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时间差

800fo点文

来自 @饭团团 姑娘的,详细请戳

800fo点的已经完成大半了www然后就可以和十里太太进行py交易了


空间物体转换异能力者T×风&时间异能者F


原著向


ooc预警

逻辑混乱预警


本来以为会长一点其实只是我卡了()依旧还是短打QwQ

ps:文中的M先生和R先生命名来自‘先生’的英文‘Mr.’😂;不二发动异能可以控制某区域内时间快慢,接触后自动跳转到正常时间;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将这次任务的报告书交到M先生手里,手塚向他微微点了下头,“我先走了,有什么事老办法联系我。”M先生点了点头,“下周的温网比赛祝你卫冕成功。”

“谢谢。”

手塚国光,25岁,如果去谷歌上搜索他的名字,除了大量他和网球赛事的冠军奖杯的合照外,维基百科上还会有关于‘网球冠军手塚国光’的详尽介绍,然而除了这个,手塚还有另一个身份。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何时觉醒的异能力,虽然领域和幻影其他人也是可以打得出来的,但毕竟他的能力是与这两个招数相似的——空间物体转换,简单来说就是隔空移物。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与常人不同的能力是在一次比赛中,对手是擅长消除球的旋转的美国选手,但那一球明明已经清楚地看到了领域的旋转被无效化了,却还是按照手塚领域的轨道飞了过来。

本来手塚是很难相信这种不符合科学原理的事情的,但来自异能组织INRK的M先生找到了他,并向他展示了自己的能力——无声通话,即不需要借助任何工具或发出任何声音,就可以和视线范围内的任何一个人进行脑内交流。接受了这个设定后,手塚发现控制自己的异能力并不是什么难事,倒是M先生对他的评价很高,说近十年以来像他这么有天赋的人除他之外也只有一人了,“那也是一位优秀的日本年轻人呢。”换做是别人这时候哪怕是寒暄也会说一句,啊那太巧了改天我们要认识一下,但他毕竟是手塚国光,那个十几年都不变的‘移动冰山’,M先生也是个严肃的人,手塚没问他也没再多说,毕竟保护这些以能力者的个人信息也是非常重要的。

于是除了参加网球比赛以外手塚偶尔还会被派去执行一些秘密任务,这对他来说倒是没多大的影响,也许是因为这个男人天生就同时拥有强大的内心和肉体吧。唯一让他遗憾的是由于自己多了这一个特殊的身份,他大概是永远都不可能向他从初中时代起就暗恋着的人——不二周助表明心意了。当年他们还太过年少,手塚无法做出任何承诺,于是他选择了隐瞒自己的这份感情,想着等他长大了,有了足够的力量再去和不二告白,然而却多了这样一份特殊的责任。虽然M先生提过只要这些不暴露出去,他的私生活组织不会过多干涉,但手塚却不愿冒将不二牵扯进他们这个危险世界的风险,于是他只得忍耐。还好不二周助这十年来也一直都是孑然一身,否则手塚很难想象自己能够面对爱人的恋人也能保持沉默。

这次的温网比赛手塚一路都打的很顺,由于前一场比赛因天气原因推迟了,他的赛程也被往后移了一天,本想着可以清闲一下,却突然接到了M先生的联络。M先生拥有着一个非常强大的情报网,不仅是输入,还有输出。每次他给手塚的新任务都是由一位他完全不认识的陌生路人告诉他的,他们或塞给他一份夹着芯片的广告纸,或给他一个写着可以找到M先生地址的小纸条,这些人可能是中年白领,也可能是年轻的学生,他们惟一的共同点就是左眼下方有一个小小的‘R’的纹身,这无疑是与M先生配合完美的另一位异能者的能力。

但这天的联络却来得很紧急,因为他是直接听到了M先生的声音在脑中响起,“T先生,地点一号中心球场,请立刻到达,敌人为超速异能力者,谢天谢地我们的异能者F先生因为摄影师的工作原因正好在那里,观众已经被催眠,你尽快去协助他。”

“收到。”手塚来不及去研究M先生在哪里,他现在的所在地离一号中心球场有大约3个小时的车程,他必须立刻出发。

不二此时正处于一个高度紧张的状态,场内所有的观众都被催眠了,他的初步推测敌人是在安检口做的手脚。作为INRK里最年轻的成员,不二拥有两种异能力,是稀有的综合异能者,他的能力控制风和时间,但这并不包括让时间倒流,所以不二只好将时间调到最慢,借此机会找出让观众恢复的方法……或者弄清敌人的位置。

