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勿忘我(上)

来自 @佛系码字的十里  十里太太的点文

破镜曲折圆,划重点:圆的不能太顺利


我有努力地虐!然后就ooc了……十里太太请不要打我()

两发完结,下 明天发w

HE


语无伦次预警

严重ooc预警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不二第一次醒来的时候手塚趴在他病床旁边睡得很沉,手还紧紧握着自己的,看到那熟悉的疲惫的身影,栗发色的青年心里禁不住痛了一下,也许是麻药劲还没有完全过去,几分钟后不二就再次昏昏沉沉睡过去了。他再次醒来时手塚已经在翻着一沓厚厚的企划书了,两人似乎是心有灵犀,不二还没发出一点动静男人就扔下资料拉住他,并且露出了一个不二很久都没见过的笑容,“周助你醒了,大石说手术很成功,之后只要好好调养就行了。”

沉默良久后,不二在手塚开始露出担心的神色时终于开了口,用他还很虚弱的声音问道,“国光,你今天不是有个很重要的会吗?”

见他问的是这个手塚微微松了口气,“会议我交给海堂去弄了,你昨天刚做了手术我怎么可能离开。”

“可是这次的会议关系到董事会……”

“好了别说了,”手塚打断了他,心疼的摸了摸爱人苍白的脸颊,“不说这个了,你感觉怎么样?伤口会疼吗?我还是叫大石过来看看吧。”说着男人站起身来,理了理从昨天早上一直穿到现在已经有些皱的西装走出了病房,房门开启的轻微声响盖住了不二几不可闻的叹息声。

 

当不二提出分手的时候手塚还以为他在跟自己开玩笑,但看到对方的眼神时,十几年来的默契告诉手塚,不二是认真的。他呆立在那里,身上的衬衫是邹巴巴的,往日干净光滑的下巴上多了好几根胡子茬,眼镜也挡不住青黑色的眼袋,向来都是精神饱满、无懈可击的手塚国光,现在脸上竟然出现了一种名为不知所措的表情,这让他看上去显得有些滑稽。躺在病床上的不二表情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手塚,我想了很久了,这些年我对于你来说只是个累赘……爱情是应该相互付出的,但你给我的太多太多了,你走吧,我不想再拖累你了。”

“你这是在乱说些什么!?我……”

还好同样在场的大石及时反应了过来,将昔日的网球部长在失去控制前推出了病房,“手塚你先冷静一下,我去劝劝不二。”大石不容拒绝的把手塚按在了医院顶楼特护病房走廊中的椅子上。

“不二,你怎么突然……”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拉过椅子坐在他床边,“明明再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你就能恢复了。”

“他翘掉的那个会议,是决定整个财团明年方向的最重要的会。”不二歪过头,不愿去看大石担忧的表情。

“可是最后海堂不是也出色地完成任务了吗?”大石依旧不能明白不二突然要和手塚分手的原因,或者说他从初中时代以来就没有真正明白过这位天才的心思。

可不二却只是摇着头,“太多了,他为我做出的牺牲太多了,就算你说今天这是一个结束,可谁知道以后呢?我比谁都了解他的性子……”

带领青春学院夺得全国大赛冠军已经是非常遥远的事情了,那也是不二和手塚恋情的起点。十年的时光里手塚从网球世界冠军变成了一个商人,然后带着那个业绩平平的财团踏上顶点,不二则从大石秀一郎的朋友变为了他的病患。高中毕业后不二的身体就不是很好,那时候说是边学德语边准备申请那边大学的作品太过劳累,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但也许是不二仗着底子好没有注意,也许是德国那边的气候无法适应,就在手塚夺得他第二个温网奖杯时,不二病倒了。经受住两方家长的重重考验,他们已经决定余生都要和这个人度过,所以手塚选择了结束自己这份每年大部分时间都泡在球场上的职业,退役后他接管了家里的公司,一边照顾不二一边管理公司。不到三年他就在一次被安上了‘帝王’的名号,虽说手塚也算是圆了自己少年时代的梦,并在一个不晚的时间在新的领域开疆扩土,但他巅峰时期退役依旧是不二心中无法愈合的伤口。

