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Minuet


Minuet 小步舞


之前那个公爵T×舞蹈老师F的梗w

交际舞具体的不太了解,不懂的虽然查了查到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疏漏😂

依旧是没啥剧情的短打()

最后想加个车,看这几天能不能码出来_(:з」∠)_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在S国,提起Tezuka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毕竟这位年轻的公爵要地位有地位,要容貌有容貌,要财富有财富,不知道是多少贵族小姐们的梦中情人。但让这些小姐们伤心的是,Tezuka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一场社交舞会,她们只能在每年一度由国王举办的贵族宴会上一睹他的英姿。
Tezuka公爵确实讨厌这些毫无意义的社交,但这却不是他拒绝所有舞会邀请的主要原因——这位近乎完美的年轻贵族并不会跳舞……他并不是没有为此做过努力,较为简单的华尔兹总算是学会,可更为正式和优雅的小步舞却怎么也跳不好。本想着反正也用不上,可这次的舞会却逃不掉了。公主月底要与邻国H国的王子订婚,订婚宴会将会是空前的盛大,公主是国王的独女,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顺带一提这位公主也不例外,是Tezuka公爵的爱慕者之一,国王曾有意促成这门亲事,可看到Tezuka坚决的态度只得放弃。于是到了公主终于出嫁,国王希望至少在这最后的时候Tezuka能和女儿跳一支舞。Tezuka虽然对公主没有意思,却也不反感,这个女孩虽然贵为公主娇生惯养,但并不持宠而娇,这次联姻也是考虑到可以巩固两国的关系,她主动提出的,所以Tezuka就一口答应了国王的请求。
所以当务之急,他就需要一个舞蹈老师了。国王见手塚答应了很是高兴,立刻说要把最好的老师介绍给他。
于是那个周六Fuji被请到了Tezuka公爵府上,Fuji这个名字Tezuka是听过的,他专门教王公贵族们跳舞,据说整个G国上下没有人比他跳的更好了。可Fuji和Tezuka一样从不会出现在社交舞会上,也不会出席任何公共活动,所以迄今为止Tezuka对他的印象也只有表妹Miyuki口中夸张不已的赞美。
见到本人后Tezuka才发现,这个Fuji确实配的上那些夸张的形容词。他作为G国最出色的贵族之一,什么样的美色没见过,但现在Tezuka可以说Fuji若是穿上女装,绝不会输给任何一家的小姐。也许他正因为如此,不想打击到那些小姐们才从不出席舞会?Tezuka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很遥远的地方,直到Fuji出声他才回过神来。
“Tezuka公爵?”Fuji不禁出声唤道,面前身材高挑的英俊男人一直没有什么反应,难道是在发呆?
“啊……不好意思!”公爵轻了下嗓子来缓解自己的尴尬,他握住那只伸出来的手,“初次见面,叫我Tezuka就可以了。”
“我是Fuji,请多指教。”Fuji笑眯眯的看着他,看来这个公爵并不会像传闻中的那样无聊。
Tezuka的房子位于郊区,最快的马车也要小半天,所以当他邀请Fuji这几天住在这里时,对方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毕竟Tezuka的公爵府大的很,房间多的是,除了佣人以外又只有他一个人。
“换洗衣物什么的不嫌弃的话,我可以让管家去近一点的地方买,费用不必担心全部由我来承担。”
“早听说公爵向来出手大方,那我就不客气了。”虽说并不差这几个钱,但送到手的东西没理由要拒绝,Fuji回给他一个甜甜的微笑,殊不知Tezuka那边未来也会产生同样的想法。
他们并没有马上开始课程,Tezuka说Fuji长途跋涉需要休息,课可以明天再开始上。都说Tezuka公爵冷漠如冰,明明是个很细心的人,这让Fuji对Tezuka的好感度又提升了几个等级。
第一堂课开始的时候,Tezuka才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你会跳女步吗?”
“当然,教了这么久的小步舞,我的女步说不定比男步都好。”
两人面对面站在一起,Fuji尴尬的发现,个子很高的Tezuka和自己形成了一个完美的情侣身高差。
Tezuka早年当过兵,身材一直保持的很好,而Fuji骨架纤细个子也不高,再加上一直跳舞,只是从站姿上就能看出柔韧度比一般的男性好得多,看上去多了几分中性之美。
