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Illusion

昨天的换名字游戏真好玩,皮一下很开心

另外!十里太太小可你们的py交易单方面取消失败!论坛体还等着十里太太的文补链接呢!女装镜面车也等着小可的文写好了勾边上色呢,推眼镜.gif

半原著向,仁王视角;

晚上刷动画正好刷到不二和仁王那集,又有塚不二又有小墙头,作画又那么美,网舞的歌也好听!是目前最喜欢的一场比赛了!

仁王是非常喜欢的一个角色了,他和不二的那首合唱也非常喜欢,听着会很亢奋很热血(不)感觉着两个人就是那种没不会成为朋友,但对手的话也没有什么敌意执念之类的,但又很带感!(这是什么)

然后同情一下在比赛中被秀了一脸的仁王同学……

这集不二的表情真的超级丰富,并且第n次在比赛中走神想和手塚的事情hhh,就突然产生了‘对面的仁王会不会感受到他对手塚那么深的感情’,所以是临时产物,然后写完居然莫名其面的最后几段没保存……非常讨厌因为这种原因重做,所以再补的时候就删掉了一些啰嗦的话23333

关于仁王cos手塚之前其实还是有点纠结的,不二那场倒没什么毕竟是tf的糖,但和跡部的双打就……有点别扭,直到有次一个亲友跡部妈跟我说,那场跡部明明看得就只是仁王,才想起来比赛结束后大爷是那么说过。刚才去动画里核对台词,就是最后大爷在心里说“赢来这个徽章,是仁王雅治。”(他居然后一句想的是‘不愧是我看中的人’????hhhhh)

不好意思啰嗦了一堆废话()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签完下周活动的最后一张特典相卡,仁王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肩膀,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熟练地摆了个pose,让工作人员给自己和整整齐齐铺了一桌子的相卡来了一张合影。后者和他打了招呼后就离开了,准备将刚才的照片上传到事务所的官方推特上,为下周的活动做宣传。这时门被推开,仁王的经纪人柳生拿着一个信封走了进来,他看上去心情很好,甚至没去埋怨仁王在相卡的签名后加了各种搞怪的小符号。

“手塚和不二要结婚了!”他有些激动地说。

看着婚礼请柬上两人的签名,仁王莫名的觉得他的老板手塚国光的签字看上去比平时在合同上签的柔和了不少,和柳生默契的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个两个人会走到一起,就好像砂糖会溶在热咖啡里一样,理所应当。

这么多年以来,仁王心中一直有一个小秘密,无关紧要,但偶尔想起来却总让他有几分得意——当年他是第一个知道不二喜欢手塚的人,是的,比不二周助本人还要更早知道。

十几年前,仁王雅治根本想不到自己以后会成为一个演艺界的明星,准确的说那个时候的他根本没多考虑过太远的事情,他只想好好打打网球,只想跟着这支封了王的队伍站在顶点上看一看。他们一路打到决赛并不算顺利,再一次对上青学时幸村把他排在了第二单打。根据柳的数据推算,如果对手想要先下手为强,那么打头阵的一定是部长手塚国光,这样一来最后的第一单打就会是越前龙马,毕竟冰帝战时这位一年生就已经被派上场挑战对方主将,这样一来单打二号就一定是不二了。

“不二周助,这个人可谓是青学的定心丸,他排在中间对整体的稳定性有着很大的作用。”柳看了看自己关于不二周助少的可怜的数据,旁边的切原一脸不高兴,很显然上次输掉的比赛还历历在目,“而且不二的打球风格甚至他的水平都极其不稳定,即使在比赛中暂时取得优势他也很可能会临场开发出新的招数策略。”

“没错,”幸村接着柳的话说道,“四天宝寺的比赛录像你们都看了,虽然和白石那一场最后不二输了,但他不仅在一分未得的赛末点把比分扳回,还同时升级了三种反击并掌握了新的招数。这种选手非常危险,所以仁王,第二单打就交给你了。”

“你们把不二说的这么可怕,可让我一点信心都没有了啊,puri。”他悠闲地靠在桌子上,一点紧张的样子都看不出来。

“仁王!”

