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他是他

梗来自测试 ,题目:‘奇病和药’

不二的是发梢开始变灰,不管的话22年之后会死,解药是他爱的人的温暖或爱他的人的照顾

手塚的是,掌心生蝴蝶,不管的话30年会死,解药是他爱的人的心脏,或者爱他的人的温暖

这篇是不二的,手塚的莹子 @雨夜光莹  写,看起会来很长!设定也好好吃!

这个就是一发完结的短打啦2333,算是原价空,但不含npot的部分


忽略题目吧,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不二的发梢变灰了,这还是眼尖的菊丸发现的,他大呼小叫着嚷嚷着全班人和来送字典的手塚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不二不二!你该不会是最近用脑过度头发白了吧!?啊不对……”大猫自顾自的摇了摇头,“那应该是从发根变起,那你把头发染了吗?想像跡部那样……”

“菊丸,一会操场30圈。”手塚的分贝虽然没有菊丸高,但威慑力起到了很大作用,对方立刻苦着脸闭上了嘴,手塚承认在他提到跡部的名字前本来是20圈的,但自己那点见不得人小心思还是没能忍住。

不二脸上的笑容由危险变回了正常模式,拍了拍好友的肩膀以示安慰,向班门口的手塚走去。其实菊丸应该感谢手塚,毕竟比起一个星期的激辛薯片,跑圈要来得痛快的多了……

“谢谢,我又忘记带了。”不二神色平静的撒谎到,另一边的手塚似乎也一点也不在意,都一个多学期了,再健忘也不可能每次都忘,但明知如此他还是次次心甘情愿的走过长长的走廊‘送货上门’。手塚有点紧张的看着不二的头发,发梢确实灰了一点,罚菊丸跑圈是一回事,而自己确实也想要确认一下,“不二,你的头发……真的是染的吗?”

“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英二不说还真没发现,”他随意的夹起发梢看了看,见手塚一脸复杂的表情禁不住笑了出来,“呵呵,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喜欢跡部的发色吧?”

“咳,没有。”手塚毫无底气的说。

不二忍不住笑得更开心了,看得手塚心里软成一片,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反应过来的时候指尖已经碰到了少年柔软的发丝,轻轻滑过,“注意身体,别太累了。”他努力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说道。这时上课铃恰到好处的响了起来,高个子的少年转身离开,不二没有注意到手塚的动作有些紧张和不自然,因为他自己此时心跳也加快了好几拍,想着手塚千万别看出我脸红了!

不久后就是全国大赛了,发梢变灰这件事早就被不二抛到脑后去了,因为他的暗恋对象手塚国光在比赛后就要飞往遥远的德国了。青春学园终于在那一年击败了强敌夺取了最后的胜利,对于手塚来说无论是从大和那里所‘继承’来的责任,还是他和大石的约定,他给出了一个完美的结果,之后的路他将可以不再背负任何,只为自己而战了。青学众人在机场送别越前没多久后,又再一次聚在了羽田机场送手塚离开,最后和同伴家人都道过别后,手塚走到了不二面前,“保重。”他认真的说。

半个多小时后不二收到了大概是来自正在候机大厅待机的手塚的简讯——“感觉你头发灰色的部分变多了,多注意些身体。”不二下意识地看了看发梢,那灰色似乎是比之前更加显眼了一点,连自己都忘记了的事情,手塚却一直都记得,不二心中充满了甜蜜。喜欢上同性好友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烦恼,相反不二一直很庆幸对于手塚来说自己也算得上是一个重要的朋友,手塚对他好人人都看得出来,但不二却一点都没想过这点点滴滴的温柔同样来自于爱情。少年们的恋情还太过单纯,未经世事的他们还不懂得什么是刻骨铭心的爱,分别不过是一丝丝的酸涩,至少现在,他们还不用去感受那名为爱情的痛苦。

毕业后他们也各奔东西,河村开始了寿司修行,不二和乾外考进了立海,菊丸留在了青学,而大石则是去了稍远的高中。他们在经历的短暂的孤独和想念后快速的融入了新的生活,这便是年轻人的适应能力了,但他们也同样在心中给曾经共同在球场上抛洒汗水的同伴们留下了特殊的位置,这个大概就是年轻人的热血了。第一年假期手塚和越前都回来了,其实平时的联络也不少,但见到真人感觉总是不一样的。到了第二年就只有越前回来了,相比自由度较高的美国青年队,德国队的训练要严格得多,手塚并没有足够长的假期。第三年,成为职业选手的手塚连和他们的联系都减少了,往日会和他聊聊天的大石和不二也都自觉地降低了联络的频率。不二告诉他,只要每周在推特上随便发点什么让大家知道他还好就足够了,不必有太大的压力,毕竟日常的训练都是非常辛苦的。

长大就是这个样子,即使每年只见个两三次,即使平时根本不会联系,但在见到最熟悉最亲切的好友时,也不会觉得有任何陌生和疏远。青学的聚会每年一次,大家时间碰不上就优先先见平时在国外的越前,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他们高中毕业。这次手塚也回来了,站在河村寿司的门口他承认他有些紧张,两年多没见不二了,不二从不在推特上发自己的照片,他也找不到理由去要,不过想一想自己这个新发型大概也会让大家大吃一惊吧……

于是少见的,对自己的新外表十分在意的手塚君拢了拢他的头发,拉开了寿司店的门。最先迎接他的越前龙马喷出来的一口茶,其次是被喷了一脸的桃城的叫骂声,吵闹声中手塚听到菊丸的大嗓门,“手塚你这个发型干脆和不二一起组队出道去搞摇滚吧!”