“来,把手放在我的腰上。”大致的教完基本步伐后,Fuji觉得可以开始试着跳了,毕竟比起纸上谈兵,还是实际的尝试更加有效。
这边的Tezuka却有些不自在了,也不是没有跳过交际舞,但不知为何面对Fuji他就是不好意思把手搭上那不盈一握的腰。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窘迫,Fuji笑出声来,“难不成Tezuka是害羞了,还是嫌我是个男人觉得别扭?”
“并不。”为了防止Fuji进一步误会,Tezuka条件反射的把手放了上去,却有些用力过猛,Fuji柔软的腰身几乎贴在了他的怀里。
“对不起!”他赶快放松手臂的力量并扶稳对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竟觉得Fuji身上似乎有股甜甜的味道,刚刚那一刹那的接触,让Tezuka产生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感。
“呃,没关系。”Fuji一只手轻轻在Tezuka胸前撑了一下让自已站稳,果然答应来教这个黄金单身汉太危险了,对于自己这个gay来说。
“先生,Fuji先生的衣服……啊!抱歉打扰了!”管家敲门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从门口的视角来看完全就是两个人抱在了一起。年迈的管家动作迅敏的将东西放下后马上闪人,留下满头黑线的两人……
“之后我会和他解释的。”Tezuka声音愉快的说,一点都不觉得困扰。Fuji看着他眼神中的一丝得意,开始认真的思考起这位公爵的xing向。
不知道是不是受这个小小意外的影响,之后的动作Tezuka都放的很开了,反而是Fuji这边总觉得隔着布料传递到腰间的温度格外烫人。
Fuji的女步确实跳的很好,Tezuka低头看着那两条纤细修长的腿,包裹在收身裤中,精致的小皮鞋准确的踩着节拍点。而旋转的部分更是能感受到他柔软的腰部在自己的掌中弯成一个优美的弧度。
难得和人有肢体接触的Tezuka在上午的课程结束后,发现自己竟然如此享受触碰Fuji的身体。他转过头,看到Fuji坐在椅子上喝着茶休息,或许是活动量有些大了,白皙的面颊微微发红,仿佛樱花的粉淡淡晕开,沾了点水的唇显得更加柔软,让Tezuka突然产生了想要触摸的欲望。感受到有些炙热的视线,Fuji转过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对上那漂亮的过分的眸子,Tezuka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Tezuka体力真的很好呢,练习连了半天连我都觉得累了。”权当Tezuka这个人就喜欢走神,Fuji没有多想,而是感叹了一下。要知道专门教贵族少爷小姐跳舞的自己,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长时间没要求休息的,尤其是那些姑娘们,也不知道是真累假累,总是没练一会就吵着要休息,拉着自己聊天。
“我以前做过军人,并且也一直有锻炼,”Tezuka在心里也怪自已真是太大意,竟然没有考虑到对方的体力问题,“是我欠考虑了,累了的话请一定直接说出来,不要客气。”
“呵呵没关系的,不过和传闻中的不一样,Tezuka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这倒是弄的Tezuka不好意思了,他推了推眼镜,突然想起来管家刚才买了衣服回来,就让Fuji先去看看。Tezuka家的老管家原来是做裁缝的,眼力不得了,看过Fuji几眼就知道了该买多大号的衣服。Fuji拿着衣服到房间里去试了,老管家笑容满面的对正盯着关着的门的主人说,“我是不是应该先祝贺您终于找到了爱的人。”
“Anderson,Fuji是男的。”Tezuka皱着眉回道。
“可是您从未对任何一位女性如此在意,或者说您从来都没对她们产生过一点兴趣。”虽然为主仆,但Tezuka从来不对他们摆架子,尤其是面对比自己更加年长阅历丰富的管家,所以这两人相处起来到更像忘年交的朋友。
Tezuka沉默了,管家的话有理有据,他虽然是一个一板一眼的人,但这却不代表思想bao守,更何况现在国王的胞弟Atobe与男人相恋的事情早已众所周知。
这时Fuji推门出来了,身上的衣服让Tezuka眼前一亮,不由得佩服管家的审美能力——上面是一件暗红色的长袖衬衫,领子和胸前扣子的两侧都缀着荷叶花边,上面较为宽松到腰间收起,衬出Fuji细瘦的腰身。看着Fuji,Tezuka想起了Atobe收藏的那些艺术品,他曾经以为对艺术毫无兴趣的自己永远不会理解Atobe看着它们享受的眼神,可现在他想,Fuji才是这世界上最美的艺术品。