幸村拍了拍真田的肩膀递了个眼神过去,这么久你也该习惯他这个样子了,后者只得无奈的瞪了自己那总是一副散漫样子的队友。

“总之,仁王你好好想一下对策吧。”最后幸村对他说道。

仁王当然知道不二周助不好对付,但通过和白石的比赛他也看出对方是个容易受心理因素影响的选手,如果能从心理上施加一些压力让他无法完美的将自己的实力发挥出来,胜算必定会大不少。可问题就在于,如何做到这一点,就如柳所说的那样,不二周助甚至对于整个队伍来说都有安定的作用,虽然他不像队长的手塚国光那样气场强大且具有压迫感,但两人在队员心中的作用却十分相似。白石那场比赛不二一开始确实是轻敌了,再加上对手不仅做了到位的调查,实力强大打法上也与他相克,让不二中间很难找到机会把状态调整好,可就算是这样白石的胜利也来之不易,并且仁王相信不二绝对不会也给自己这样的机会。那么还有什么,能够让向来沉稳的不二周助动摇呢?

比赛时illusion的效果出乎仁王的预料,选择手塚国光作为模仿对象是因为他相信NO.1和NO.2的实力差是必然存在的,但他没想到对不二周助的影响会如此之大。Illusion发动时自己还没有抬起头,对面的不二就已经认出了是谁,那双蓝色的眸子不再平静,里面充满着惊讶、一点点的恐惧和一种极其明显的复杂情绪。

仁王对自己的illusion还是很有信心的,千锤百炼之极致、手塚领域、手塚幻影、零式削球,他很快占据了优势。但更让仁王在意的是不二周助随着每一次击球时一同传递而来的强烈感情,球场对面的人似乎在走神,这点仁王并不惊讶,毕竟关东大赛不二因此被切原找到破绽击中了头部,但他和他们那位海带头的学弟不一样。仁王能够掌握illusion的一大原因就是他很善于通过别人细微的表情、眼神、甚至气场的变化来猜测他们的心情,这本来是为了预测对手下一步的行动,可现在仁王却在不二眼中看到了更加复杂,也更加深刻地东西。

惊慌、悲伤、不甘……按照柳的数据不二和手塚应该是只是在不久前的校内赛中交过一次手,但仅仅一次比赛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喘息间仁王瞥了一眼观战席上的手塚国光本人,和他以前模仿过的人都不同,手塚似乎根本不在意他如何模仿自己,而是紧盯着场上的不二,而不二,也同样是在透过自己看着手塚,仁王突然明白了,这两人之间的绝对远远不止网球。

仁王觉得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偷窥到了别人的感情一样,不过不二周助当然不会愚蠢到把自己当做手塚本人,但也许正因如此,他才会毫无顾忌把这些情绪都在不经意间释放出来。就在他开启才华横溢之极致时,不二似乎从神游中清醒了过来,接下来就是‘心之瞳’毫不留情的反击,不过最让仁王觉得过分的还是那局之后不二的那句“你还不及手塚的磷毛一角”……再怎么样这么说也太过分了吧!之后的不二又变回了那个无懈可击的天才,仿佛刚才的倒是自己看到了幻影,面对白石的illusion他也只是微微一笑,“我不会输给同一个对手两次。”

然后是耀眼绚丽的白日星光——星花火,比赛结束,胜者不二周助。

最后不二甚至都没有和自己握手就走向了观战席的手塚,后者还露出了难得笑容,看着他们紧紧握在一起的双手,再看看身后举着拳头的副部长真田,仁王突然明白了,“真田,我好像知道你刚才腿受伤自己走下来,看着胳膊受伤的手塚被不二扶下去是什么感受了。”这叫什么来着?被秀了一脸恩爱?铁拳制裁不堪回首,不过经过那场比赛仁王认定这两个人的关系绝不一般。

以至于到了U-17合宿时仁王依旧对那两个人的关系很是好奇,比赛中他明显的感受到了手塚国光在不二心中的地位,反过来也能看出对待不二手塚要比平常温柔许多,那么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仁王确实也费了点心思来满足自己小小的八卦之心,他发现那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并不像朋友,比如不二面对菊丸和河村完全是另一个样子,而手塚很少和他校生有接触,即使是和青学的同伴一起时也很少说话,只有在不二身边时气场才会变得柔和一些。

然而没在等仁王多看看‘戏’,同室操戈中他就负于柳生和败组一起被‘发配’到了入道教练的山顶上,等他们历尽千辛万苦总算是升级成功回到合宿场地时,手塚却已经单飞德国了。

“你好像对不二很在意?”某天下午和幸村一起浇花时,仁王想问问手塚离开后不二的反应,没想到却被部长打趣。

“怎么会,我和他并不是很合得来。”我只是对他和手塚的八卦有点兴趣,但这种事情弄清楚之前又怎么好瞎说,仁王只得搪塞过去。

“也对,因为你的恶作剧都很容易被不二看穿吧,”幸村想起全国大赛的时,知道被真田制裁后仁王多少产生了一点阴影,“大概不二和单纯一点的人更合得来?他和跡部倒是很聊得到一块。”

“但你们关系不是也很好?”

