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归宿 ·第一章· 3(哨向)

私设一大堆,本来哨向的设定就不是特别清楚,就……也不知道符不符合原设定,请不要在意(喂)

文中不二不是完全的向导,即只有和手塚在一起的时候才是,其他时候是普通人,不能结合,但是我争取番外还是搞一点肉_(:з」∠)_

一共六章,每章分为五个小部分。虽然还远远没有写完,不过有点存货了,慢慢放上来一点w应该……不会坑

依旧ooc&语无伦次预警()

这段可能有点点虐,相信我马上就会甜起来的QwQ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3 变

 

‘塔’的学习制度是5年,但没有严格的限制,老师也会根据学生的能力建议他们在不同的年级参加毕业考试。根据调查显示大多数钻级都在3、4年级毕业,金级的则是4年到第5年的前半毕业,而正常在第5年毕业的学生大多会成为铜-银级别的哨兵或向导。

像塚这样优秀的学员,在他进入‘塔’第二年结束的时候,导师伴田干也就安排他和其他高年生一起参加了毕业考试。不出所料的顺利通过,成绩甚至要好过很多学长。毕业典礼结束后,龙崎单独留下手塚,她看着等在远处的不二,嘴角上扬露出一个微笑。

“加油干呀手塚,还有,好好珍惜那个孩子,我有预感,他以后会对你很重要。”

“他一直都对我很重要。”手塚认真的回答道。龙崎笑笑拍了拍他的肩,“我期待着你们的未来。”

手塚细心的注意到导师说的是‘你’而非‘你们’自从不二进了‘塔’之后,龙崎一直对他非常关注,并没有把他当作普通人来看待,虽然没有明说什么,但这让手塚心中还存有一些希望——也许不二作为自己的向导站在他身边的那一天还是会来到的。

 

对于‘塔’的毕业生来说,毕业后的第一件大事便是参加级别考试,他们中95%的人会进入军部,其余的则是会被分配到其他部门。由于和普通人相比,哨兵向导拥有太强大的力量,为了避免出现混乱,军部的上层要求一定要完全控制住这些经过训练的哨兵向导。

级别考试每年有一次,就在‘塔’的毕业式后一个月,钻级考试需要导师推荐,下面的等级则可以随意报名。手塚这次原本打算参加金级的,谁知临报名前却收到了来自龙崎老师的钻级推荐信。

这个时候他已经和不二搬回了自己家,毕业后自然而然继续着同居生活。‘塔’里面也曾经有自来熟的男生调侃手塚,找了个男朋友可惜是个普通人,甚至也有爱慕他的女性向导出言中伤不二,当然这些人无一例外都体验了一番手塚国光寒冷刺骨的哨兵气场。用当时在场的四年生大和的话来说,手塚在其他人面前是冰天雪地的冬天,一到不二身边立刻就冰雪消融春暖花开了。后来那个被手塚吓到的女生一次无意的向龙崎抱怨,说手塚君和别的哨兵不一样,一点都不知道关心向导,当时龙崎沉默的思考了一会,还是给军部的研究部寄了一封加密信。

 

到了和手塚搬出去的时候,不二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住进新家的第一天,他半开玩笑的跟手塚说,你看我没有学历也没有特殊力量以后只能靠你养我了。手塚把他搂在怀里,郑重其事的说好,惹得不二终于憋不住笑了起来,说你能不能别这么严肃,你知道毕业典礼上你看着简直像6年生!手塚装作生气,把他抱起来就扔到了床上,不二立刻乖成了小猫,嘴里嘟囔着,说好白天不做的!手塚把薄被盖在他身上,在额头上留下轻轻一吻,“今天你也累了,该睡午觉了。”

看着恋人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手塚关上门推了出去,走进书房,那封被揉皱了的推荐信还扔在桌子上。

信中龙崎老师说并不是一定要他这么快就成为钻级,毕竟缺少实战经验,之所以还是推荐了他是因为手塚自身的实力够得上钻石级,并且龙崎也相信他能够胜任。另外钻级哨兵直接获得中尉军衔,可以自己任命挑选副官,她认为这点会对手塚有很大的吸引力。

手塚明白龙崎话里有话,她是‘塔’里导师同时也是军部的军官,换句话说也是为军部服务的,像手塚这样的人才军部当然想要尽快利用起来。以手塚谨慎并且淡泊名利的性格,要他自己决定的话必然是考下金级哨兵工作几年后再考虑钻石级别。