其实不二一直认为自己已经足够自私了,他可以忍受手塚为他疲惫不堪、为他痛苦、甚至术前被告知有概率会失败,不二都没有想过要分开,既然决定了在一起,那么再难咬咬牙也是可以挺过去的。可是他接受不了手塚被束缚,并且捆住这只雄鹰的翅膀的人正是自己……不二觉得他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我最初爱上他,就是觉得无论多高的地方跟着他都可以到达,可如今他却被我拖住止步不前……”不二的声音闷闷的,大石虽然看不到好友的脸,但是知道他哭了。

“可是你想过没有,这样做你们两个人会有多痛苦。”没有办法反驳不二的话,大石只是单纯的想要挽回这两个人的恋情。

“手塚国光不会那么轻易就被打败的,我也一样。”他转过身,虽然苍白的脸颊上还挂着淡淡的泪痕,但那坚定的目光一如当年关东决赛即使暂时失明也要坚持到胜利。

“所以……你觉得宁愿要经历那些,也要坚决这么做吗……”

“嗯。”

“我想……我们都需要分开一段时间。”不二最后这样说道。

大石给他调了下点滴的速度,默默的走了出去,外面还有一个人在等着自己。

很显然,手塚并不能接受不二的做法,但他也相当清楚恋人一旦决定就很难再改变,尤其是在这件事牵扯到自己的情况下,最后他只得接受大石的提议。

“这也许是术后心理上的副作用,随着他身体的恢复会有好转,与其现在纠结,不如先由他去。”

“也只能这样了……”摘下眼镜手塚揉了揉酸痛的眼睛,现在不二的身体还相当虚弱,若是自己应要坚持,怕是会影响治疗效果。

男人走进病房,只能看到不二周助消瘦的背影对着他,手塚像往常那样轻轻摸了摸他柔软的栗发,“周助,对我来说你从来都不是束缚或者累赘什么的,我对你的爱足够比这些东西强大,你一定要相信这些,别让我等太久。”说罢,手塚用尽全部力气才控制住自己不去拥抱亲吻那个人,转身离开的步伐每一步都牵着心中一痛。

“大石,这段时间不二就拜托你了。”

看着好友疲惫的面容和紧握的双拳,大石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放心吧,你也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不二这边不用担心,英二已经在往国内赶了。”

知道大石从来都是说到做到,他点了点头,又向病房门口看了几眼才转身离去,这时候,手塚才感受到这几天的疲劳如洪水一般涌来。

病房内不二紧紧的攥着被单,强迫自己不可以回头,他知道只要再一点,哪怕手塚掌心的温暖再在自己身上多停留一秒,多看一眼那人不舍得表情,他就会坚持不住要后悔了。还好忍住了,从现在开始,那个温暖再也不会属于自己了。

和手塚分手的事情并没有快速在朋友间传来,两位当事人伤心事自然都不会愿意提,大石则是相信着他们很快就会复合,就只告诉了风风火火从美国赶回来的菊丸。

“不二不二不二!这是怎么回事?!”已经成为影视圈炙手可热的新星的菊丸英二将一脸欲哭无泪的经纪人扔在身后,一边叫着一边冲进了不二的病房。

这时候不二已经可以坐起来了,正靠在枕头上正在看一本厚厚的《百年孤独》,“英二,你这么急急忙忙跑回来还没惊动媒体可以算是奇迹了。”

不二依旧微笑着,但脸色苍白得让菊丸心惊,红发青年扑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并小心躲开了手术的创口,“我可是正经休假回来的!他们说不到我什么。”菊丸打量着不二,他看上去精神还不错,但猫科动物的直觉和两人初高中同桌多年的默契告诉他,不二现在心理的的状态远不如他表现出来的这么好,“唉,你才应该去演戏……”

“好呀,等我身体好了英二给我介绍一下,放心不会抢你的饭碗的。”

“好了别开我的玩笑了,你和手塚……真的分手了?”他坐在不二的床边,大大的猫眼里充满了认真。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菊丸比大石更加难应付,在他的面前不二觉得自己的一切伪装都是无效的,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生硬起来。

“嗯……”

菊丸没说什么,这么多年他也变得成熟了,知道现在好友需要的既不是无谓的大道理也不是不痛不痒的安慰,他搂了搂不二消瘦的肩膀,“那这几天就让我菊丸大爷来照顾你吧!”

见他得意的样子,不二的心情不由的也像他那火红的卷发一样明亮了一些,微微扬了扬嘴角,“英二也变成个可靠的大人了呢。”

“我一直都很可靠nya!”

