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对不起这是爱情 (大二-上)

拖了被遗忘n久的坑

大一-上

大一-下

下一篇点文有点长估计今天写不完,就先拿这篇来凑数了(喂)


大二-上可能还会有一篇番外


为什么这两个人明明还没开始交往就已经这么恩爱了呢()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一个假期没见不二发现自己还真的有点想念手塚那张帅气的面瘫脸了,虽然手机上的联络也还算频繁,但毕竟和见真人不一样,不二将其归功于恋爱的力量。

收到返校通知的时候手塚的内心是崩溃的,为什么履修要项最前面的时间表没有标出返校的日期……他春假最后一周去了趟德国,而返校正是他回去的那天……所以就算他到机场后幻影移形到学校也只能赶上一半,更可况手塚也不会什么幻影移形,于是最后他只好向不二求助。

不二满口答应,还不忘调侃手塚也有这么大意的时候,然而到了当天不二不出手塚所料的睡过了头……下飞机打开手机后就收到了不二带着一大串哭泣颜文字的道歉短信,手塚微微叹了口气嘴角却上扬了几度,唔,颜文字还真的挺可爱的。另一位友人菊丸英二都不用问,一定没有去,手塚心想还是等第一天上学的时候去学生科问一下好了,把不二需要的资料也一起拿了。

到了大二才知道什么叫课多,为了能尽可能多的修学分,不二一点都没对自己手下留情,课表塞得满满的,算下来除了周一每天都是满课。菊丸看着他的课表瑟瑟发抖,“不……不二你要干什么啊匀一点到下学期明年不好吗!”

手塚看了看不二发到群里的课表,一周五天有四天都有晚课,默默的看了眼自己的课表,把自己的晚了也都填上了,朋友的话,应该会想要一起上课吧、关爱好友的手塚同学如此想到。

课表虽然满,课题虽然多,但对于天才不二周助和学霸手塚国光来说并不成问题,倒是菊丸课没排多少每周还能休两天,让大石唠叨了好久。

等过了最忙的第一周,各种事都安排好了,手塚才意识到自己错过了今年的樱花。

“我拍了很多照片,明天带给你看吧~”这天菊丸没有课大石被助教喊去帮忙了,不二和手塚坐在树下的长椅上享受着惬意的午休时光。

“嗯。”手塚扭头拿起餐巾纸非常顺手的擦掉了不二嘴角的一点辣酱。

“呃!谢谢……”似乎听到了几个经过的女生小声的哇了一声,不二觉得自己大概脸红了。

好在满满当当的课程表上大多数都是选修课,没有课题一切都好商量,于是他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考虑要不要追手塚……准确的说是把手塚掰弯,然后追他。

虽然对不二的心情一无所知,但菊丸还是尽到了好队友的职责,在不久后的一天中午提到了‘弯与直’这个问题。

“那天听我们班上的女生讲,真正的弯就是像蚊香一样,半弯不弯是U形磁铁。”

大石汗颜的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手塚沉默了几面问,“弯是什么意思?”

于是‘网瘾少年’菊丸英二怎么会放过这个难得的给学霸讲解问题的机会,他非常详细的给手塚科普了一番,关于‘弯’与‘直’与‘gao基’。手塚虽然表明面上毫无波动,但内心却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原来男生和男生也可以谈恋爱。

“所以你们觉得自己是弯的还是直的?”菊丸兴奋的问。

艺术院校中并不缺乏气质中性的学生和同xing情侣,所以他们对此也算是习以为常,再加上菊丸玩笑似的口气,并算不上是失礼或尴尬的问题。

“我大概是U形磁铁吧,”不二微笑着说,然后看向手塚,“不过手塚肯定是铁直,你要是弯了我以后就跟你姓。”

身边的男生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会,没有说话,不二此时不知道,他这句试探性质的玩笑话被手塚清清楚楚记了好几年。他现在心里想的只是对方似乎对这方面的问题并不反感,也就是说……自己是有机会的吧!

