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空白

 之前记的梗w

(改造后的)超能力军官T×科学家F

微科幻架空,HE

ooc预警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好了,这样就没问题了。”看着河村和桃城小心翼翼的将晶体放进隔离箱,不二满意的给了旁边的手塚一个微笑,“手塚有心了,还特意帮我带回来。”

年轻的将军推了推眼镜来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觉得你会感兴趣,顺手的事。”

顺手的事吗……明明还特意调了研究员过去取样,不二的笑容更深了,“对了手塚,祝贺你这次也是大获全胜。”

 

手塚国光,现年25岁,是S国史上最年轻的将军,他不仅个人能力十分优秀,还带出来一支出色的队伍。这位优秀的军官也有自己的烦恼,比如和研究部的科学家不二周助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关系。他和不二是军校的同学,后者在很多领域都有着天才的美名,毕业后身体能力并没有那么优异的不二进入了军部直属的研究所。一开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手塚还很惊讶,因为比起危险的军部,不二还有比如摄影之类的很多路可以选,询问后对方只是微笑着说,“总觉得,和你在一起再高的地方也可以到达。”

周围同期的同伴也习惯了手塚的‘双标’,这位平时面无表情并且对社交毫无兴趣的年轻人最喜欢往研究室跑。不二那边为了避免情报泄露,对出入限制十分严格,大部分时间吃饭睡觉都要在研究室,手塚也就借着他将军的权限有事没事隔一段时间都会去找不二呆一会。是的,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基本都是不二在说,手塚觉得只是和他呆在一起,听着他的声音,身心就都能得到很好的休息。

上一次手塚从战场上带回来的结晶体经过检验并不是地球上的物质,不二兴奋的发现即使很小体积的晶体里面也储存着极大的能量。于是不二向上面申请了隔离试验,所谓隔离试验就是在进行危险性较高的研究时,为了避免出现意外,在偏远的戈壁临时搭建试验室进行试验。送他过去的人是手塚,不用想都知道他一定是又走了什么特殊的关系,不然怎么用得着动用将军。分别的时候手塚看着荒无人烟的戈壁滩皱紧了眉头,这次不二拒绝带任何助手,嘴上说着是短期试验用不着,其实手塚比谁都清楚他只是怕万一出事不想将其他人牵扯进去罢了。

“万事小心,不要勉强。”军用直升机没有降落,还等着手塚上去,螺旋桨牵起的强风吹乱了不二的栗发。

“嗯,没关系的,不用担心。”不二将额前的发撩开,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

“记得按时吃饭,睡觉要防护舱,还有辐射也要小心……”

“呵呵手塚你怎么也变得和大石一样啰嗦了,”穿着白色研究服的青年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看着远去的直升机,现在这里就只剩下自己了,不二深吸了一口气,提起晶体样品的箱子走进了全封闭的试验室。这时他还不知道,他差点,再也就见不到手塚了……

接到乾联络的时候不二的实验已经顺利进入最后阶段了,那个向来冷静的男人声音颤抖的向他汇报着手塚的情况,“理论上已经不行了……但是莲二说还有很低的概率……如果你那里的那个晶体可以……”

这次的战斗是和R国协作对K国的大规模战役,但不二这几天没日没夜的做实验,竟忘记了这事,时候再回忆起来,不二真的很庆幸R国的研究员柳给了他们坚持下去的希望。

按照不二的要求,乾和越前把手塚送了过去,“好了手塚就交给我吧,你们走吧。”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乾的帮助,不二知道现在他们需要做的不只把手塚救活着一件事,“接下来要进行的已经算是人体试验了,你们要回去协助大石取得上面的许可。”接着冷峻的蓝眸又转到了越前身上,“越前,手塚不在你要稳定住队伍明白吗,千万不能乱,但也要让上面明白手塚的重要性。”

被认定为下一任支柱的少年严肃的点点头,这样的不二前辈他从未见过,但由于手塚重伤而产生的不安却被安抚了大半。

“不二……你为什么这么冷静?”虽然从未真正取得过不二的数据,乾还是惊讶于他的表现。

“总不能都乱了吧,那样会被手塚罚跑圈的……”不二温柔的摸了摸那人近乎冰凉的手,“而且我有自信带他回来。”他轻轻的说。

乾这才发现不二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着,却依旧在竭力保持镇定,这时候他才明白原来在学校时手塚所说的,比起自己,不二的存在对于队伍或许更加重要。几日来的绝望似乎被打散了,乾暗暗握紧了拳头,“我知道了,另一边的事交给我们就好,莲二也说如果有需要的话幸村那边也会协助的。”