观众们一个个表情呆滞神色恍惚,不二试了一下周围几个人的脉搏和体温,好在都还算正常,但他却不知道要怎样做才能使他们恢复正常。然而就在他摸向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男子的手腕时,对方突然以正常的速度动了起来!来不及反应的不二被他踹了出去,虽然及时的打开了风的结界但还是难免受到了一定的冲击,借着风力越下了看台,和敌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他揉了揉酸痛的腹部咳了两声,目光凛冽的看向对方,“你是速度异能者!?”

“脑子真快,不愧是天才不二周助,”那人用蹩脚的日文回答道,“你让我的时间慢下来了,所以呢,我现在是处于一个和你一样的,你们一般人的速度,怎么样这样是不是会有点信心了?”

不二见他也不急着向自己靠近,也不急着攻击,只是站在看台的栏杆上悠闲地看着这边,是了,他当然能这么淡定,因为在场成百上千名观众随便拎一个来就是人质。

“你的目的是什么?”不二冷冰冰的望着那男人。

M先生曾经说过他严肃起来的气场丝毫不会比组织里另一位被从来没有表情的成员差,想起记忆中熟悉的那个也总是一个表情的人,不二微笑着对他说,也许看上去冷冰冰的人其实更温柔呢。

“不二周助,性别男,24岁,效力于异能组织INRK,”男子突然语气平板的报起了不二的数据,“能力是操控时间和风,最大成就……”他摘下了帽子,“协助FBI消灭了卡特斯家族策划了三年的袭击。”

现在男子那张带着狰狞笑容的脸清楚的露在了不二眼前,他腿一软靠上了身后的墙壁,“不可能!你……你不是已经被我杀死了吗!?”

“呵呵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一只受了惊的小猫,”斯皮德.卡斯特迈着他的长腿,步履悠闲的向看台下的不二走去,“别担心,那次你杀掉的根本不是我,只是替身而已。”

不二暗暗咬牙,那次由于任务复杂他已经很谨慎了,没想到还是出了差错。斯皮德似乎是看透了他的想法,笑的越发夸张起来,“别灰心,那毕竟是你的第一次任务,毁掉了我多年的成果已经很不错了。”男人轻声的说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今天就要你把这些都还回来。”

诸如‘冲我来就可以,没必要把观众们也牵扯进来’这类废话不二是不会说的,他虽然脸上还是略微慌张的表情,手指却藏在身后悄悄发动起自己的异能力来。

细细的气流像网一样缠住了斯皮德,就在他还在得意的看着不二一脸不甘时,一股巨大的拉力将他甩向了空中。不二把他扔到网球场正中央后,集中精神屏住气,展开了一个巨大的结界护住了全部的观众,但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同时将两种异能力极限发挥非常的考验他的体力,也意味着在之后的战斗中他并分不出来太多力气来使用异能保护自己。斯皮德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想不到你们也会玩阴的?”

“你以为这是小孩子的游戏?开战之前还要倒数一下?”不二讽刺的说道。

“哼!”他站起身来,“你很快就不能再这么神气了。”

手塚赶到会场的时候距离他接到M先生的通知已经过去近三个小时,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一种异样的不安在变得越来越让他无法忽视,他猛然想起刚才M先生提到了另一位组织成员F先生是摄影师!……不会这么巧合的!不会是他!就在这时手塚的手机响了起来,是M先生,M先生很少通过电话和他联络,看来是情况有变。但还不等对面说话他就抢先问了出来,“M先生,你说的那位F先生的全名是什么!?”也许是从未听过手塚这么着急的语气,没再多想成员隐私的问题,反正那两人马上也会碰面了,“不二,不二周助。”

轻轻一转方向盘,手塚将车停在了路边,“栗色头发蓝眼睛?”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

“对,你们认识吗?”

“是的,他现在情况如何?”告诉自己冷静下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在保证两人安全的前提下把任务完成。

“他基本控制住了局面,但估计也撑不了太久了,”M先生的语速很快,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和R进行着文字交流,拥有短时间内可以随意控制任何人的思维行动异能力的R拥有着强大的情报通讯网,关于斯皮德的情报和目前场内的状况都是他的‘线人’传给他的,只是在不二的时间控制下花费了不少时间才将情报传递出来,“我要说的是他将整个赛场的时间都调慢了,你要想办法进去。”

“我知道了!”没有再多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手塚将车速提到最高,不二,等着我!

