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炼乳冰棒


月初的flag()车等一等吧QwQ最近还是不要发的好,虽然也只是个小自行车_(:з」∠)_


这个梗以前写过其他cp,基友还给开了车2333

灵感来自lo自己有次一边吃一边玩手机结果没注意弄了一手……不过那个炼乳红豆冰棒真的好吃!


一发迷你短发w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今年的夏天比以往都要热,虽然单看温度并不算夸张,可对于这个向来气温温和的地方来说,预报35度体感41度的程度已经足够气象厅大张旗鼓的发布炎热预警了。


为了顺利度过这炎热的一周,手塚非常爽快的在附近的超市打包了好几盒冰棒。


“哇……”吹着空调抱着猫的不二看着几乎被填满的冷藏室忍不住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你这么爱吃这些。”毕竟自己严肃的恋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喜欢这些零食的人。


“防止中暑不能大意。”手塚扶了扶眼镜一本正经的说,他才不会承认是自己无法抉择买哪一种,就干脆直接全都扔进了购物车。


冰棒不像辣酱,手塚并不担心不二会吃太多,恋人嗜辣但对甜食却没有太大的兴趣,另外不二的胃并不是很好,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伤胃的机会还是留给辣椒吧。


“诶这个是新出的吗?”不二从那五颜六色的盒子中抽出一个深红色的,“红豆炼乳冰棒。”


“嗯,要尝尝吗?”男人从不二身后环住他,就保持着这个把恋人抱在怀里状态从盒子里拆出两根放在冰箱上。


“国光你好热啊!”


刚从炎热的室外进到屋内,空调的冷风开得并不算足,手塚现在还热得很,没什么比凉凉软软的男友更让人舒服的东西了。


“抱着好舒服。”随着两人年龄的增长,手塚国光越来越懂得得寸进尺这个词,他手上一用力直接把不二抱了起来。


“哇!那你去洗澡!”不二无谓的挣扎了一下,无奈和他这位前网球冠军恋人比力气根本毫无胜算,超市不算远,手塚并没有出汗,但他只是单纯的想把自己从对方的‘魔爪’中解救出来。


“一起洗?”后者不为所动,甚至乘胜追击。


然后不二毫不留情的把猫扔到了手塚脸上,“拜托现在才刚刚下午!!!”


把一脸不高兴的胖猫放回到沙发上,手塚露出一个浅笑,他本来也只是想逗逗不二,都结婚两年了他的爱人却还是像刚谈恋爱的少年那样容易害羞,“那你先把冰棒放回去,我去冲一下再吃。”


真是的……看着手塚愉快的进了浴室,不二摸了摸自己还有些发烫的脸颊,抱着猫使劲的揉了揉两下,“他刚才真是太过分了!是吧丸子?”丸子打了个哈欠,往不二怀里蹭了蹭闭上了眼睛。


不二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这家伙整天除了吃就是睡,看来真的要减肥了……


当初自己说想养猫的时候手塚本来是反对的,那时候他还没退役,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跑比赛,不二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要再养只猫?简直是乱来!可似乎是感受到了不二强烈的愿望,没几天后在一个寒风呼啸的晚上,一只很小的猫仔在他们公寓楼门口,瑟瑟发抖的蹭了蹭不二的裤脚。手塚无奈的看着和小猫一起可怜巴巴望着他的恋人,还能怎么办……


然而那可怜兮兮的小猫咪没过几天就成了一个小球,然后变成了一个大球,事实证明不二不仅会养猫,而且比养他自己养的还好。手塚不止一次拎着丸子一脸不解的问,“周助为什么这猫胖成这样,你自己还那么瘦?”


不二表示我食量小吃不胖怪我咯?


他们曾经还因为丸子吵过一小架,手塚坚持这猫太胖了要减肥,可不二又舍不得,说他只是毛厚一些。最后不二自己都快要抱不动这家伙了,才同意让手塚把它带去看兽医询问是否需要减肥,结果当然是肯定的,于是丸子就开始了它并不快乐的节食运动的健康生活。虽说效果不算太明显,但总算是细水长流,现在丸子虽然比起其他猫要大一号,体重多少还是控制住了。


手塚冲好凉一出来就看见恋人在沙发上抱着那圆乎乎的一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擦了擦头发上的水,大步走过去搂住不二的细腰,“想什么呢?”


“想丸子是不是又胖了……”


……


两人看着睡得正香的猫,相视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要是跟它一样也胖点就好了。”捏了捏手下少得可怜的肉,手塚有一点点心疼。他们初中的时候都很瘦,当时说是还没长身体,结果后来自己倒是长高变壮了不少,不二光身高长了那么一点点,人反而更瘦了。任手塚用尽浑身解数——甜食宵夜,甜食做宵夜,不二的体重就是不给面子,最后手塚只得放弃,只能继续宠着了。


炼乳冰棒被塞到手里,不二想了想还是放在了茶几上,“我要先尝了你的再吃。”


手塚微微挑了挑眉,知道他向来对甜品挑剔的很,这没吃过的新牌子不二未必看得上。冰棒不大,透明的袋子被扯掉,丝丝水汽飘出,环绕着奶白色的冰棍,看起来诱人极了。


自觉的把手里的美食递到恋人嘴边,不二像猫一样试探的舔了一下,浓郁的奶味立刻布满了整个口腔,他满足的咂咂嘴,继续吃了起来。正当不二想要宣布这根冰棒已经属于自己的时候,他大意了。


外面薄薄一层牛奶冰很快被消灭掉,里面的炼乳就在不二分神的那一秒钟滋了出来,带着甜味的白色流了一手。


不二自己也吓了一跳,手塚抓住他细瘦的手腕,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很显然他们都想到了了另一种外观和炼乳有些相似的东西。没有放他去洗手,手塚低下头舔了一口恋人手上的美味,对方明显的颤了一下。


“真甜。”


自觉气氛有些危险,不二还抱着一丝能等到晚上的期望,“我……我去洗一下……”


“你刚才说了不洗的。”这种时候就要不讲理一点。


“什么?那和这个没关系!”反应过来手塚说的是冲凉前的玩笑,不二觉得他这一下午撸猫的计划估计是要泡汤了。


手塚咬了一口还被不二拿在手里的冰棍,“味道还不错,”他眼神暗了暗,吻住了恋人淡粉色的唇,“不过比你还差得远呢。”


“晚上不许做了!”


见他妥协了,手塚低低的笑了一声,把吃完的冰棍棍抛进垃圾桶,打横抱起不二向卧室走去。


而不二没有看到的是,爱人还顺手拿走了茶几上的另一个根炼乳冰棒。




END

















评论(19)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