在决定好自己未来的路同时,手塚更在意的是不二,虽然金钱方面不用担心,但他可以肯定不二不甘愿做一辈子米虫。另一边他又不放心不二的身体,即使是修养了这么久到现在,不二依旧会比常人更容易疲惫,但如果他能和自己在一起工作的话,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比如当自己在军部有了一定的地位,他就可以让不二也进到军部和自己一起工作。虽然没有正式的证书学历,不二给他‘陪读’的时候读了很多书,龙崎也给了很多指导,手塚相信他绝对有足够的实力。

本是想着先从金级做起,按照他的计划,大概一年半之后就能升到钻石级,但现在有了这封信情况就变得不一样了,他有了更多的选择。

手塚觉得龙崎好像一直都在暗示不二和一般人不同的同时又不能确定,仿佛现在还是一个试探的阶段,一丝不安萦绕在心头……

钻级的考试因为排在最后,也是观众最多的一场,实战场地被隔离开来,只有通过审核才能入场观战。手塚是考生中年纪最小,也是唯一一个没有结合的哨兵,主办方提出可以为他提供一名向导但被手塚拒绝了,他有不二就够了。

这连不二也觉得奇怪,他这一点点显现出来的向导能力似乎只适用于手塚,而面对其他哨兵时他既感受不到他们的精神情况,也更不能安抚他们的情绪。钻级考试分三个部分,前两场的那个测试考生的身体能力和身体素质,最后一场则是和考官的实战。前两场只要分数达到标准即可,但最后的实战却并没有那么简单,四位考官本身都是钻石级别的高级军官,考生要和他们中的一名战斗,但是否合格却是由其余的三位考官来决定的。

手塚前两场都很顺利的通过了,直到有其他考生问他没有向导会不会精神压力太大,手塚才发觉明明是这么重要又有难度的考试,他却一点也不紧张,只要能感受到不二在身边,只要能感觉到他的气息,看到那双蓝色的眼睛,手塚就觉得所有的疲劳和负面情绪都被一扫而空。这让他更加肯定,不管不二是不是向导,至少对于自己来说,有他就足够了。

第三场测试虽说是实战,但没有考官会真的拼尽全力去和考生战斗,毕竟考试的目的是为了检验考生的资格而非决高下。并且能够参加这种考试的人必然都实力高强,认真打起来会有不少的损失,他们中有不少也是考官的部下或者学生,就算不这么熟悉名字也是略知一二的,甚至还有出现过跳过比试,全体考官直接给出合格成绩的。

可手塚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虽然他作为近几年来‘塔’最优秀的毕业生,名字也在军部里传遍了,并且手塚家的名声本就响亮的很。但他的考官拉文是出了名的严苛,这位四十岁出头的中将认为就算手塚能力再高,缺乏经验的他也没有资格成为钻石级哨兵。

所以战斗一开始拉文就开始全力向手塚进攻,哨兵之间的正面战斗从来都是硬碰硬的。起初手塚还可以勉强招架,但很快经验的差就体现了出来,他感到脸颊一痛,几滴温热的血液低了出来。紧接着是一阵让人无法动弹的压迫感,手塚第一次真实的体验到来自哨兵的精神压迫。

看台上的不二早就站了起来,他紧紧抓着面前的栏杆,嘴唇被咬的发白。他应该阻止手塚的,当时恋人说要直接参加钻石级别的考试时,不二是第一个支持他的人,甚至在与手塚国一视频通话时他还努力说服老人支持孙子的选择。可他还是小看了哨兵和向导的世界,不二以为手塚战斗力够强,精神力够坚定就可以轻松通过,却算差了人为的因素。

拉文在攻击的同时口头上也在劝着手塚放弃,其他三位考官眉头紧锁,按照规定他们并没有权利插手考试。如果说手塚决定参加考试是为了不二,那么他现在的坚持便是为了他自己的荣誉,半途而废这个词从来不会出现在手塚国光的字典里。他不仅不理会拉文的劝告,反而抓住对方这个分身的瞬间反击。被击出三米远的中将彻底怒了,他决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精神体被召唤了出来,观众们惊呼了起来,看台上的结界打开,战斗变得更加激烈危险了。

手塚也把自己的精神体白龙sora唤了出来,可他的精神体还是幼体,虽然为神兽,但面对着对方庞大强壮的大象,还是显得有些不堪一击。

这场一边倒考试变得不可控制,在拉文毫不留情的狂攻下,手塚注意力高度集中,渐渐感受不到其他人的存在了,每一寸皮肤都在疼痛的叫嚣,身体仿佛被抽空,意识逐渐剥离……

突然,手塚感受到一股力量在呼唤着他,他的面前是一片深渊,而从那片漆黑的底部,有什么东西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来……

