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勿忘我(下)

来自  @佛系码字的十里   十里太太的点文

破镜曲折圆,划重点:圆的不能太顺利


没有睡到下午还是很正确的()复习了个电影还提前打了卡23333

 这篇字数估计很准了,上下都是7000+,整篇1w5,强迫症很满意hhhh


上篇


HE


语无伦次预警


严重ooc预警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一切似乎都步入了正轨,但又仿佛全部乱了套。

失忆的后遗症逐步显现出来,虽然工作和生活上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手塚一旦闲下来就总觉得心里缺点什么,工作完成后到睡前无所事事的几个小时让他十分痛苦,自己仿佛不应该这么闲,生活应当更加忙碌才对。独居的家中好像曾经还有过另一位主人,可任手塚翻遍每一个角落都找不到一点痕迹。不同于小说电影中那样,失忆的主人公会在看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头痛欲裂,曾经的记忆艰难的被唤醒,手塚什么感觉都没有,他的记忆不是被封藏起来而是彻彻底底的消失了,也正是这种不痛不痒的感觉更让他焦躁不安。看着苦恼的儿子彩菜也没法说什么,只能暗暗祈祷他能尽快走出来,于是在一个闲暇的周末彩菜建议他去打打网球放松一下。手塚翻开通讯录盯着不二的名字看了半天,但最终还是按下了大石的号码,虽然已经不记得他们,这位有些爱操心过了头的医生还是给人一种很可靠的印象。

他恐惧的发现,自己不会打球了……球拍握在手中还是那种亲切的触感,击球时轻微的颤动也并不陌生,可是身体变得僵硬、姿势也变得生硬起来。大石紧紧皱着眉头,按理说身体的记忆应该是无法抹去的,对于完全失忆的手塚来说,其实最先再次掌握的就应该是网球。立刻给忍足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对方给了他一个联系方式,“去找这位心理医生,他虽然还很年轻但也许能够解决手塚的问题,这个……还有另一个问题。”带着关西腔特有的尾音,忍足意味深长的说。虽说这几年都没有好好打过网球让手塚对这项运动的‘心理依赖’轻了不少,但再怎么说这也是他最熟悉的东西,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他心里更乱了。

“你别太着急,先找这位医生看看吧。”大石安慰道,将那位入江医生的联系方式转发给了手塚,“就说你是忍足侑士的朋友,忍足那边应该已经和他联系了。”

第二天谢绝了大石的陪同,手塚独自来到那家名为‘心音’的心理咨询室,一个卷发娃娃脸的男子接待了他。

“你好手塚君,我是入江奏多。”他友好的伸出了手。

“幸会。”有些惊讶于入江的年轻……或者说看起来很年轻,他眼角的笑意莫名的让手塚感到有些亲切,不一样,但似乎曾经有谁也常常这样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请随便坐吧,”入江宽敞的治疗室里有着好几组颜色鲜艳的懒人沙发,放在厚厚的地毯上,使整个屋子的氛围都变得轻松起来,“这里没有别人,请将你心中所有的问题和症状都说出来吧。”

严肃的自己似乎和这里格格不入,手塚微微蹙眉,找了一个小熊模样的坐了下去,看他勉为其难的样子入江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啊,就是这种笑容,手塚放松了些身体,他想如果那个被他忘记的重要的人真的存在的话,那么一定和这位入江医生有几分相似。于是手塚将心中的空缺感和网球方面的问题都如实说了出来,入江从不向别的医生或者患者家属询问太多,他一直秉承着最先接收到的信息一定要来自患者本人的原则。

“嗯……”听完手塚简练的讲述,入江扶了下眼镜,“手塚君你知道吗,记忆只占感情的一半哦,另一半是会记在心里的。”看手塚没什么反应他便继续解释道,“比如你虽然忘记了家人和朋友,但重新认识他们是不是会比其他陌生人要快得多,亲情和友情归位也要快的多。”

手塚思考了一下确实是这样,他点点头问道,“那么您的意思是,我的这些心理和身体上的后遗症确实是因为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没错,我一直很看重‘直觉’,比如你总觉得你的房子曾经是和谁一起住的,那么这个人就应当是存在的;你只要头脑里不想别的工作上的事就会觉得空虚,那说明你们朝夕相处;你说自己应该更加忙碌,这表示你原来会在那个人身上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经历……这些都表示着,”入江认真的看着他,“那个人是你的爱人,手塚君,你爱他,即使你关于他的记忆都消失了,你的心也依然还爱着他。”

心中模模糊糊的答案得到了正式,手塚向他道谢后离开的有些急,既然是自己深爱着的人那不可能不在自己的生活中留下痕迹!