然后手塚在寿司店的最里头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人正举着茶杯和他打招呼,然后他立刻明白了菊丸的意思——不二的头发留长了一些,松松的在后面绑了一个辫子,不过重点是从发梢开始大概五厘米的头发都成了淡淡的灰色,看起来确实有几分杀马特。但手塚却笑不出来,他莫名的觉得那灰色十分的刺眼,而且不二的精神也不是太好,看上去有些疲惫。

“不二刚结束了一个大的课题,申请学校用的,还没来得及补交呢,”见手塚皱起了眉头,一旁的乾扶了扶眼镜解释道,“不过不用担心,我和柳已经研制出了可以立刻恢复活力的IY汁。”没有去在意为什么是IY,手塚警惕的看了他一眼,自觉地挤到了不二和乾只见并算不上宽敞的位子上。“欢迎回来~”不二笑着说,手塚的新发型看来他还要习惯一段时间了。

聚餐结束后,大家说好过两天再约后便各自回家了,全程被手塚‘粘着’的不二知道他这会儿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于是便乖乖的等着他来问。

“你的头发不是染的吧?”手塚开门见山,表情很是认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见他一脸担心的表情,想起姐姐的话不二忍不住鼻子一酸,但他还是忍住了,还有时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二不想把手塚牵连进来。“我也不知道,一开始以为是缺乏某种元素,但检查也没查出什么,不过这倒是省了我染头发的钱,啊对了我和大家都说是染得哦,手塚你可别说漏了嘴。”

不二完全是一副轻松的样子,手塚却依然担心的很,毕竟对方的性格就是这个样子,“但再怎么样头发也不该自己变色啊……”

“好啦,你不要担心了,没事的。”不二冲他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也在心里对自己说,会没事的。

除去手塚和菊丸外,由美子是最先发现不二的头发变灰的人,染发这个借口在其他人那里还可以蒙混过关,但却无法骗过精明的姐姐,深知这点的不二干脆一开始就说了实话。由美子在精通占卜的同时也阅读过很多半真实半传说的书籍,借助占卜和书中的解答,她找出了弟弟的病症——症状为发梢开始变灰,不管的话22年后会死亡,解药是他爱的人的温暖,或爱他的人的照顾。不二周助清楚地知道自己爱的是谁,但同时也把和那个人表白列为不可能,他安慰由美子说,追他的人那么多他总能在22年里找到解药的。但姐姐却担忧的摇了摇头,“周助,‘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非常不一样……”不二周助并不着急,就算从初三那年算起他也还有大把的时间来寻找‘那份爱’,但身体似乎开始有了反应,于是他想出了一个不让手塚知道自己心情也可以解决的办法。

“呐,手塚,我有点冷。”说着,不二还缩了缩脖子,但手塚并没有像他预料的那样摘下自己的围巾,而是直接脱下了外套。

“你还是一样不会照顾自己。”三年的时光里,手塚不仅又长高了不少,身为网球运动员的他也健壮了许多。被那样温柔地眼神注视着,本就比同龄人要成熟的手塚现在竟已经男人味儿十足了,不二只觉得心跳加速、脸颊发烫,直到对方还带着体温的外套披到自己身上时他才回过神来。

“唉别!这样你会感冒的!”他赶快把外套拿下来塞回手塚怀里,“借我下围巾就好……”

“比起我自己感冒,你感冒了会刚让我困扰。”手塚一本正经的说道,“再说了你家不是快到了吗,一会再还给我。”

于是那天不二是穿着手塚大大的外套走到的家门口,身上连带着心里都暖得不行,可到了手塚该返回德国的时候,他的‘病’都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不久后手塚开始在各种大赛中崭露头角,手塚国光的名字开始出现在各国的体育报纸上,一年后他不负众望的斩获了自己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大满贯。之后手塚自然是越来越忙,除了训练比赛之外,广告和公益活动也排进了他的日程表,当他终于有长一点的假期回到日本时已经是四年之后了。

排在回家后的计划表的第一位的自然是久违的青学聚会,这四年里他们自然还保持着联系,但其他人也陆续开始工作变得忙碌,每个人的情况手塚也都只是知道个大概,比如,不二现在正在跡部财团下面的一家大型出版社担任编辑。但在聚会上手塚并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菊丸闷闷不乐的说不二生病不能来了,旁边的大石担忧的补充说最近不二身体好像不大好。少了一个人自然也玩不尽兴,手塚也是第一次意识到不二的存在对于帮助自己更好的融入集体有多么的重要。酒精是成年人聚餐必不可少的东西,最后大家都睡得东倒西歪了,只有手塚和菊丸还清醒着。运动员不可以过量饮酒,而菊丸酒量意外的好,但多少还是有些醉意了,他竟少见的严肃了起来,将手塚叫到外面说有话要说。

“你知道不二怎么了吗?”红发青年直接的问道,手塚摇了摇头,心情更加紧张了起来,菊丸看上去有些失望,“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这两年不二的身体越来越差,还有他的头发!手塚这个你一定知道吧,那不是染的吧?”