“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不二对两人说,也对自己说道。

 

的确按照现有的医疗和科技水平,手塚国光已经没救了,但正是他上次带回来的晶体,不二检测出那里面强大的力量居然和人体不排斥,不仅不会损坏细胞,反而人体细胞在吸收后生命力会成倍增强。把手塚推进辐射箱前,不二伏下身碰了碰他的嘴唇,“要挺住啊手塚,出来你就是个超人了。”

没有进行过任何活体实验,甚至没有准确的数据作为支撑,不二也不知道当电子显示屏上的完成率达到100%时会发生什么,但即使如此,冥冥之中他相信着手塚不会走,他一定会回来,回到自己身边的。

超级计算机预估的时间是30小时,不二一步也不敢离开,他趴在椅子背上,透过辐射箱上那块小小的透明玻璃看着双眼紧闭的手塚。想想好像一直都没见过他睡着的样子,寥寥几次同房每次都是自己先睡着,然后醒来的时候手塚已经在洗漱了,这样的机会了不容易。趴着趴着不二终于坚持不住要睡着了,失去意识前一秒他想,希望这次我醒来的时候,你还是想以前那样,装作的移开目光吧……

不二是被警报吵醒的,来自都城的联络灯也在不停闪烁着,他猛地站起来有些撑住疲惫发软的身体按下接通,“出什么事了?”

“不二!不好了!K国窃听到了我们的情报,他们现在正在往试验室去了!”大石焦急的声音立刻穿了过来,“离你那里更近的R国真田已经带队赶过去了,你快逃吧!”

“我知道了。”回答完不二就立刻挂断了通话,大石没有提到手塚该怎么办,或许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刺耳的警报依旧在响个不停,这说明敌人已经进入了可检测到的范围,不二坐在椅子上安静的看着显示屏上那个小小的95%,他看着手塚小声的说,“没关系,我会陪你一起的。”

已经可以听到直升机的声音了,不二攥紧了手里的匕首,K国的目的应该是晶体,和掌握技术的自己,晶体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如果有需要他会立刻结果掉自己的性命。实验室的门和辐射箱几乎是同时被爆开的,巨大的冲击让不二晕了过去,最后只感觉到有人稳稳的接住了自己倒下的身体。

真田带着部队赶到时试验室已经是一片废墟,烟尘中隐约能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他喝停其他人,自己走近了几步。

“手塚!!?”那人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头发和脸上也净是灰尘和血污,然后他怀里抱的是看上去已经失去意识的不二周助。

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真田让切原赶紧联系大石他们,虽然他和手塚性格不合,但再怎么说也是从小一起竞争成长的朋友,看到他没事真田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当然这点他是不会表现出来的。

“你还真是狼狈啊。”他发现手塚上身的军装已经完全破掉了,但让人惊讶的是仔细看看他身上一点伤口都没有。见手塚一站在原地没动,并且目光警惕的盯着自己,真田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你是手塚国光吗?”他冲着手塚喊到。

手塚此时脑子里一片混乱,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这里是哪他为什么会在这,此时他唯一清楚的就是怀中的这个人非常重要,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想要保护他。刚才那些想要把他带走的家伙都被他干掉了,战斗起来打得非常顺手,再结合自己身上的军服,手塚想他大概是一名战士。那么自己是什么战士呢?是为了保护这个人吗?他的名字是什么?自己的名字又是什么?他为什么一直闭着眼睛不醒过来……就在手塚被这些问题弄得要抓狂的时候,真田他们到了。直觉这些人不是敌人,但手塚依旧不敢信任他们,他警觉地盯着真田,把怀中的人抱得更紧。

也许是被搂得太紧,不二微微的shen吟了一声挣扎着睁开了眼睛,他只觉得浑身酸痛使不上力气,而环绕在周围的气息却让他无比的安心。

“手塚……”声音虽然有些虚弱却掩盖不住喜悦,不二激动地看着眼前精神抖擞的男人,依然他不仅活过来了身上的伤口也都痊愈,那就是说是最好的结果!