不二周助向来是说干就干的人,既然决定了要追手塚就一定要做的漂亮,天才如是想到。在自己几乎没有的恋爱经验中翻了翻,以前中学的那些女生的方法大概是送情书和做便当?情书这个选项实在是不太实际,他决定从便当做起,每周有一个中午大石和菊丸是不在的,他可以和手塚尽情的享受双人午餐时光,反正手塚那么迟钝肯定不会察觉出什么的。总而言之现在先刷好感度吧,毕竟自己会喜欢上那个人就是因为他在自己这里无意识的把好感度刷爆表了啊!

夏天悄无声息的来了,等到他们意识到温度已经快要到30度时,校园里的女孩子们早就换上了漂亮的短裙和时尚的高跟凉鞋。

周四二限一结束,不二就拉着手塚到了室外的木桌,“呐,今天不吃食堂好不好?我做了便当。”

看着不二亮晶晶的眼睛手塚心想怎么有人会拒绝他,于是点点头接过了不二今天看上去大了一圈的书包,“这么沉!”

“没关系反正我住得近嘛。”不二以为自己已经对手塚的‘男友力共计’有了抵抗力,但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背过身去装作整理便当,事实上是希望能够挡住自己发烫的脸颊上的红晕。掏出两个一模一样的单色便当盒,打开时不二稍稍有点紧张,两份的小菜都一样——几个精致的章鱼形状小香肠、两块鸡蛋卷、两只天妇罗炸虾和菜花、藕等一些水煮蔬菜,不同的是主食,不二自己的那份是两个包了芥末的白饭团,而手塚就是白米饭,上面撒了些芝麻最中间放着一颗梅子。

手塚惊讶的微微睁大了眼睛,他记得上次不二和自己说他并不很擅长料理,但眼前这两份精致的便当分明一点都不必母亲做得差。

“咳……我第一次弄这个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将手塚的那份推到他面前,不二小声的说。

“看上去很不错,”说实话手塚心里非常感动,这还是除了家人以外第一次有人给他做便当,当然,要忽略掉中学时代那些咋咋呼呼的女生,来自好友的‘爱心’便当可是不一样的。他尝了一口鸡蛋卷,口感很好,不软不硬甜度也恰到好处,香肠和天妇罗的味道也都很令人满意,“果然天才学什么都很快。”见不二还在乖巧的等着他的评价,手塚微微扬起嘴角称赞道,他想不二一定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有多可爱。

得到了满意的评价,不二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开心的啃起了自己的饭团,看到里面的绿色时手塚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馅,估计也就只有这人会把芥末包到饭团里面去了吧……

上午的前两节课都是在关着灯拉上窗帘看PPT的大课,于是手塚这才发现好友的手腕处有一块明显的红色,“这是怎么弄的?”他皱起眉抓住不二纤细的手腕。

“啊……没事不小心碰了一下。”不二心虚的想要把手收回去,却发现手塚抓的那么紧。

“这是烫的吧?”语气严肃的认真的问道,看清后手塚才松开他,“炸天妇罗的时候?”

“……煮菜的时候蒸汽熏的……”不二弱弱的说。

……

该说他笨手笨脚吗……

当第二天中午手塚当着大石和菊丸的面从书包里掏出两份便当时,不二整个人都不好了,喂喂喂斜对桌的助教小姐姐麻烦你把手机放下!你的教授‘伏地魔’在对面看着呢!

“这是?”大石也感受到了他们这一桌被聚焦,毕竟手塚和不二在校园里也算是名人了。

“我和不二的便当。”

“为什么只有不二有!”在美食面前手塚都没有那么冷冰冰的了,菊丸大声的问道。

“他昨天做了给我。”也许不是有意的,但手塚的语气中还是带了一丝丝的得意。

“哇你们交换便当诶!不二你都不做给我吃!”丝毫没有注意到傍边的一桌女生已经捂着嘴开心的笑趴在了桌子上,菊丸依旧保持着他周围五桌以内都可以清楚听见的音量,“我菊丸大爷做饭也是很好吃的nya~”

“菊丸,你可以做给大石。”不知为何,并不希望不二和其他人有着像和自己这般亲密的关系,手塚没多想就说出了口,好在菊丸并不是会多想的人,这个时候他已经在和大石计划着明天中午吃什么了。

吃着手塚的牛肉饭,不二十分郁闷,这到底是我追他还是他追我啊!