与此同时,球场内不二还在和斯皮德苦战,他的体术虽然不弱,但同时还要顾及结界和时间控制,实在是无法在与擅长格斗的斯皮德的战斗中占到什么便宜。终于是没有力气了,不二被他掐着脖子抵到了墙边,用仅剩的一丝力气维持着慢速的时间,不二想难道他就这么完了吗……千钧一发之际,斯皮德突然被一股力量牵引着扔了出去,一双有力的手臂接住了他软下去的身体。再熟悉不过的气息了,不二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手塚?”

来着微微松了一口气,扶着不二在墙边做好,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他披上,“乖,等一下就好。”

“你为什么不会受时间控制!”斯皮德气急败坏的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他认得眼前的男人是谁,也知道自己在受不二影响失去异能优势的情况下不可能打得过这个人。

“谁知道呢?”男人冷酷的说道,之后手塚便懒得再废话一个字,操控自己的异能力将斯皮德像个玩具一样甩在了墙上,见他不动弹了,才托着他走出了场外交给了刚刚赶到的INRK的安保人员,“里面没什么问题,我们自己解决就好。”手塚补充道。

回到球场,不二已经靠着墙壁站起来了,怀里抱着他的衣服,脸上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你……”

“我也……没想到他们说的另一个来自日本的异能者就是你。”手塚扶了扶眼镜,心里说不上是高兴还是紧张,因为自己的这个秘密身份所致,他无法和不二表明爱意,但现在却发现不二也是INRK的成员,没有了客观因素阻碍,那么他是不是可以遵从自己的本心了呢。

不二现在脑子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像手塚一直暗恋着他一样,不二对对方也抱有着相同的情感,但他隐瞒这份感情的初衷却要简单得多——手塚已经是公众人物了,自己并不想在他去往更高处的路途上成为障碍。

“有什么去我车上说吧,”见不二已经相当疲惫,手塚温柔的扶住他的肩膀,“先把异能力撤了吧。”

INRK的安保人员们在场馆外抓到了催眠观众的另一个异能者,还好对方的战斗能力并不强,打晕后他的异能也失效了,不明所以的观众们看着表不知为时间突然就过去了好几个小时,然而另一位INRK成员,记忆修改异能力者早就做好了准备,他们只当做是赛程再次由于天气原因被拖延了,揉揉眼睛没多久就投入到比赛前的激动中去了。

“所以那你是在日本的时候被M 先生找到的?”听不二大概讲述了一下自己的经历,手塚不得不对于M先生的神通广大感到了惊讶。

“嗯,但我想先发现这些的应该是R先生吧,他们两个真的是合作无间。”坐在手塚开了暖气的车里,不二轻轻摩挲着手中热乎乎的奶茶——上车前手塚体贴的从自动贩卖机买来的。

“我们也可以合作无间。”手塚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一点,不二睁开了漂亮的蓝眸,看了他几秒钟随即笑了,“我相信之后我们的合作会很愉快的。”

“嗯。”驾驶座上的男人也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虽然经历了这样紧张的一天,在之后的温网比赛中手塚依旧发挥出色,顺利杀入了决赛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全场的观众都欢呼着祝福这位卫冕成功的球王,后者却直直的看向记者席端着相机笑得温和的不二。他们从初中时代起几乎就达到了不用说话就可以交流的默契,不二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手塚为什么要这么做,却还是将周围的时间停到了最慢。冠军奖杯飘了过来,不二知道是手塚的异能力,他接过来不解的看向对方,而手塚只是微笑着看着他。无奈的扬了扬嘴唇,不二轻轻在奖杯上落下一吻,是这样吗?要自己的祝福?球王满意的点点头,用能力把奖杯取了回来,时间的速度恢复了正常,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差根本没人注意到,手塚向所有人挥手致意,举起金杯,在不二刚刚亲过的地方叠上了自己吻,“Ich liebe Dich.”不二看到他口型这样说道。

 

很久后手塚和不二才有机会再一次见到M先生,当不二问道手塚为什么不会受自己异能力影响时,M先生难得的笑了“异能是个很神奇的东西,我想,大概是因为你们心意相通吧。”

 

END


评论(2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