“你醒了!”手塚赶紧低下头,对上了一双美丽的蓝眼睛,一瞬间他产生了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不二觉得自己的大脑终于完全清醒过来开始正常运转,他余光瞥见了手塚身后K国敌人们留下的尸体和武器和残害,看来手塚已经适应良好了,刚才也是有了他自己才能活着出来的吧。再看到对面R国的人,不二这才放下心来,“呐,手塚,欢迎回来。”

……

“手塚,是我的名字吗?”男人看着他问道。

怀里的人睁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他,“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咳,我只知道我是个军人,然后我要保护你。”手塚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才意识到自己正被手塚公主抱在怀里,不二觉得脸颊刷的就热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试验中能量的刺激太大,手塚怎么不仅失忆连说的话都变奇怪了。

“你先放我下来。”

似乎有些不太情愿,但手塚还是乖乖的把那个好看的栗发青年小心的放到了地上,不二30多个小时没有进食,身体早就软的不行,手塚从后面托住他的腰,让不二把大部分重量都放到自己身上。对这个‘新’的手塚很不习惯,但此时不二也没力气去计较这些了,他现在只想吃点东西好好睡上一觉。

在不二的帮助下,真田一行人终于得到了手塚的信任,他们的飞机就停在不远处,和R国那边做好了沟通,将他们送回去。飞机上不二给手塚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和R国的几位军官,但当事人似乎对他们没什么兴趣,全程都毫不掩饰的盯着不二,弄得他很不自在。柳小声的和旁边的真田说,“手塚君大概是试验后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不二,这就和小鸡刚孵出来会跟紧鸡妈妈一样。”真田的脸又黑下去几分,很显然并不能接受这个说法。

在R国的军用机场降落后,手塚无比体贴的搀扶着已经摇摇欲坠的不二下了飞机,等候已久的同伴们迅速围了上来,大石激动地和真田说着感谢的话,后者压了压帽檐表示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其他人看着毫发无损的手塚也都倍感惊讶,不二把自己挂到菊丸身上,“之后再解释,英二我要饿死了……”

还没等菊丸说什么就觉得身上一轻,手塚瞪了他一眼把不二捞回了自己怀里,众人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不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手塚失忆了……我不行了一会再给你们说明,先……先吃饭……”他虚弱的说,甚至都没有去阻止手塚再一次把自己抱了起来。

餐厅的景象甚是诡异,这个点钟厨师都还没有上班,擅长料理的河村麻利的做了两份咖喱出来,不二早就等不及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其他人坐在他们旁边不敢出声,小心翼翼的望着那两个人,手塚穿着那个发型奇怪的男人给他翻出来的一件衬衫,端正的坐在不二对面……看着他吃。

“……你不吃吗?”解决掉半盘后不二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了,感受到对面炙热的视线他忍不住抬头问道。

手塚理解错了他的意思,以为一盘不够,于是迅速的把自己的那份也推到了不二面前,“我不饿,你都吃了吧。”

“呃,我够了,我是说你不爱吃咖喱吗?”不二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人即使失忆了性格也还是那个样子。

“不,我只是一点都不饿,也不累。”他补充道。

“难得阿隆做出来,浪费可惜了。”菊丸把盘子挪到桃城面前,“上吧阿桃。”

于是午饭吃了十个汉堡的桃城拿起勺子正要下口,只吃了九个汉堡的越前塞了一个空碗过来,“阿桃学长,独吞太狡猾了吧。”

虽然并不知道他们午饭吃了多少个汉堡,手塚仍旧开始怀疑刚才在飞机上不二和他说的自己带了一支优秀的队伍到底是真是假……

吃饱喝足后不二简洁的给大家说明了整个试验的过程,“但之后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他停在了敌人打进来的部分,给手塚递了个眼神示意他继续讲。

“我一开始什么都没想,抱着不二先逃了出去,”手塚皱着眉头回忆着,“因为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想着要保护好他,”看向不二的眼神明显的变得温柔,旁边的乾掏出了笔记本,“外面那些人让我把不二交出去,我们就打了起来。”