“呵呵,好好好。”

于是等大石算着不二点滴的时间来查房时,发现陪床的人已经进入了梦乡……

“喂……”

不二微笑着做了个噤声手势,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把买好的菜肉蛋卷和病号餐放在桌子上,轻轻的带上门出去了。看着还冒着热气的粥和饭菜,还有趴在他床边时差都没来得及调呼呼大睡的菊丸,不二告诉自己,就算没有爱情,身边有这些朋友自己已经足够幸运了。但是手塚呢?他那个人从来都是有什么苦自己闷在心里,朋友们就算关心他也帮不上太多的忙,若是能减轻些他的痛苦,让他彻底忘记我也无妨吧……看着窗外干净的天空不二默默的想到。

 

而命运似乎就是爱开这样的玩笑,不二出院的前一天手塚被送了进来……听到手塚出车祸消息的时候不二打翻了手里的水杯,刚烧开的水洒得到处都是,可他甚至都没叫喊一声,只是无言的瞪着带来消息的大石,倒是菊丸看着那白皙的手腕上红了一大片大呼小叫着找冰块。“没事,没什么大事。”赶紧叫护士去拿些烫伤的药膏,大石把杯子拣回桌上放好,“他倒是没有受伤就是……”

不二依旧是面无表情,但刚刚心中几乎将自己吞噬的恐惧已经褪去了大半,似乎……可以猜到大石后面的话了。

“他失忆了,谁都不记得了……”

“嗯……他没事就好。”不二垂下了头,看来和小说里的还不太一样啊,还以为手塚只忘了自己。

“不二!这哪里好啊!”向来好脾气的大石终于喊了出来,吓了不二一跳,菊丸倒是淡定的很,看来十年黄金搭档的默契还在。

“这样他就不必痛苦了,也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了。”声音控制不住的颤抖,不二只是听到这样一句话,却不觉得是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

“可是这样你们就……”大石突然拽住了不二的胳膊,“你跟我走!去见他!没准见到你手塚会想起来什么!”

“大石我们已经分手了!”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不二挣脱不开也只好喊了出来。

“大石放开他吧,手塚什么也不会想起来了。”一个带着关西腔调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门口想起,西服衬衫外面套着白大褂的忍足侑士出现在了门口。把烫伤药膏扔给菊丸让他给不二上药,忍足将检查结果递给了大石,“除了轻微脑震荡以外没有其他外伤,但就是这脑震荡引起的失忆,并且,”他停顿了一下,扶了扶不带度数的无框眼镜,“这种非因心里因素引起的失忆,虽然认知和智力没有收到任何影响,但记忆几乎没有恢复的可能。”

大石愣住了,抓着不二的手也渐渐松了力气,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

“这样不是很好吗?”不二淡淡地说,但是绞着床单的双手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绝望,如果说之前的分手多少还有一个退路,但现在情况却完全不一样了……

“你们可以去看他,但连家人和自己都不记得了手塚我不认为他会记得你们。”不太忍心去看大石他们的表情,但忍足还是不得不把真实的情况说出来。这些年手塚和跡部的公司合作不少,初中时代就认识的他们关系也都相当好,忍足一大早接到手塚出事的消息,就匆匆从关西的总院坐新干线赶了过来,好在没有受什么伤,但记忆的问题他却无能为力……

“不二……”忍不住开了口,现在的不二虽然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但忍足觉得昔日和自己同样有着天才名号的青年此时的样子实在是憔悴不堪,就连他病情最严重的时候都不曾出现过的状态,“你……”忍足抿了抿嘴没再说下去。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不二对忍足,也对自己说道。

最终那天不二还是没能去看手塚,因为他等来了几位也算是意料之内的客人。

在不二的病房门口看到手塚的父母时,大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对方似乎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最后不二柔声把大石打发去帮第二天要回美国参加首映礼的菊丸收拾行李了,病房内就只剩下自己和两位已经非常熟悉的长辈。

之前的几次见面并算不上愉快,比起较为开放的不二家,手塚的家人当初是坚决反对他们的事情的,毕竟是独子,又为不二牺牲了这么多,作为父母依然是不愿意。但在两人的坚持下最终大家长手塚国一默许了他们的恋情,可如今出了这样的事,他们想要说些什么不二也能猜得到。

