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猫骑士

之前记得梗,来源wb


野猫T×家猫F


ooc预警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不二周助是一只猫,但他可不是普通的家猫,因为他的主人由美子是一位名气很响的女巫,那么作为女巫的猫,不二自然也是与众不同的,比如,他从生下来开始就没有去过家以外的世界。由美子的小别墅离最热闹的城镇有一些距离,不知道是为了安全还是什么,院子的墙头上被主人用法术安上了几圈钉子。虽然草丛中的一处墙角有一个很小的暗门,但结构所致那门只能从里面向外打开,这就意味着就算不二想要跑出去玩他也没法再回来,只能可怜兮兮的在门口等着早出晚归的主人,要赶上刮风下雨就更惨了,更别提要是由美子一生气没收了自己的辣味罐头……不二舔了舔自己洁白的毛,舒舒服服的在柔软的垫子上趴下,他还是宅在家里吧。

不过没过多久他就得到了外出的机会,听说是从国外来了几个由美子熟识的男女巫师要举办茶会,想到不二这么大还没有出过院子,女巫就决定带上他一起,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是由美子想要炫耀一下自己聪明漂亮的猫咪。

外面的世界真是无聊啊……不二坐在举办茶会那个豪华的院子里,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这时,主人家的贵宾犬仰着头优雅的走了过来,看了眼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波斯猫似乎非常不满,“喂,你对本大爷家的茶会有什么不满吗啊嗯?”

不二半眯着眼睛瞥了他一眼,“很无聊啊……”他也是从小娇生惯养的,那些精美的食物自然也提不起他的兴趣,最主要的是,都是甜的啊!

“哼……也是……每天都起这个样子。”跡部把头转向蔷薇丛那个方向,“那块有个洞,你可以出去玩。”他每次偷跑出去和皇宫的那天狼狗约会就是从那里出去的。

听他这么说不二来了兴趣,来的时候一路都在马车里,外面热闹的声音倒是让他好奇的很,但是……“你让我从狗洞出去???”

……“谁说那是狗洞了?再说了你对狗洞有什么不满吗?!你爱去不去!”

看着那贵宾犬气鼓鼓的离开了,不二满意的舔了舔自己的爪子,迈着悠闲的步伐向蔷薇丛走去。

果然不一样!不二激动的看着繁忙的街道和两旁各色各样的店铺,一边走一边看,不知不觉中却发现自己迷路了。似乎已经走出很远了,不二有些苦恼的摆了摆尾巴,希望由美子不会那么快发现自己不见了,循着味道也许还能找回去。

然而事情却不像他想得那样顺利,两只灰色的野猫突然从一条黑暗的巷子里冲了出来,将不二围住,“喂,以前没在这片见过你啊?”其中一只呲着牙凶巴巴的问道,另一只马上就阴阳怪气的接上,“那必须的,看看他那亮晶晶的铭牌,人家可是高贵的家猫。”

不二觉得不太妙,虽说打架也算是动物的本能,但很明显一对二并不占优势,更何况……这周围恐怕还有很多野猫。

“荒井!池田!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一只比他们要大上一圈的茶色公猫走了出来,表情很是严厉,“说没说过不许找麻烦!你们两个给我去绕街区跑十圈!”

两只灰猫灰溜溜的跑走了,不二瞪着他亮晶晶的蓝眼睛看着眼前的‘猫骑士’,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纯种猫,但是这个毛色!这个褐色的眼睛!这个尾巴!还有这个气势!好帅啊……

“非常抱歉,他们没有伤到你吧?”大猫微微欠了欠身,显得很是绅士。

“没关系,谢谢你。”不二乖巧的望着他,“我叫不二周助,住在东边的林子那边,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手塚国光,我是野猫,就住在这里。”看着只家猫不仅一点都不怕自己,反而还非常的友好,手塚不禁也放缓了语气。

“那你一定对这片很熟悉了!我迷路了能告诉我A别墅怎么走吗?”

完全不同于大多数家猫的高傲和不屑,这只小白猫不仅主动示好,样子也十分的可爱,手塚顿时心生好感,点了点头,“跟我来。”

虽然只是初遇,但不二发现手塚十分细心体贴,会特意放慢脚步以免不熟悉路的自己跟不上,在人行道上也会很自然的把自己护在道具里侧,真的是像由美子讲的故事中的骑士一样,不二想。

没用多少功夫他们就到达了别墅对面的街道,“好了到了,你回去吧。”手塚虽然有点点舍不得这只漂亮的白猫,但除此之外他也没法说什么其他的了。

“你稍等一下!”不二看到旁边的花店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撇下不明所以的手塚他小跑着到了花店门口。

“喵~~~”

正在整理花束的绘里突然听到一声娇软的猫叫,低下头看到一只可爱极了的波斯猫在蹭着自己的脚踝,是心动的感觉了,绘里想这小猫要什么她都会给的。

“小猫你想要什么?”女孩温柔的摸着他的小脑袋,这招果然屡试不爽,不二撒娇的拱了拱她的手心,看着旁边那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玫瑰。

绘里心领神会,马上抽出一支还未完全开放的红玫瑰,小心的把刺剪掉,放在了不二面前,“这样可以吗?”

“喵~~~”不二高兴的叫了一声,叼起玫瑰向手塚跑去,在后面看着的绘里禁不住感叹,啊太美好了!现在猫都这么会撩吗!