然而到了三天后复查的时候,手塚毫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些失望,“我问了我的家人和朋友,但他们都说……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入江沉默了一会,这个男人作为一位前世界球星他自然是认得的,但接触后却发现和自己熟悉的一个人有那么一点点像,这也让他不由得想要再多帮他一些,“手塚君,以下的内容只是我的个人猜测,没有什么数据或者医学文献做支撑,信不信就看你自己了。”

“请讲。”

“如果……你的那位爱人在你失忆前就已经和你分手了呢?”

!?手塚心底莫名的升出一丝痛苦,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不记得了还会痛,还是说这种痛苦早就和爱一起铭刻在心中了?

“你想,如果你们已经分手,现在你又失忆了,那么减轻你痛苦最好的办法不就是让那段爱情和你的记忆一起消失吗?”

“那……如果我一辈子也找不到他了,现在这些的症状会慢慢消失吗?”与上一次以为接近答案时的欣喜不同,现在的手塚被巨大的失落所吞没,“我是说……如果他已经不爱我了那么我也不应该再去打扰他了。”

“我想会的,就像失恋能被时间所治愈一样。但是真的这样就可以了吗?如果他不爱你了那么还会如此尽心的把自己在你生活中的所有痕迹擦得一干二净,只为你能尽快忘记他?”入江站起来,看向窗外泛着暖橙色的夕阳,“爱情是一件很神秘的不可捉摸的事情,所以这种时候就不要想太多遵从自己的本心就好。”

“我知道了,谢谢您。”医生的话确实有理有据,手塚想就这么不作为确实不符合自己的作风。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希望下一次见到你你能带着你的爱人一起。”最后入江微笑着对他说道。

离开时手塚和一个个子比自己还要高一些的男人打了个照面,对方一头黑色的短发,表情严肃,西装衬衫一个褶子都没有,看上去和自己一样和这个心理治疗室‘欢快’的气氛不搭调,但他隐约听到那人在走进治疗室时对入江说道,“我来接你了,回家吧。”

就在手塚烦恼的同时,不二的生活显得更加的平静,他一改以前不规律的作息,每天早睡早起,一日三餐也尽量保持营养丰富。这些在裕太眼中反而显得更不正常,他知道哥哥在努力让一切恢复正常,可自己依旧能清楚地感觉得他仍然处在巨大的痛苦中。即使强迫自己吃够每一餐、强迫自己保持健康的作息,但光身体上的恢复并不管用。到大石那里复查时,主治医师拿着单子却依旧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各项指标都正常了,但你现在还是很虚弱。”已经休养了两个多月,但不二的脸色依旧苍白,人也没什么精神,和裕太交换了一下无奈的眼神大石开口道,“既然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你可以去试试工作了,多接触些人总比天天闷在家里好。”看到裕太有些不赞成的样子大石赶紧补充道,“当然还是不可以劳累的。”

“嗯。”不二笑着点了点头,自己似乎是应该多出去走走了。

“不二,”临走时大石犹豫了一下还是叫住了他,“手塚的情况……你听说了吗?”

“他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罢了,”没有回头,不二的手还放在门把上,“我想我也还需要一些时间……”

找工作的事情不二还没来得及自己操心,跡部财团董事长的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也不知道忍足是从哪里那么快就得来的消息,不二甚至怀疑他们在大石的办公室里装了窃听器……

“哼,本大爷自然有本大爷的办法,”电话那头跡部还是那副高傲的口气,“不二你要找工作的话不如来我这里,工作量和薪水不成正比保证让你满意。”

“喂喂喂,你这样说我仿佛是去蹭吃蹭喝不干事的一样。”

“本大爷从不做亏本的生意,虽然这些年你养病没有工作,但我可知道手塚……财团那几个大项目的决策都有你的功劳。”

“好吧大少爷,那我什么时候去面试?”每次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心里都会痛一下,不二咬了咬嘴唇,手塚,如果你没有忘记我,我可能早就反悔了吧。

“明天下午14:00,带上印章直接来本大爷办公室,直接签合同。”说完又寒暄了几句就挂了电话,随后看向旁边的忍足,“那家伙真的没问题吗?别到时候又累病了,到时候手塚找过来本大爷可不管。”

“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不过你倒是真的相信他们会复合吗?”