思考了几秒种后手塚点了点头,“但他当时说不要紧的……”

“怎么会不要紧,”菊丸的声音中带了点哭腔,“现在都灰到这里了,”他比划着自己的头发,“手塚,他们都说我有猫科动物的直觉,可我真的觉得这事只有你能解决,只有你能帮不二了!”

知道从初中开始菊丸和不二的关系就一直很好,手塚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放心吧,我会让不二好起来的,不会有事的……”他喃喃道。

第二天手塚给不二发了个短信确认他在家后就直接登门拜访了,不二苍白憔悴的样子让他几乎心碎,如菊丸所说,不二已有快一半的头发成了灰色,那种灰色和跡部景吾华丽的紫灰色不同,颜色要更淡,显得有些透明。不二穿着居家服,一脸惊讶的看着他,这人20分钟前还在问自己在不在家,这会就已经站在门口了!

不二缩在沙发上的毯子里,低着头不敢看手塚,面对对方的质问他无言以对,曾经没能说出来的告白现在显得更加说不出口了。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手塚重复着自己的问题,可不二只是一个劲儿的摇头。

“你一个人住?生病了也没人照顾吗?”他突然转换了话题。

“我爸妈在法国,之前是姐姐在陪我,但她上周去度蜜月了,我昨天才感冒的。”虽说只是感冒,但不二能感觉得到,自己身体中力量的流失,他正在慢慢变得虚弱,真是的……明明才过了不到一半时间啊……

“我知道了,”手塚站起身来,“那这段时间我来照顾你。”

“诶!?”

手塚国光这个人的做事风格和他的网球一样,直接又有些霸道,他没给不二反驳的机会,当天下午就带着简单的换洗衣物和彩菜特意煮的鸡汤入住到了不二家。不得不说手塚真的配得上‘完美’这个词,这是不二被勒令坐在床上享用晚餐时的第一个想法,长得帅又会打球又会做饭的男人怎么能叫不完美呢!

晚上手塚联系了跡部,后者和他确认已经给不二做了所有可以做的检查,但都没发现任何问题,最权威的医学专家也无法解释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虚弱的原因,所以现在只好让他先带薪在家休养。但跡部没说的是,正式因为手塚回来了,他们才没有再继续操心不二的事情,他和高中时和不二成为好友的幸村都相信,有他手塚国光在不二就不会有事的。

暂时同居的两人各自都怀着不同的心情,手塚无疑是担心又心疼,但同时也为可以和不二每天在一起而高兴着;不二这边就要轻松不少,看来生病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手塚无微不至的照顾是他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让手塚欣慰的是不二的状况似乎在好转,至少他现在精神状态很不错,身体似乎也好一些了。被允许出门的那天不二发现自己感觉甚至比这次感冒前还要好,晚饭的时候手塚盯了他半天然后高兴地说,“你的头发是不是颜色恢复一些了!?”

不二立刻跑到镜子前仔细照了照发现确实如此,然后他立刻反应过来,这两天一直是手塚在照顾自己,难道说……

在后面看着他脸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手塚觉得自己一直在寻求的一个答案似乎呼之欲出了,“不二现在可以告诉我关于你这个‘病’的事情了吧。”

 

晚上不二缩在手塚怀里依旧为自己刚才毫无水平初中生一样的告白耿耿于怀,“唉,兜兜转转了这么多年,没想到你竟然也和我一样……但我竟然就直接说出来了……”我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喜欢你,这告白也太没水平了!

“我以为你会懂。”手塚多少还是有些自责的,虽说他并没有什么错,但毕竟为此生病难受的人是不二,想一想他就觉得自己应该去绕球场跑100……啊不,200圈!

“天才也有不擅长的东西嘛……”往刚升级为恋人的暗恋对象怀里蹭了蹭,不二撒娇似的说道,“果然告白我也很不擅长,听起来那么幼稚……完全不浪漫。”

“我教你,”手塚微微扬起嘴角,温柔的看着他,“把‘喜欢’改成‘爱’就好了。”

 

后记

很久后不二才想起来自己曾经试过一次,“为什么那次不行?明明你就是我爱的人。”

“‘温暖’不是那种简单的温暖吧,”手塚收紧手臂,让两人赤luo着的身体贴合得更加紧密,“也许这样才算。”他一边说一边轻轻地吻着不二柔软的唇。

 

END


评论(1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