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12月31日

虽说是元旦贺文但由于这个题目就提前半个小时发了23333

贺图等明年()

都是昨天就搞好了的w今晚抱着零食看电影hhhh


一个没有啥剧情的短打,愿每个人都能有一个温暖快乐的新年w


ooc预警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这真是太尴尬了!

电梯里不二如是想到,没什么比晚上11点多睡衣外面裹着大衣去便利店,然后在电梯里遇到另一位睡衣裹大衣的邻居更令人尴尬的了……

而且这还不是别人,正是不二楼上的那位手塚国光先生。这位年轻的高富帅手塚先生可谓是这栋高级公寓里众多年轻女子的仰慕对象,以及多位大妈的女婿最佳候选人。可手塚先生似乎对这些毫不在意,无论是有意无意的搭讪或目的明显的讨好他都能干脆利落的拒绝掉。而无论从外表还是性格上都很容易成为阿姨姐姐们的聊天谈心对象的不二周助,目前为止已经听过29次关于手塚国光过于冷淡太不好勾搭的抱怨了。不二坚信手塚这种人绝对是从幼稚园时期起就熟练掌握了拒绝告白这项技能,更何况这个男人从头到脚就是一副商业精英工作狂的样子,怎么会有时间和闲心谈恋爱。

本来要是自己这副样子遇到刚加班回来的手塚不二到不会觉得怎么样,可问题是那个平时西装革履的大老板现在居然也是这样随意的样子……不二发誓他之前从未见过手塚穿正装以外的衣服的样子……偷偷瞥了一眼,啧啧果然连睡衣都是全黑的。

 

这真是太尴尬了!手塚忍不住想去扶那并没有滑下来的眼镜,他这个人向来严谨,没想到在唯一大意的一次就出了麻烦。今天是12月31日,一年的最后一天,虽然这几年都是独自跨年,可手塚还是会在这一天打破自己一贯的作息零点之后再睡。于是宵夜的必要性就体现了出来,难得想要小小的放纵一下去楼旁边的便利店买点炸鸡,手塚懒得换睡衣裹上外套就出了门,然后就好巧不巧的在电梯里遇到了楼下的邻居——不二周助。

若是换了其他人倒无所谓,整栋楼里他唯独不希望自己在不二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可看看他现在的样子……虽然对方混在厚厚的大衣里露出毛茸茸的小熊睡裤甚是可爱,但手塚认为自己并不适合这种‘穿衣风格’。他和不二的初遇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的电车站,这个背景看上去非常的电视剧,然而后续的发展却现实的不行,就在手塚拿着他的长柄伞,思考要不要直接去问那个没带伞的好看青年是否需要帮助时,对方直接冲进了瓢泼大雨中。十分钟之后手塚在公寓下面看到了已经被淋透的青年在秋风中颤抖着,栗色的头发贴在他有些苍白的脸颊上。听见脚步声青年转过身来,冲他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那个不好意思……我忘记带门禁了……”

手塚至今还能清晰的记得那双漂亮的眼睛有多蓝,他打开了门,那人道谢后就快速跑了进去,等自己整理好信箱里的东西后对方已经不见了踪影。若不是几个星期后又在电梯里看到背着一个单肩背的青年,手塚简直都要以为自己那晚遇到的是个神秘精灵了。

后来他知道了对方的名字,能在电梯或一层大厅里偶遇不二成了手塚每天小小的期待,但这不代表他此时此刻愿意穿成这个样子遇到他……

这种时候出来99%都是去方圆几十里唯一的那家便利店,还好便利店很近很近,那奇妙的尴尬在走近店内拐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后被打破。然而两人都想着赶紧买完赶紧走,于是又默契的在收银台前相遇了……

手塚做了个‘请’的手势,不二小声的说了句谢谢,将一大包暖宝宝放在了柜台上。几分钟后,两人又进到了电梯里,不二这时候到不觉得有那么尴尬了,他冲手塚温和的笑了笑,“新年快乐。”

“啊?啊……新年快乐!”没想到不二会主动开口,整认真思考他为什么要买那么多暖宝宝的手塚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说过一句好后再陷入沉默似乎更加尴尬,手塚干脆将心中的疑问问出了口,“你……身体不舒服……我是说需要帮忙吗?”这种时候跑到便利店买暖宝宝手塚很难想到其他理由,可不二看上去状态又好得很……

“诶?”这下轮到不二摸不着头脑了,他顺着手塚的目光看到手中的袋子才恍然大悟,“哦这个,呵呵,是我的空调突然罢工了,实在是有点冷才……不过谢谢关心。”惊讶于手塚的细心和不太符合人设的表现,不二的笑容又暖了几分。

或许是被他的微笑打动,手塚下意识的就问了出来,“那个……要不要来我家?”