“那当然,”跡部给自己和忍足一人倒了一点红酒,“就算不二那家伙一直逃避手塚也一定会把他‘抓’回去的,就算失忆了手塚国光也还是手塚国光啊。”

第二天的面试实质上只是不二周助和跡部景吾毫无水平的斗嘴,最后不得不认输的跡部咬牙切齿的想,看在你最近心情不好的份上本大爷不和你计较,忘记了在这方面自己就从来没赢过。果然大石说要多和些人接触是正确的,看好友吃瘪的样子不二心情好了不少,他撑在跡部的办公桌上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他说,“跡部,要不咱们谈恋爱试试看?”

对方重重的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借着自己的身高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不二,“爱情,是需要把心交付给对方的,但是你这里,”他轻轻戳了戳不二的胸口,“装的是手塚国光的心。”说罢跡部转身向门口走去。

“你撒谎……”不二垂着头轻声说,“他已经不记得我是谁了。”

“手塚国光是失忆了又不是格式化了,别把记忆和感情搞混了。”扔下这句话跡部大步流星的离开了,留不二一个人在他偌大的办公室里陷入了沉思。

 

手塚依旧想不起也找不出能够填补他心中空白的那个人是谁,但他也有了新的发现,相册中明显有很多照片都被人拿走了,如果分开是那个人的意志的话,手塚想他需要亲自问清楚才行。

纠结过后手塚还是决定把不二约出来,虽然上一次见面时不二似乎对他有些抗拒,当时接触的时间太短在场的人又太多,后来想想这个人和其他人的感觉都不一样,手塚想起入江要他遵从本心,那么他现在的本心就是想要再见见这个不二周助。

收到手塚打球的邀约不二非常惊讶,虽然已经决定要尽量减少和他的接触,但又想起之前大石说手塚打球出现了障碍,于是不二还是答应了,但也叫上了忍足,三个人的话……应该还好的。可谁知当天忍足侑士放了他们鸽子,据本人说是如果他今天不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八点之间老老实实呆在跡部财团记账的话跡部就要和他绝交……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跡部硬要给他们创造二人世界,不二露出一个苦笑有些抱歉的对手塚说,“看来今天就只有我们了呢。”

“没关系。”这样更好。自从去看过入江医生后,手塚自己也会有意的尽量不去想以前的事情,而是更加注重相处时对方给自己的感觉。现在面前这个栗发的青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亲切的气息,和这个人待在一起让手塚非常的舒服,他不由得微微扬起了嘴角,这才意识到自己真的很久都没有笑过了。

将球抛向空中的刹那,手塚感受到了解放的自由感,那个熟悉的自己似乎回来了,挥拍、削球,这动作突然变得自然了起来。沉浸在喜悦中的手塚没有注意到三局结束后向自己祝贺的不二的呼吸有些急促,第四局最后一个球将不二的拍子从手中打飞了出去,他捂着嘴咳了起来,见情况不对手塚赶忙越过球网跑到他身边,“怎么了?没事吧!?”

“咳咳……没事……”不二轻轻甩了甩有些酸痛的手腕,“我就是太久没有运动过了。”

拍着他有些嶙峋的后背,手塚突然觉得好心疼,而这种痛感仿佛也有些熟悉,当然,心疼之余还有愤怒,“不舒服为什么不早说!?一点都不在意自己!”

不二轻喘着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望着他,手塚见他这么惊讶有些不解,“怎……怎么了?”