“因为我们有不少相似的地方呀。”蓝紫发色的少年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仁王觉得背后有点发凉,顺便为和他们一个宿舍的白石擦了把冷汗。

后来为了自身安全着想,仁王也没有再追问,之后也只是听说手塚走之前和不二打了一场。有illusion的生活总不会无料,仁王很快发现了合宿人多的好处,不过最好的还是变成跡部了,不仅桦地会乖乖听话,本尊的反应也有趣得很。

让他再次把注意力转移到手塚和不二身上的是和跡部的双打,掌握了零式削球做出完美的手塚国光illusion,仁王还不忘看一眼不二的反应,而后者只是冲他笑了笑。这是场艰苦的比赛,仁王多少也体会到了手塚负伤也要坚持比赛的心情,甚至还说出了“手塚国光的话,不到最后不会放弃。”这样的话。越前龙马、桦地崇弘、甚至是搭档跡部景吾本人,illusion到底还是潜力无限,他们总算是拿下了这一场的胜利,夺得了对方手上的徽章。有些狼狈的被真田搀扶下去,看到跡部认可的眼神仁王突然明白了,同样是illusion,同样是手塚国光的illusion,跡部看到的是他仁王雅治,而不二则是透过他去看那个手塚国光。

到了U-17世界杯的时候,不只是仁王,连真田都看出手塚和不二关系不一般了,毕竟表演赛上两人的互动实在再是太过明显。澳大利亚赛前跡部来和仁王商量双打身份互换的事情,最后大少爷突然问起他是不是全国大赛的时候就知道手塚和不二的事情了,“本大爷当时也没多考虑,现在想想还真是够明显的。”

“呵呵,那看来我还真的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果然这两个人还是和对方打比赛比较好,这是仁王在观看了手塚和不二的比赛后的第一个感想,毕竟在观战席上和队友们一起被秀恩爱的感觉比一个人在球场上要好一些。此时日本队的球员们都在激烈的讨论着几分钟前手塚国光直白的告白,看着他们都激动不已,早就知情的仁王不由得十分得意,这时他对上了跡部的眼神,后者扬了扬眉毛,似乎在说,你又不是唯一一个知道的,仁王冲他摇了摇头,但我是第一个知道的人。

那段在球场上奔跑肆意挥洒汗水的日子是他们炙热的青春,永远的印在记忆的卷轴上,却也不会再向远方延展。上了大学后他们的聚会变成了每年一次,再往后曾经熟识的同伴甚至都不在同一个城市、不在同一个国家、甚至不在同一个半球了。

仁王莫名其妙的被模特公司的人拉去试了镜,又莫名其妙就进了演艺圈,但后来想一想靠着illusion在球场上拿下的一场场胜利开始,自己也许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在经纪公司见到柳生时,仁王才意识到原来他们15岁那年的全国大赛已经是那么的遥远了,到后来再发现最上面的大老板是手塚国光时他已经不那么惊讶了。只是这位冷面总裁似乎对于自己当年变成他对付不二一直耿耿于怀,搞得仁王一直想要问两人的事情又不敢开口。

后来再一次写真集的拍摄时,来的摄影师正是不二周助,这下仁王是真的忍不住了,他特意约了对方咖啡,询问后也说出了自己那时和他比赛时的感受。

“原来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吗?”作为当事人的不二倒是惊讶的很,“我自己可是在手塚去德国的时候才意识到的……你还真的是第一个知道的人了。”

仁王笑了笑,这就是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吗,不过看来天才也有迟钝的时候呢,“那你们现在怎么样了?”

“马上就要订婚了。”不二大方的说道,虽然他们还没有公布这个消息,但他不介意让仁王再当一次‘事前知情人’。

在演艺圈这样的深水区待了这么多年,仁王自然是知道他们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也许是当时阴错阳差的正面感受到了不二对于手塚的感情有多么的深,那场比赛一直让他印象深刻,此时在想起来难免有些欣慰的感觉,“祝贺你们。”他真诚地说。

“谢谢,到时候记得来吃喜糖。”不二弯了弯笑眼,背起相机包,“我一会和手塚还有事,先走了你慢慢喝,到时候和老板说账记载手塚名字下面。”

看着青年离开的背影,仁王掏出手机在LINE里找到柳生的名字,“今晚去外面吃?”,回信不到15秒就传了进来,“老地方,我去接你。”

 

“想什么呢?”柳生见他从刚才起就一直在盯着那婚礼请柬发呆,忍不住问道。

“在想婚礼的时候做谁的illusion,puri。”

 

END


跡部:谁说本大爷单纯!?


评论(23)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