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喵喵喵

先祝贺only成功举办!云逛展的一天QwQ

然后非常抱歉的是,我的无料《12cm》没有打样,就……封面本来应该是侧着的那种,结果印厂给我搞成一半封面一半封底了……而且居然是黑白的ozr

本子应该还剩十一二本,等下个月开个简易通贩()12月的cp还想搞个小料,大概文+短漫这样,到时候会一起做调印w


去专卖店搬亚克力狂抽吧唧hp - 1029()所以今天的打卡也是迷你短打w 之前记的梗,灵感来源wb

虎妖T×猎豹妖F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手塚迫不得已降落在了这个陌生的森林,他是一只强大的虎妖,但在强大的妖怪也会遇到麻烦——比如成群结队的猎狗小妖……他们虽然单独战斗力并不出众,但却十分擅长配合并且有备而来,这让即使从不会大意的手塚也难以招架。一边打一边移动,解决了大部分敌人但手塚也受了伤,而眼前又是个陌生的环境,这情况对自己真是太不利了。

他可以闻到敌人的味道,但茂密的树丛让他们可以完美的隐藏,猎狗从背后袭来的瞬间一个黑影上在自己前面将其扑倒,一道蓝光闪过那妖怪就被撕成了碎片。不二灵巧的越到树杈上,颇有兴趣的打量着下面这个受了伤的大妖怪,“你是谁?我从没在这里见过你。”

虽然他目前还没有表现出敌意,手塚依旧不敢大意,从妖气上判断对方是同等级的大妖,并且速度极快,在现在的情况下打起来自己必输无疑。

“如你所见,我刚才在和那些猎狗妖怪战斗。”

“我不喜欢猎狗,他们总是不停地破坏。”不二跳下来一步步走近他,“你受伤了,不要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他甩了甩弄脏的爪子,似乎觉得手塚警觉的样子十分有趣。

“我马上离开。”手塚的直觉告诉他,这家伙绝对不简单。

“我刚才救了你,你却连名字都不肯告诉我?”

“我并没有向你寻求帮助,”但又想到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手塚赶快补充道,“另外,我叫手塚国光。”

“不二周助,请多指教。”猎豹妖怪愉快的晃了晃他的尾巴,收起爪子向他伸出手。

迟疑了一下,手塚还是握住了,不二比他娇小一些,一双漂亮的蓝眼睛毫不掩饰的打量着自己。

“幸会,那我先走了。”

“你就打算这么回去?你的血的味道,可是相当浓烈哦,”不二指了指他左肩上一片殷红,“在我这里至少是安全的,怎么样做个交易吧?”

“你想要什么?”虽然并不是很情愿,但手塚不得不承认如不二所说,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回去难免还会遇到其他想要取他性命的妖怪,毕竟大妖怪的血肉对与那些中下级的小妖来说是再好不过的食物了。

“我很无聊,你在这里陪我一个月,我给你疗伤,保证你安全,怎么样?”

条件听上去还挺正常的……手塚思考了几秒钟,点了点头同意了。

这便是手塚国光和不二周助看上去正常又其实并不正常的第一次相遇……相识之后手塚发现不二虽然偶尔会喜欢和自己恶作剧,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很乖巧的,当然要是让他知道手塚用‘乖巧’这个词来形容自己,恐怕又会往好友的鳗鱼茶里倒蔬菜汁了。顺便一提,这蔬菜汁并不是人类口中那种正常的健康饮品,而是由一位叫做乾的法师用独家配方做出来的,味道极其诡异,但不二却十分喜爱,并且逢人逢妖就要给他们推荐,手塚在主动尝过第一次和被迫喝下第二次第三次后简直是对那个东西产生了阴影。

不过也不仅是手塚被不二‘欺压’他也发现了对方的一个‘弱点’——叫声。他们有时也会遇到带有敌意的妖怪上门挑战,偶尔相互之间也会切磋,但手塚发现不二从来不叫,他们这些原形是大型肉食动物的妖怪本能的会在战斗时发出吼叫声来威慑敌方,但不二打起架来从来都是安安静静的。最初还以为他是为了偷袭不发出声响,可就算是正面对决不二依旧如此,这让手塚越来越好奇,于是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他们化做原型半实战半打闹时,手塚故意把自己大大的爪子不轻不重的踩到了猎豹柔软的肚子上,然后就只听得一声……

“喵!”虽然声音轻而短促,但毫无疑问那是一个‘喵’。

老虎:吼?????

不二变回平时的半人类形态,‘嗖’的一下跳到了后面的大树上,睁开一贯习惯性眯起的眼睛,一脸懊恼的看着手塚,而虎妖优秀的视力告诉他,不二脸红了。

“咳……对不起,我不知道你……”那么一只威风凛凛的大妖怪一声‘喵’立刻就变得和大号猫咪一样可爱,向来严肃的手塚也只能用一声咳嗽来掩饰住自己的笑声。

“你笑了!你刚才是不是笑了!!”恼羞成怒的不二恨不得跳下去给那个平时表情都不换一个的好友来一爪子,他也不想只能喵喵喵啊!可就是这个物种有什么办法!

自从知道了不二的叫声和猫咪一样,手塚再看他也总觉得多了几分可爱少了一些凌厉,有时候会不自觉的在切磋中攻击一下他的软弱部位,虽然之后会得到奖励——乾特制综合汁,但那乾汁似乎喝多了也没那么难喝了?大概是自己妖怪的身体已经能够吸收这种毒素了。不二之后也有了防备,但怎奈老虎体格比他猎豹要大得多,打闹的时候又不能用自己擅长的借助复杂的环境偷袭速攻,总是被手塚占了优势去。

他们第一次做要归功于那个神秘的卖酒人,元旦那天手塚被不二拉着收起尾巴和耳朵混到了人类的镇子里,他之前从没想过要去过这个人类的节日,因为一年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短了。但不二却说,人类那种对于生命的那种感激珍惜之情让他很震撼,也帮助他在自己非常漫长的一生中寻找到更多意义与乐趣。后来手塚也就由着他去了,到零点的时候看着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听着人们的欢呼声,才真正明白了不二所说的那些。正巧这时来了一个带着奇怪圆形黑墨镜的人问他们要不要喝酒,正赶上心情澎湃之时,手塚也没去想为什么这人大晚上也要戴墨镜,直接就要了一坛,拎回了不二那座隐蔽在结界中的看上去十分典雅的宅子。不知那酒里有什么神奇的成分,两个连毒都奈何不了的大妖怪竟双双醉倒。具体的手塚记不太清楚了,他只觉得那是从未体验过的美妙,他们的尾巴纠缠在一起,不二娇软的呻yin声夹着几声糯糯的咪声,更是让他欲罢不能。

也许是妖怪本身对于这类事情上手得更快,第二天早上不二软绵绵的趴在手塚怀里说,“你得补偿我!”但虎妖并没能正确领会到他的意思,亲了亲他的头发,“我会对你负责的。”

手塚很快掌握了技巧,在一次‘切磋’最后转换为‘深入交流’后,不二很长一段时间都拒绝和他对打。作为有着几千年寿命的妖怪,他们并不像人类那样一定要把爱情这件事说个明明白白,手塚想他只要明白自己以后每一年跨年的时候都希望有不二陪伴在身旁就够了,而对于不二来说,这只老虎不仅长得帅、妖力强、还很会宠很会哄,除了某些时候硬要他叫出来之外还是很完美的,就这样,永远永远一直下生活下去不是也很好吗。

 

END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