“不……”他低低笑了两声,“只是咱们刚认识没多久时,我又一次冲你发脾气也说了类似的话。”

把外套披在不二肩上,手塚拧开自己的矿泉水递给他,这些动作都是那么的自然,自然到好像他一直都是这样做的。不二一直低着头,在心里告诉自己别傻了,他不可能想起来的,没有发现手塚看着自己的眼神有多么的温柔。

下午不二被弟弟接走后,手塚一个人站在球场边有点舍不得,但他这一天却是过得非常快乐的,之后两人就没有在打球了,他去便利店买了些吃的,和不二坐在场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自从听了入江关于记忆和感情的理论后,手塚发现了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就好像他这个做主人的现在忘记了很多事情,但是心还记得,于是就只好向‘心’来询问了,比如今天他的‘心’就告诉了自己,和不二周助一起会很幸福,还想要见他,想要更多的了解他。

没等手塚再约不二他们就又见面了,那天经过医院时他看到那个有些熟悉的身影走了进去,想起那天不二不适的样子,手塚不由得忧心起来,干脆站在门口等他。半个多小时后不二出来了,见到手塚他的惊讶程度远比对方预想的要高。

“手塚!?”

“刚好看到你走进去,有点担心就在这里等着了。怎么了,至于这么经验吗?”见不二的表情越发的夸张起来,手塚更加不解了,“不会是你原来又做过相似的事情吧?”

“啊……没什么……”不二心中很乱,两次了,都会是巧合吗?可是手塚明明一点恢复记忆的迹象都没有啊……“啊你刚才说什么?”就在他纠结时手塚似乎跟他说了些什么。

“我说你今晚要不要来我家吃饭,然后你说‘好’。”

“呃……”

最后不二还是跟着手塚来到了那栋并不陌生的房子前,迈进那个熟悉的但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的家时,不二有些颤抖,里面的摆设一点都没变,和自己当初离开时一模一样。手塚转过身看到他糟糕的脸色吓了一跳,“怎么了?又不舒服了吗?”

“没事,我没事。”不二赶紧摇了摇头,弯下腰去换鞋,但手塚显然并不相信,拉着他坐到沙发上,“是不是累了,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做饭。”

靠在沙发上看着男人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不二痛苦的闭上眼睛,他知道,自己后悔了。手塚做的料理还是以前那个味道,不二只觉得鼻子酸酸的,赶忙把头低下怕手塚看出些什么。而坐在他对面的人此时心中也不平静,从不二走进这房子起,他就产生了一种‘就应当这样才对’的错觉,比起前几个月一个人孤零零的默默地吃饭默默地收拾碗筷,手塚觉得今天这样才真的算是吃晚饭,太熟悉了,心中的那块空白满了。

想到入江曾说过的猜测,再结合不二不自然的表现,当然最重要的是自己本心的愿望,手塚几乎已经确定这个人就是那个自己深爱着,但却从自己身边‘逃掉’的恋人,并且他觉得不二也还依旧爱着自己,不然他为什么答应自己的邀请,他为什么刚刚在吃饭的时候露出那种……悲伤的想哭的表情……于是为了确定这件事手塚心生一计,他到厨房去洗碗时,非常自然的让不二去壁柜里找一块干净的抹布,这间房子壁柜的位置和其他的有些不同,但果然不二问都没问直接就找对了地方。从第三层抽屉中的收纳盒中拿出新抹布时不二才意识到不对,可等他转过身手塚已经表情复杂的站在门口了。

“不二,我们……曾经是恋人关系吗?”

手中的抹布掉到了地上,不二不知所措的望着他,嘴唇颤抖着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已经答应了手塚的父母,自己也下定决心不再和这个男人有太多的牵连了,可真的到了他面前不二才发现自己那点决心弱得可笑。手塚走到他的面前,他们离得很近很近,不二身后就是木质柜门,他无路可逃,男人捏住他的下巴,轻声的问,“告诉我不二,为什么?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们……我们已经分手了。”在熟悉的压迫感面前不二几乎失去了全部底气。

手塚把不二抱起来扔到了书房柔软的单人床上,撑在他的上方,“那你为什么还接受我的邀约,为什么还那么的悲伤?”

