其实她也非单纯的善心大发,之前听儿子说Fuji非常聪明,在很多方面都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这样的孩子就这么埋没实在是太可惜了,并且Tezuka家产业雄厚若是以后Kunimitsu身边能有一个人帮他打理自然是再好不过的。Yuta可以在学校寄宿,周末和假期他愿意过来住或者Syusuke愿意会自己家都可以,这样既可以保证哥哥的身体又能让弟弟有足够的学费完成自己的学业。

 

时间飞逝,转眼间稚嫩的少年已经长成了可靠的男人,赛修也不再是曾经那个贫穷的小镇了。当年公爵利用自己的财力和人际关系,在赛修与西南部其他的几个大城市之间连上了商业链,打开了这座相对封闭的小镇的大门。Tezuka初三那年,Fuji的父母终于将自己的生意也做了起来,Fuji也不用再通过打工来为弟弟挣学费了。这时候公爵就正式向他提出了邀请,希望他能和儿子一起到都城去念书,将来可以帮助Tezuka一起打理这个愈来愈大的家族产业。于是在短暂的沮丧后,离开赛修的那个早晨Tezuka高兴地发现Fuji就站在马车门口等他。在之后公爵和夫人就留在赛修安度晚年,大部分事情都交给了在都城的儿子处理,Tezuka本就能力出众,再加上国王也十分青睐他,身边又有Fuji帮忙,自然是越做越好。

都城里的姑娘们都眼巴巴的渴望着能够有机会得到那两人多一个眼神或多一个微笑,可即使是在公主面前,Tezuka Kunimitsu和Fuji Syusuke都依旧如常。见多识广的国王很快就猜到了原因,但他只是笑着摸了摸胡子,什么也没说。

Fuji也说不清他和Tezuka是谁先爱上的对方,似乎只是不知不觉中习惯了对方存在于自己的生活里,在有意也无意的一次身体触碰后,这两个年轻人就像很多故事中的那样,正式进入了他们热火朝天的恋爱期。大概是由于从小营养跟不上,Fuji比同龄人要瘦弱一些,尤其是在初三长个子的时候,被Tezuka超出去十几厘米。那时候两个男孩都瘦的跟竹竿似的,一个是身高长得太快,另一个是吃下去的营养从来不变肉。于是公爵夫人发威猛塞了他们半年的结果就是,Tezuka拥有了一副非常完美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而Fuji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Tezuka夫人很是受打击,明明两个孩子吃下去的东西都差不多,最后她只好将让Fuji长胖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交给了儿子。在Tezuka这几年不懈的努力下,Fuji虽然看上去依旧瘦弱,但其实解释了许多,这个变化的过程Tezuka本人可是非常了解的。

这天难得清闲,Tezuka坐在沙发上看书,刚翻开第一页的时候神秘‘消失’了半天的Fuji回来了。他自觉地贴着Tezuka坐下,后者放下书,搂住笑得满面春风的恋人,“什么好事这么高兴?”

“白痴,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忘啦?”Fuji难得乖巧的任他在自己腰上摸摸点点没有抗议。

Tezuka扬了扬眉毛示意他继续说,怀里的小熊将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伸了出来,一只可爱的手工布偶熊被举到了Tezuka面前,“生日快乐,Kunimitsu!”

轻轻接过布偶熊,Tezuka想起他们认识后自己的第一个生日Fuji也是送了他一只小熊,“这个肯定比那个做得好!”看懂Tezuka心思的Fuji靠在他怀里拉长声调说道,一脸‘你快夸我快表扬我!’。

男人把礼物小心的放在茶几上,将Fuji抱到自己腿上,见他一脸的不明所以不由得微微扬起了嘴角,“那只熊确实可爱要好好收起来,但是太小了……”

“但是……”Fuji后面的话被一个温柔的吻堵了回去,只是蜻蜓点水一般,Tezuka很快放开了他,“我比较中意你这只熊,所以生日礼物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寿星如是说道。

 

END


评论(9)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