手塚彩菜犹豫着无法开口,她一直很喜欢这个温柔的孩子,即使是他在和儿子相爱之后。上次见到不二还是两年以前了,为了缓和恋人和家人的关系,不二曾半强迫着手塚把他们约出来一起吃过一次饭。彩菜知道不二一直病着,那次吃饭儿子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她也看在眼里,做母亲的是最了解孩子的人,那时候国光眼中的柔情和关心无时不刻不在告诉着她自己有多么的爱这个人。

可现在儿子什么都不记得了,眼前的这个孩子套着身宽大的病号服,瘦削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彩菜还清楚的记得很多年以前第一次见到这两个孩子一起时的样子,她鼻子酸了一下,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见妻子不忍心开口,手塚国晴轻轻的叹了口气,这个恶人就由自己来做吧。

“之前听国光说……你们分手了?”

“嗯……”不二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抬起头来,“伯父伯母,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既然他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们就……算是真的到此为止了。”

不二蓝色的眸子中充满着坚定,虽然只有一瞬间,彩菜却在他眨眼前看见了一点微弱反射的水光。心疼的摸了摸青年的脸颊,“周助,这是我们欠你的,以后有什么需要别客气尽管提。”

“您在说什么啊,”不二温和的笑了笑,“这么多年……应该是我欠他的……”

 

不二收拾好东西办好手续准备出院的时候菊丸正在和电话另一头的经纪人争执,大石在旁边皱着眉头转圈劝菊丸也不听。

“我不管我就要在日本拍!”红头发的青年此时真的宛若一只炸毛的猫。

“咳。”不二清了清嗓子引起了菊丸的注意,大猫立刻就蔫了下来。

“我一会再打给你!”他挂掉电话,心虚的看着好友,“我……我只是不想再学英语了嘛……”

真是不打自招,“英二你现在的英语水平应该已经不比母语差太多了,再说了下一部电影不是以纽约为背景的吗?”

“可是……可是我们答应了手塚会照顾好你的啊!”

“没关系,”不二微微垂下眼睛,“他已经不记得这些了不是么……”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是我的好朋友照顾你是应当的!”看不二的表情菊丸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事到如今也只能采取些强硬的手段了。

果然,不二皱起了眉头,“你这些天已经够辛苦了,晚上还要赶飞机呢,我能照顾好自己。就算是朋友也没有那种义务……”

“那么家人呢?”这时候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推开了高级病房走廊的门,不二裕太大步朝他们走了过来。

不二周助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他,“裕太……你怎么……”

“为什么一直瞒着我?!”早就在初中时代身高就超过哥哥的青年现在更是变得高大结实起来,俨然是个男人了。

被弟弟抓住两边的肩膀固在墙边,不二才意识到他真的是长大了。不二大学到德国留学不久后,母亲和姐姐也搬到了父亲工作的法国居住,而裕太则是继续留在日本念书。他并没有把自己的病情详细告诉家人,一个是觉得并不是什么大事,况且……那时候身边还有手塚,所以不二决定还是不要让家人担心。之后和他们坦白了跟手塚的关系,以方便恋人工作为由回到了日本。虽说每年也会团聚,但由于不二的病情虽然不易根治短时间内却也很难看出症状,于是裕太只是知道哥哥身体不太好,这次接到观月的联络才知道前前后后出了这么大的事。

“那……他们都知道了?”虽说是出于好意,但对家人有所隐瞒还是让不二有些愧疚。

“爸妈还不知道,但是姐姐知道了,”裕太不高兴的说,对于这件事情非常不满,“她说等她回来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呃……”

“不过这等之后再说,总之哥哥就交给我了,这段时间谢谢你们的照顾。”他向大石和菊丸欠了欠身。

想起不久前手塚也曾经这样向自己鞠躬,大石心中一痛,这分明是从家人的立场的感谢。他摇摇头,“这是我们该做的,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帮助地方请一定不要客气。”拍了拍还想说些什么的菊丸,示意他应该把时间留给兄弟两人独处,既然不二心意已决,那么比起他们这些会勾起回忆的同伴,也许家人的陪伴才是良药。