“你放开我!”被男人禁锢住,手塚国光的鼻子离自己的就不到五公分,不二想要推开他却被抓住了手腕。

“看着我不二周助!”手塚的声音也高了几度,他严厉的将不二的脸转正,“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讨厌我,你已经不爱我了!我保证立刻放开你,并且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的生活!”

不二微张着嘴,睁大了眼睛看着手塚,嗓子却发不出声音,泪水涌了出来,他合上眼睛摇着头,“做不到……我做不到……”

然后手塚吻住了他,对两人来说对方的气息都太过熟悉了,不需要思考身体就知道该如何行动了,他们像在沙漠中苦行多日终于找到水源的人一般疯狂的渴求着对方的身体。这一次的做ai太过疯狂,不二甚至不记得自己是何时失去的意识,再次醒来时手塚紧紧把他抱在怀里睡得正香,他们已经回到了卧室的大床上,若不是腰部无法忽略的酸痛不二都要以为这几个月的一切都是一场梦了。上次看到的手塚的睡颜无比的疲倦,而现在男人即使在睡梦中嘴角也挂着一个很浅的满足的笑容,仿佛怀中抱着自己最宝贝的大型抱枕。不二禁不住也扬起了嘴角,靠进他温暖的怀抱也再一次将自己的意识交给了梦境。

等他真正睡醒已经中午了,一睁眼就看到手塚表情温柔的趴在床边看着他,不二禁不住红了脸,把被子拉起来,“你……都多大的人了还看不够!”

“我失忆了。”他理直气壮地说,手塚坐回床上把不二裹着被子搂紧怀里,给了他一个午安吻。

“喂……”栗发青年小小的挣扎了一下,“我们……我们还没有复合呢……”

可是做都做了,当然对不二可不能说得这么简单粗暴,“那怎样你才肯跟我复合?”

虽然此时手塚就是一副‘你抗议也无效’的样子,不二还是认真的又重复了一遍他曾经说过的理由,“爱情应该是平等的,但你总是付出太多了……这不公平。”

手塚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问,“和我在一起幸福吗?”

不二点了点头,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和你在一起我也很幸福,这样就够了不是吗?”既然爱情高深莫测,让人捉摸不透,那我们就把它想得更简单一点不好吗,“而且我刚才给跡部打了电话,他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你的病不是也康复了吗?”

“但是……”

“如果你觉得心里过意不去那这样好了,”手塚一边给不二揉着后腰一边笑着说,“以后就请你晚上多付出一些吧。”

“闭嘴!”奋力的从被子卷儿中伸出一只手,不二一点没留情直接按在了手塚的嘴巴上。

 

后记

两人复合的消息一传出,朋友圈子内又是一阵鸡飞狗跳,这次最心累的大石强烈要求他们赶快去把结婚证办了。而手塚家人这边,在看到他在失去不二后的痛苦后也不再反对,手塚彩菜越发频繁的往他们自己家跑,说不二需要养身子要多补补,至于不二因为伙食过于丰富在一个月内胖了十斤开始和手塚吵着要减肥就是后话了。

唯一的遗憾就是如忍足当时所说,手塚的记忆无法再恢复了,为此他十分沮丧,“我们那么多年宝贵的回忆我都想不起来了……”不二温柔的亲了亲他的脸颊,“我记得就够了,况且,我们之后还可以创造许许多多的回忆呢。”

“对了,之前我翻了相册,那些照片你都拿走了吗?”

“啊!!!”不二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我……我丢掉了……”

手塚抱住失落的恋人,“没关系,照片以后也会有很多很多的。”

“可是要是有以前的照片那还可以看看我们曾经的样子……”他后悔极了,委屈的把脸埋进手塚的怀里。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快递送来一个包装严实的大箱子,上面的寄件人是不二裕太,打开箱子不二惊喜的发现竟然是当初自己扔掉那些宝贝,原来裕太捡回来了吗,最上面还有一张字条,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你的衣服和其他东西我之后会寄过去,不用特意来拿了,我年底要去美国进修一年,记得给我寄婚礼请柬。   弟,不二裕太”

“那看来我们要尽快着手准备婚礼的事情了。”手塚笑着从后面搂住了他。

 

END


跡部:请问员工自动休了婚前蜜月我还该不该给他继续发工资?????


评论(23)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