“怎么样?”Fuji轻轻踮起脚尖,优雅的转了个圈,露出一个有些调皮的微笑,“Anderson先生真是太会挑了,大小刚刚合适。”
“您满意就好。”管家欠了欠身,“那么我先去让他们准备午餐,不打扰两位了。”
收到管家意味深长的眼神,Tezuka微微挑了下眉毛,自己是不是真的应该试一试了……
“呐,Tezuka。”看着主仆两人微妙的表情变化,Fuji想果然Tezuka这个人真实的一面还是很有趣的,只是没想到他们无言的交流重点竟然是自己,他拽了下Tezuka的袖子,“怎么样,好看吗?”
Tezuka使劲的点了点头,“很好看,很适合你。但是……”他比划了一下Fuji的细腰,“你太瘦了,应该多吃一点。”
“吃多了身材会走行的!”Fuji强调,要知道为了保持自己认为完美的身材他可是一直很注意的控制饮食。
虽然现在这样也很好,Tezuka想到,可要是在有点肉手感会更好。见男人还在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身材,Fuji有些不自在,“好啦,我会注意的。”
他开始苦恼之后的‘集中训练’,Tezuka这人也真是的,长得帅又优秀,还那么温柔,总是做些容易让人误会的事情……还是说他真的也是弯的?
之后的课程越来越顺利,Fuji甚至觉得Tezuka当初说自己学不会小步舞完全是在骗人,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越加的微妙起来。Tezuka虽然从未谈过恋爱,却好像与生俱来的才能一样,一撩都是高级别的。初期Fuji不敢随意还击,每每被弄的羞红了脸,Tezuka都是一副十分满意的样子。之后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反正是Tezuka先出的手,撩了人就要负责到底。
离舞会只有两天时间了,其实Tezuka的小步舞水平已经足够去参加最正式的舞会了,但两个人谁也没提提前结束课程的事情。这天下午课程开始时,Tezuka终于提出了一个他纠结了很久的要求——请Fuji和他练习华尔兹。
较正式小步舞来说,华尔兹要奔放的多,肢体接触也远远多于它。华尔兹诞生初期曾遭到很多贵族们的反对,认为它败坏dao德,直到近几年才慢慢被上流社会所接纳。
听到这个Fuji有些犹豫,中规中矩的小步舞都被他们跳出那么多暧昧,更何况华尔兹,却在看到Tezuka诚恳的眼神后立刻心软服从了内心的愿望。
蓝色多瑙河优美的旋律响起,Tezuka向他行了个礼,Fuji也假装拎着不存在的裙子优雅的回礼。这首舞曲的节奏变化较多,可Tezuka却也像个老练的舞蹈家一样熟练的变化着舞步。不像女孩一样有裙子遮挡,Tezuka能清楚的看到Fuji挺翘的tun部随着腰肢跟着节奏微微摆动,他突然觉得对方身上这件小西服外套十分碍事。
外套被拉下的时候Fuji已经猜了个大概,他们虽然还在跳着舞步已经不再标准的华尔兹,可Fuji手上却依旧紧紧搭在对方的手臂上,不让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Fuji偏过头去不敢看Tezuka的眼睛,他承认自己是对这个男人动了心,也感觉到Tezuka对自己的好感,可两个男子之间的爱恋哪是说开始就开始的,更何况他们都很重视感情。
到了该将舞伴抱举的动作,Tezuka手臂一用力,直接将Fuji整个人抱离了地面,搂在自己怀里,并没有放开的打算。Fuji惊呼一声,手一松便被扯掉了外套,下意识的环住了Tezuka的脖子。
“你在怕什么?”看出了Fuji的犹豫,这几天已经看清两人心意的Tezuka决定哪怕强迫也好,要让Fuji正视这一切,他们生活中几乎没有交集,错过了这次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Tezuka……”望着年轻公爵坚定而温柔的眼神,Fuji心中的不安烟消云散,他默默拿下手塚的无框眼镜,“有你在就不怕。”吻上了男人柔软的唇。
舞会当天国王惊讶的看着Tezuka领着一个带着假面舞会面具的‘姑娘’走进了大厅,其他几位贵族小姐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看到那有些眼熟的发色,国王身边的跡部低声对他耳语了几句,国王立刻就换上了一幅笑容。Tezuka如约在公主出嫁前和她跳了一支规规矩矩无可挑剔的小步舞,最后由跡部将妹妹交到邻国王子手中。这之后华尔兹的舞曲响起,Tezuka向旁边带着面具的‘姑娘’行礼,拉着‘她’走进舞池中央。
夜,还很长,盛宴正式拉开了帷幕。

END



评论(9)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