结界的破碎伴随着观众们的惊呼,他们中大多数人从未感受过的压迫感像狂风暴雨一样席卷而来。巨大的白龙披上了乌黑发亮的鳞片,令人恐惧的力量告诉着所有人——黑暗哨兵诞生了。

历史上黑暗哨兵的数量本就屈指可数,谁能想到一个连结合都还没有的少年会因为一场考试而突破极限。几位考官紧张的将手塚围在中间,但那霸道的黑气却让他们靠近不得。他们不敢贸然攻击,即使是四个钻级哨兵也不是黑暗哨兵的对手,虽然现场有配备一些向导,但他们同样也束手无策。

手塚暂时还没有动作,但是这样下去他不仅可能大肆破坏,力量的反噬也可能毁了他自己。这时有人从看台上冲了下来,按理说哨兵的反应速度比普通人要快上好几十倍,但他们就呆呆的看着那个栗色头发的少年向手塚冲了过去。黑气屏障竟然让他通过了,考官们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生生扑向了手塚抱住了他。sora怒吼一声飞腾了起来,底下又是一片惊叫,可黑龙并没有马上发起攻击,他在空中盘旋了一圈,突然向抱着自己主人的不二冲了过去!周围的人都紧张的屏住了呼吸,不二闭上了眼睛……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sora在触碰到不二的刹那消失了,回到了手塚的精神领域里去了。哨兵们悬着的心放下来了一点,可问题刚刚解除了一半,手塚的眸子依然是浑浊的黑色,他还不能控制住这过于强大的力量,但精神体已经回去,可见他还在拼命努力着。拉文想上前去把不二拉离那危险的地方,可他刚要迈开步子,手塚就以极快的速度抓住了不二的手臂,少年轻轻痛呼了一声并没有退缩。考官们不敢再轻举妄动,那个普通的人类少年在黑暗哨兵面前简直脆弱的如同一张薄纸。

不二把脸贴在恋人结实的胸口上,感受着对方的温度和有力的心跳,他轻轻地拍着手塚的后背仿佛在安慰着一个孩子一般,“手塚,没关系的……醒来吧,手塚……”他觉得自己进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不二知道这是手塚的精神领域,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个普通人能够进来,sora已经恢复成了白色,盘踞在一个黑色的巨大光球前呜呜的叫着。

“是你放我进来的吗?”不二摸了摸白龙的脑袋,“放心我会救你的主人出来的。”

他将手伸进那个光球,自己的意识也被吸了进去。手塚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无休止的噩梦,巨大的能量充斥着每一个细胞,却无法控制……这种失控感让他感到恐惧。明知是梦,却无论如何也行不过来,手塚拼命挣扎着,这是他听到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呼唤着自己,那是不二的声音!一双柔软的手拉住了他,把他向上拽去,熟悉的气息和体温包裹住了自己,手塚逐渐冷静下来,连同那股黑色的力量也安分了下来。

手塚猛地惊醒,看着混乱的考场,好再看起来自己没有大肆破坏。怀中不二的身体软了下去,手塚赶紧托住他,却发现恋人的脸白的吓人,连嘴唇都失了血色。

“不二!不二!”年轻的黑暗哨兵顿时失去了所有的理智,他慌张的把少年搂进怀里,检查了一番发现却没有任何外伤。不二想要让他别着急,想说自己没事,却没有一点力气,最后只是担心的看了他一眼就失去了意识。

这时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和龙崎急匆匆赶了过来,为首的是一个红头发女性向导,领口上的钻石星星闪闪发光。华村示意几位哨兵考官闪开,来到不二身边,摸了摸他的额头,看都没有看茫然无措的手塚一眼,“龙崎老师您猜的没有错,还好乾君已经都做好了准备,我们必须马上送这个孩子过去。”

龙崎点点了头,无奈的看向手塚,“手塚,放开他吧,我们要带不二去治疗了。”手塚只听到‘放开’两个字,刚才的战斗和黑暗哨兵的分化耗去了他太多的体力,他觉得脑子已经转不动了,只是本能的不想要松开抱着不二的手。华村不客气的把他的手掰开,“想救他就配合一点。”随行的医生把不二捞了起来,手塚看着恋人单薄的身体在高大的医生手里像个软绵绵的布娃娃,他面无表情的呆在那里,还维持着刚刚跪坐的姿势,只是两手空空。

 

TBC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