“然后你一个人把他们都干掉了?”大石感叹道,刚才不二有提到得益于晶体的力量,手塚会有超过一般人类的战斗力。

“具体我也记不太清除了,反正我当时想的就是要保护好他。”

被手塚那样深情地注视着,不二觉得脸颊又升温了,为什么小说里失忆明明都那么的虐心,到了他们这里仿佛直接跳到了另一个进度。在座的其他几位都露出了不懂程度的意味深长的表情,看来这个‘重生’的手塚将军不简单呀。

“总之,具体的还要进行握力,硬度等等的试验才行。”虽然看起来不能再生硬了,不二还是迅速转移了话题,况且他心里确实也急着想给手塚再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等一等,”手塚打断了他,接收到不二不解的眼神,男人用不容拒绝的口气说,“你累了,先休息,一切等之后再说。”他说这话的时候好像那个不容置疑的手塚将军又回来了,部下们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不二微微的叹了口气也只好跟着点头了,不过经过那么长时间的心里和身体上的高消耗他的确累坏了。

把不二送回他位于试验基地的房间后,大石和菊丸就离开了,出来带上门菊丸才发现,“咦?手塚呢?”

看到手塚还留在自己的房间里不二吓了一跳,这人怎么这么自觉就在沙发上坐下了!

“我可以待在这里吗?”手塚小心的问道,如果说遵从自己的意志他是不想从不二身边走开的,但不确定自己这样是否会让不二感到厌烦。

“没关系,但你不回去休息吗?”还是不能够完全适应这个粘人的手塚国光,但刚才乾和自己说八成是因为手塚醒来什么都不记得,第一个看见的人就是不二,所以会变得粘他,这样一来他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看一看不一样的手塚倒也不错,唯一的问题就是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啊……

“我一点都不累。”手塚摇了摇头。

“那好,一会等我洗完澡你也洗一个,然后就在这里呆着吧。”就先当小孩子吧,不二温柔的冲他笑了笑,“我马上就洗好。”

等手塚洗好出来后,不二如他所料已经湿着头发睡熟了,有些无奈的把他扶起来,手塚翻出吹风机有些笨拙的顺着不二光滑的栗发,还好他睡得够香不会弄醒。把不二塞进被子里后,手塚突然觉得这些画面有些似曾相识,似乎他们本就应该这样相处,刚才已经得到了不二的允许,手塚走进小小的书房,希望能够找到一些‘从前的’那个自己留下的回忆。

不二再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手塚不在他的房间里,心中突然充满了恐惧……万一之前的那一切都是梦呢?手塚他真的好好的回来了吗?罩衣都来不及套,不二急急忙忙跑出卧室,看到在沙发上翻着相册的人才按下心来。敏锐的感受到了他的不安,手塚快步走上前扶住不二瘦弱的肩膀,“怎么了?做噩梦了?”

“没……没事。”不二快速的摇了摇头,然后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不要和我逞强,虽然我不是你熟悉的那个手塚国光,但我会尽力做到最好。”厚厚的相册里书写着他们和其他同伴们快十年的青春,这次作为一个空白的旁观者手塚清楚地知道了原来那个自己对不二的感情,也明白两人的好感是相互的,“也许原来的我并不敢于把那些话直白的说出来,但我可以,现在的我还没有资格说喜欢你,但请你等等我……或者等一等他也许还会回来。”

不二把脸埋进他的颈窝,“白痴,什么你什么他的,你就是手塚国光,曾经是、现在是、以后也不会变,记忆什么本来就是由人来创造的。以前的事你不记得了没关系,我还记得,以后的,就靠我们自己来创造了,我只是求求你……”手塚感觉到一丝凉凉的东西滑过了自己的锁骨,“求求你不要再吓我了。”

他心疼的吻了吻不二的发顶,“我保证,我会一直都在,我们不会再分离了。”

 

“所以你们终于开始交往了?”坐在不二的桌子上菊丸兴奋的问。

“没有。”手塚刚做完握力的测试,将结果递到不二手里,顺手给他刚冲好的咖啡里加了一盒奶精,“喝太浓对胃不好。”

“嗯。”后者给了他一个乖巧的笑容。

大猫撇了撇嘴,“胡说八道。”

“这只是一个适应期。”手塚一本正经的说。

“哇手塚照这个数据你可以空手捏爆一个小型炮弹哦!”看着手塚的这些数据不二才意识到自己之前低估了晶体的能量,现在的手塚国光俨然已经不逊色于电影里的超级英雄了。

“噫!这么猛!”菊丸害怕的看了看他,“你可对不二温柔一点。”

似乎对他的质疑非常不满,手塚皱起眉一字一顿的说,“我不会伤到他分毫的,菊丸你这么闲不如去绕着实验基地跑20圈。”

“诶!?你怎么记起罚跑圈的事情了!”