“好吃吗?好吃下次我再做鸡肉鸡蛋盖饭给你。”不二拿着勺的手抖了一下,心想你怎么老犯规!但就像手塚不知道不二做便当给他是因为喜欢他一样,不二也不明白对方是在暗示,“我做饭也很好吃的!”

然而手塚带来了鸡蛋鸡肉盖饭的那天,不二却没有来,快到中午他才在他们的LINE群里回复说自己感冒了要休息一天。那盒饭最后被嚷着要尝手塚手艺的菊丸和大石分着吃了,手塚没说什么,只是觉得旁边少了一个人格外的寂寞,明明原来一直是习惯独来独往的,怎么今天一个人上课这么的无料。这个时候手塚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中他早就习惯了身边有不二周助这个人的陪伴。

下午手塚给不二发私信说放学后会把今天得资料给他送过去,虽然病号一再强调等明天自己去了学校也不迟,但手塚在发给他一句反正离得也不远之后就不再回复了。

不二缩在被窝里抱着手机想他大概是认真听课去了,一会再说吧,抱着抱枕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直到自己的门被敲响——手塚国光拎着一个大大的超市袋子站在他面前,额头上有些细密的汗珠,露在短袖外面的手臂肌肉线条十分美好。

“诶!?你真来了!”不二揉了揉眼睛,晕晕乎乎的脑袋让他的反应有了几秒钟的时差。

“我说过要来的,不过不二,”高个子的男生扶了扶眼镜,“感冒还开这么凉的空调真是太大意了!”

不二把他让进屋里,有点委屈的辩解道,“夏天感冒不就是应该盖着棉被开空调,喝着热水吃冰棍嘛。”手塚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挡回不二要来接他手中的袋子的手,“我来弄,你回去躺着。”

低温空调没了棉被确实不行,不二捂着嘴咳了起来,赶在手塚发飙前乖乖钻回了被子里,然后他才意识到有些不对,“手塚你在哪里买的这些东西?”好友此时正在把一盒鸡蛋拆开一个个放进冰箱门上的圆格子里。

“超市。”

不二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最近的超市也要坐公交十多分钟才到,可这才刚刚五限下课,并且这节课的老师是绝不会提前下课的……

“你……逃课了?”

“嗯,”手塚老实的承认道,这是他第一次逃课,即使是不听也不影响成绩的大课,作为一个严于律己的人他也一定会好好上的,但今天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我打了卡拿了资料就走了。”

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手塚,这种事可是一般是菊丸才会做的,可今天他却为了自己……

“你……真是的,何必做到这种地步呢……”虽然被手塚关心让不二觉得很幸福,但他并不希望对方因为自己而去违背一些原则上的事情,逃一节课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在不二的认知里这是手塚国光绝对不会做的事。

“不二,”手塚站起身来走到他的窗边,表情认真,“你是我很重要的朋友,平时对我也很好,所以我想我为你做这些也是应当的,你大可以……再任性一些。”

青年的眼神很是真挚,看的不二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只是觉得自己的脸又开始升温了,“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手塚赶紧把手贴上他的额头,不二拉开他整个人都躲进了被子里,“没有啦!”

手塚看上去还是有些不放心,但看着在床上团成一个球的某人,颇有些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的意味。

“我饿了……”不二把被子拉下来一点,眼巴巴的望着手塚。

“我去做饭。”见他的脸色已经恢复成了之前略显苍白的样子,手塚露出一个颇有些无奈的笑容,从袋子里把感冒药掏出来放在了桌上,“这个是饭前吃的,你吃了药就先再睡一会吧。”

结果等到他做完饭,不二已经睡得香甜,但那盒胶囊却还原封不动的躺在桌上,手塚把菠菜鸡肉炒饭放在桌子上,微微叹了口气把不二摇起来吃药吃饭。

看着不二还是一副迷迷糊糊没睡醒的样子,他思考了一会问道,“要不……等明年搬到都内的校区后,咱们合租吧?”

全文TBC


评论(1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