“这个是送给你,谢谢送我回来。”白猫犹豫了一下,踮起脚把花放在了手塚头上,“哈哈哈你这样好可爱。”

“呃……!”手塚想他现在一定是像人类那样脸红了,虽然毛那么厚看不出来吧……但他确实是产生了那种被称作‘害羞’的感觉。

不二轻轻蹭了蹭他,“我们以后还有机会见面的,我可是女巫的猫,直觉很准的!”最后冲手塚眨了眨眼睛,不二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跑向了那个连接着别墅院子的暗门。

还好自己偷跑出去玩没有被大家发现,回去的路上由美子抱着昏昏欲睡的不二微笑着说,“周助你今天看上去很开心呀。”

“喵……”这一天的运动量怕是比平时一周都大了,不二困极了,小声的应了一声就窝在主人怀里沉沉睡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就在不二想手塚每天会接触那么多各种各样的猫肯定早就把自己忘了的时候,那只茶色的大猫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看到手塚在布满钉子的围墙上步履维艰时不二惊的跳了起来,“手塚!?你在做什么!!!”

可手塚嘴里还衔着花,没有办法回答他,只是小心翼翼的不要踩到钉子,这钉子被施了魔法但是有灵性一般,本来是没有地方落脚的,但它们却一点点的闪开,让手塚能够顺利前进,仿佛是在鼓励着他前进一样。

终于到了可以进院子的地方,手塚纵身一跃轻巧的跳进了院子,不二也已经把落地窗打开。

“怎么做这么危险的事!”波斯猫着急的凑到手塚面前,捧起他的爪子检查有没有受伤。

情不自禁的,手塚用自己的贴上了不二软软的肉垫,白猫的爪子比他的稍小一点, 肉垫爪感很好,嫩嫩的,一看就很少踩在这屋里厚厚的地毯以外的地方。

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动作所惊到,不二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不着痕迹的把爪子收回来,“还好没有扎到,下次不许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我想把这个给你。”手塚将咬在嘴里的一束小野花放在地毯上,野生的雏菊花瓣洁白小巧,花茎也被洗得干干净净。不二喜欢的不得了,偎到手塚身边温柔的蹭了蹭,“之前就很想说了,手塚你真的很像个骑士。”

手塚回过来也蹭了不二两下,家猫的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那么你是被关在魔女城堡里的公主吗?”

“我是男孩子!”白猫收起尖尖的爪子用肉垫推了推手塚的脸。

“我知道。”声音中带了几分笑意。

打那以后手塚每周都会来找不二,每次也都会给他带一些野花野果之类的小礼物,都被不二小心的藏在花园里。不二不止一次提出自己也可以出去找他,但手塚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就算你能从暗门出去,近来也还是要有围墙的,我怕那这钉子伤到你。”

“可是你每次不是也……”

“我不一样,你很少出去跑,我会很担心的。”手塚把爪子按在不二的头顶,“乖。”

手塚每次也不会呆太久,也不会说很多话,很多时候都是不二在说,偶尔他们也会只是依偎在一起在花园里晒太阳。

“你真的不会嫌弃我这样的野猫吗?”终于有一次手塚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才是,有不少母猫喜欢你吧,还次次往我这里跑。”不二立刻反问道。

手塚轻轻舔了舔他,“因为我只喜欢你一个。”

由美子发现自己家猫咪‘偷情’是在一个雨天的下午,她临时取消了外出的计划,平常的周三女巫是要去巫师协会报道的。从中午开始自己的宝贝猫咪看上去就有些焦虑,也许和自己是女巫有关,由美子总是能正确猜到不二的心情。没过多久她就看到了让周助焦急的原因——一只被淋的透湿的茶色野猫跳上她的院子的围墙上,熟练的避开钉子跳进了院子,然后自家白猫立刻打开了落地窗,那野猫却不肯进来,“会把地毯弄湿的。”

“你这个笨蛋!感冒了怎么办?”不二心疼的用爪子去摸他的脸,手塚却往后退了一步。

“我们野猫没那么容易生病的,现在可是夏天,好了你快进去吧,别淋湿了。”

见那野猫在地上放下几支花,由美子觉得自己的少女心被击中了,啊!这是周助的男朋友吗!!后面的发展超出了手塚的想象——他被不二的主人,那女巫抱进了屋子,讲道理手塚很想挣脱出去,但又不想在不二面前破坏自己冷静的形象,还好由美子很快就把他放下,掏出魔杖一挥,猫和地毯瞬间就都干了。

太好了,不用被强迫洗澡,手塚真诚的想。

本来由美子是想把手塚也留下的,但想到野猫毕竟习惯了自由的生活,就只是扯了围墙上的钉子,并在不二的小窝旁给手塚也搭了一个。一开始手塚依旧是每周来一次,但渐渐的变成两次,三次……

“你那边不回去没关系吗?”想到上次那几只不老实野猫,不二禁不住问道。

“无妨,是时候锻炼一下下一任‘首领’了。”手塚蹭着不二柔软的毛认真的回答道,“而且毕竟你的家在这里。”

“是我们的家。”


END


彩蛋

1

跡部:我说你要花本大爷的花园里不有的是?

不二:你那个有刺,摘起来太费劲了。嫌弃.jpg


2

由美子:太好了周助你喜欢男孩子,不然还得带你去做jue育。

不二:喵喵喵??????手塚谢谢你救了我!!!!!

手塚:……不客气。

不二:等等……你……没做jue育吧……?

手塚:我现在就让你体会一下我有没有做jue育! 拖走.gif

不二:喵!喵!喵……


由美子:看来春天到了呀^_^


评论(40)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