不二刷的睁开了眼睛,这显然对于两个初次交谈的人来说太过失礼了些,而他更想象不到那个冷冰冰的手塚国光会突然说出这些。

“啊对不起……我是说……”在心里埋怨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来,手塚急忙想要把话圆回去,“我是说……”

“手塚君今晚也是一个人过吗?”反应过来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个邀约突然变得不那么突兀了。

“啊……”对啊……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了,手塚猛然回忆起近十年前他在德国度过的那几个新年,被认识的不认识的人拉去party,手里被塞进啤酒,听他们唱着曲调陌生的歌。

不二也曾在北美和欧洲和陌生人们度过过无数难忘的跨年夜,他显然忽略掉了手塚新年以外的那么一点‘意思’,权当对方只是被过年的气氛所感染。想想看这种精英必定也在国外深造过,唯一让他有点意外的只是手塚这么严肃的人居然还保留着那种情怀,本来对跨年没什么感觉的不二禁不住也有些激动起来,再过十几分钟就又是新的一年了!并且比起在自己冰冷的客厅抱着暖宝宝手塚提出的这个邀请要有趣得多。

“那如果不打扰的话,就让我们这两个‘孤独的’单身汉一起迎接新的一年吧!”

手塚看了看表,11:45,他微微扬了扬嘴角,“我的荣幸。”

“那我再去买点零食好了!手塚君要喝啤酒吗?”仿佛儿时突然被告知要去游乐园,不二兴致更高了。

拿着钥匙站在自己家门口时,手塚才意识到自己真的把……他也不知道对不二的这种感情可否称之为‘暗恋’,但总之这个新年大概会比往年一个人守着冷冰冰的电视机要好得多。

便利店那个凶巴巴的收银员见不二又来了,禁不住扬了扬眉毛,心想这人大晚上的一趟趟的往店里跑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当他把装着啤酒和薯片的购物框放上来时就全明白了。

“新年快乐,亚久津君。”不二笑眯眯的对他说道。

亚久津低低的应了一声,脸上还是那副凶凶的表情,不二出去的时候正好一个橘红色头发的青年走了进来,他听到那青年声音洪亮的说道,“luckl!正好赶上了末班车过来,等你下班后一起去卡拉ok吧!大家都等着呢!”

11:50了,不二加快了脚步,在电梯里有点紧张的理了理自己的外套,忘了自己还穿着睡衣呢,但貌似没有时间换衣服了,就当作是睡衣派对吧,他忍不住轻笑出声,和手塚的睡衣派对,还真是神奇呢。

他们在还差五分钟零点的时候打开了啤酒,坐在手塚家温暖的沙发上,看着对方,两人都觉得这个人自己似乎已经认识很久了……

钟声敲响了,不二用自己的啤酒罐碰了碰手塚的,“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手塚给了他一个淡淡的笑容,看得不二走了神,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点尴尬的说,“哎呀咱们刚才好像在电梯里说过新年快乐了。”

“没关系,现在才是真的新……”话音未落门铃响了起来,手塚和不二疑惑的对望了一秒钟,这个时候会是谁?

站在猫眼前瞥了一眼,手塚有些无奈的扬了扬嘴角,打开了门。

“新年快乐!!!”几个年轻人大声叫着涌了进来,他们拎着大包小包的吃的,其中一个人手里还捧着一个大蛋糕。

拐进客厅见到一个陌生的面孔,桃城赶紧刹住了脚步,还不等他思考这是谁,身后的菊丸便凭借他猫科动物的敏捷冲了过去,“不二!!!!!”

“诶呦!英二!”被扑在了沙发上,不二心中哀嚎曾经的猫咪这是要变成老虎了嘛!

激动的菊丸一边使劲蹭着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边转向手塚,“手塚手塚!不二怎么会在你家?!我们从初一到高三一直是同桌,但很多年没见过面了,没想到居然在你家!”

“英二你这个措辞有点问题……”不二的抗议被菊丸的声音毫不留情的盖了下去,他灵机一动,“难道手塚就是你每周和我抱怨的你那个冷酷无情的工作狂老板?”

手塚眉毛一立,菊丸立刻噤了声,向大石投去求助的眼神,后者赶紧打圆场,“哈……哈哈,这不是正好嘛!不二君也和我们一起吧!”

“切……”一个个子有些矮的青年压了压头上的棒球帽开了口,“我们本来想着部长新年也一个人过怪寂寞的,结果人家已经有男朋友陪了,亏我们这么晚赶过来做电灯泡。”

清清楚楚听见了‘男朋友’这几个字,不二脸‘刷’一下红了,“什……什么啊,我们也是才刚认识。”

“其实我们很久前说过话的,”手塚一本正经的纠正到,“那次下雨我们在车站遇到,你没带伞本来想问要不要报忙,结果你就直接冲出去了,后来在门口你忘记带门禁,我开的门。”

不二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屋子里此时只剩下手塚那位高个子黑框眼镜的部下刷刷刷写东西的声音……

“我们也在电梯和大厅遇到过很多次。”男人继续说道。

“这个我知道!”不二赶紧找回主动权,可发烫的脸颊出卖了他的紧张。

“我希望,”手塚放柔了声音,“下一个跨年夜还能和你一起度过。”

 

END

 

彩蛋:

1

不二:对了你居然知道我叫什么!

手塚:我当然知道,但你居然知道我叫什么让我很惊讶。

不二:毕竟你可是楼里的红人,那么多姐姐阿姨关注着你。

手塚:嗯,看来为了让她们死心有必要采取些措施了。不二,搬来和我一起住吧!

 

2

……

“我希望,”手塚放柔了声音,“下一个跨年夜还能和你一起度过。”

 

越前:前辈们,别管部长他们了,咱们开吃吧。


评论(2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