“我翻了翻之前的工作笔记。”手塚扶了扶眼镜语气很是严厉。

于是菊丸只得一边嘟囔着“为什么这种东西还会记在笔记上啊……”一边乖乖的出去跑圈了,试验室里就只剩下手塚和不二。

“有进步,以前英二都不敢和你说话的,”不二托着下巴愉快的说道,“现在都敢和你开玩笑了。”

“只希望他不要继续抱有侥幸心理,”边说着,手塚把不二抱了起来,“走吧,龙崎司令不是说要见我们。”

“喂你等等!我自己能走啊!”唯一让不二不太满意的就是手塚现在仗着自己力大无穷,经常一言不合就把不二抱起来,跟拎个大娃娃似的,没少让不二的同事们‘看笑话’。

“走上面快。”手塚简洁的说,他指的‘上面’是楼顶,可以完全走直线距离抵达司令所在的总部,于是在不二的抗议声中,手塚将军稳稳地踏上了天台的栏杆。

虽然不二不恐高,但突然来这么一个‘空中漫步’换谁也受不了,全程他只有紧紧搂着手塚的脖子缩在他怀里口头抗议的份。等他回过神来,手塚已经抱着自己走过了长长的侍卫列队的门廊……

“手塚国光!我回去再跟你算账!”在司令室门口不二小声的警告道。

“手塚,欢迎回来。”龙崎司令也算是手塚的导师,这次爱徒能够死里逃生并且得到新的力量她是十分欣慰的,当初为了帮不二取得人体试验的许可她也帮了不少忙。

“谢谢您。”手塚微微欠了欠身,那样子根本一点也看不出他失忆了。

“不二,这次也多亏了你,短时间内完成那么高难度的试验。”

“这是我应该做的。”

“但是现在有一个问题,”龙崎话锋一转,“这件事现在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哪个国家不想有这么一个超级战士,怕就怕这种技术被滥用。”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像手塚一样成功,”语气中带了些骄傲,不二将他这几天新研究出来的情报报告给龙崎,“只有极少数细胞能够耐受晶体的能量并且产生良性反应,而且还要求他们本身就要足够强壮,也就是说如果手塚的身体条件不够好的话,那个试验也不可能会成功。”

“嗯,”司令赞许的点了点头,“所以更要谨慎,除了晶体要保护好,不二,掌握提取晶体能量技术的你也是重点保护对象。”

等等……难道说……不二瞥见旁边的手塚露出了一丝笑意,原来他早就猜到了吗!

“手塚,这段时间不二就拜托你保护了,”龙崎郑重其事的宣布道,“正好你的记忆也还没回复,而且我听说最近你们的关系十分的……密切。”她笑意满满的看着两个年轻人。

“是,属下会全力保护好不二中将的。”手塚敬了个礼。

不二这才想起来他还有个军衔,在试验室待太久都要忘记了,不过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于是他只好也敬了个礼,“是。”

 

离开司令部后,手塚掏出一把钥匙,“上面给分配的,从今天起我们就可以住在一起了。”他的语气中是掩盖不住的愉快。

“你倒真是积极……”不二无奈的笑了,“总觉得你和之前不一样了,但想想好像也没太大变化。”

“你不是说过,怎样的都是我,”温柔的搂住他,手塚微微扬起嘴角,“不管怎么说我们这这样能每天在一起我就会安心很多了。”

就是这粘人的毛病什么时候能好啊……不二在心中苦笑道,什么叫每天和我一起才会安心,这保护欲真的是预料之外,唉,不过这样的手塚也意外的很可爱呢。

不二脸上柔和的笑容看得手塚有些出神,他轻轻抱起不二,“走吧,回家了。”

“诶诶诶!!!不要再走上面了!!!”不二周助的叫喊声就这么被盖在了风声里。

 

END


评论(1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