“可是裕太你的工作……”见大石拉着一脸不太情愿的菊丸离开了,不二转过头对弟弟提出的方案表示抗议。

“不接受任何反驳!”果然身高优势也有助于气势的增长,看着瘦弱的兄长裕太在心中默默的下了决心,以前都是你护着我,现在换我来照顾你了。

看着那双亲切的暖棕色的眸子,不二明白弟弟不会那么容易妥协,当年崇拜自己崇拜的不得了小鬼如今也长成了个可靠的男人了。几日来积压的委屈和痛苦这时候都翻涌了上来,自己……软弱一下也是可以的吧,毕竟以前那个专属的撒娇对象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裕太还记得少年时哥哥总是喜欢恶作剧一般的来抱自己,让他烦的不行,可现在环住怀中瘦弱的身躯才反应过来,他们真的很久没有拥抱过了……

不二之前住的房子是在他和手塚两人名下的,拒绝了手塚彩菜将房子让给他的提议,那个地方对不二来说太多回忆了,而现在这些回忆都变为了一道道血淋淋的的伤口。收拾出来的全部两人亲密的合照、一起出去旅行时的照片和种种情侣成对的饰品和衣服统统被他扔进了不可燃垃圾箱,帮忙搬东西的裕太以为哥哥会哭,但他只是失去了魂魄一般盯着那空了一半的衣柜。寸头的青年悄悄到厨房里把那些东西都捡了回来,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裕太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么宝贵的回忆,不应该待在那种地方。

卧室内不二机械的将手塚的衣服摆好,让这里看不出还有另一个人住过的痕迹,听到裕太离开了房间,他终于忍不住将脸埋进那人的衣服,鼻翼间再一次充斥着熟悉苹果花芳香剂,不二中无声的哭了出来。

三天后不二和其他当年的青学正选们一起去医院看望了手塚,除了菊丸被押在纽约拍戏,其他几人都到齐了,走进病房前不二感到了恐惧,明明已经做足了心理建设,却还是害怕见到那个不再熟悉的他。越前向他身边迈了半步,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不二知道这是来自学弟的鼓励,越前算是听到手塚和不二分手消息后最冷静的人了,这位新的大满贯得主只是习惯性的压了压帽檐,“他们不会真正分开的,没有什么能将那两个人分开。”22岁的越前早就不是小不点了,他的身高最终停在和手塚差一公分的地方,不过加上帽子似乎也没什么差别了,对于和部长一样一直尊敬的不二前辈,越前还抱有着一些像是对兄长的感觉,这让他情不自禁的觉得自己应该为那两个人做点什么。

手塚正在浏览公司的最近一个项目的相关资料,他失忆的消息被很好的保密,以防竞争对手趁乱而入,所以比起其他的东西手塚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尽快熟悉公司的事物,好在认知方面没有受到影响,多浏览几遍重新记下倒也不太费事,就是心中总觉得空空的,却一点也想不起缺了什么。之前大石和自己打过招呼,说今天他最亲近的几位朋友会一起到访,手塚虽然表面上除了一本正经的感谢并没什么波动,但心中却充满了期待,他空缺的东西会在这里找到吗?

他们像一年级的入学新生给老师报道一样,一个个站在手塚面前报出自己的名字和简单的自我介绍,意料之内的桃城和海堂又吵了起来,手塚眼睛一瞪,记忆并不影响气场,两人立刻静音立正,乾贴心的给了他一个笔记本,说什么上面是可以公开的数据。最后手塚的目光移到了那个一直沉默着的栗发青年身上,不二脸上淡淡的笑容让他有些移不开眼睛,倒也不是想起了什么,只是觉得,这人真好看啊。

“不二周助,昨天跟你视频的红头发猫咪的同班同学兼同桌。”看手塚精神起色都很好,不二也算是松了口气,他想自己也应该知足了。

“你的脸色很不好。”手塚从床边站起身走到不二面前,这人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虽说这里的几位年轻人都是自己很多年的朋友,觉得熟悉是正常的,但似乎又有些不一样……

“哦……没事……没什么。”被突然靠近的手塚惊到,不二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却绊到了身后的放在地上的箱子,手塚比他身边的越前更快一步扶稳了不二。手掌的温度透过薄薄一层衣服传递到皮肤上,熟悉得让人想哭,不二站稳后迅速轻轻挣开了,见他眉头紧皱,手塚微微露出些惊讶的表情,心中莫名的有些失落,“抱歉,失礼了。”

“没事,谢谢你。”

其他人都沉默着看着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又怕手塚看出什么端倪,毕竟在他们来之前大石就已经嘱咐过要尊重不二和手塚家人的决定,不二周助和手塚国光曾经是、现在是、并且以后也只会是普通正常的朋友。


TBC

评论(1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