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公报私‘情’ (上)

上午说的那个梗_(:з」∠)_

特工T×特工F

微对手戏,一个关于假戏真做,不二自己把自己送上门的故事()

不知道有没有 中 😂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不二一下飞机就匆匆赶到位于S国首都市中心的美术馆,还不忘和电话那一头幸村抱怨。他刚刚结束一个任务,这一周他零零碎碎加起来总共就睡了十几个小时,除了压缩饼干也没有其他可吃的,遇上的敌人却有二十几个,身心几乎都到了极限。本想着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却接到联络说仁王在任务完成后撤退时遇到麻烦,眼看就要被敌方抓住。
不二周助虽然表面上个全世界到处跑的摄影师,本职却是R国的特工。R国和S国本是同盟国,但五年前一名S国特工在公开场合射sha了R国的小王子。不等S国的人将此事调查清楚,R国就断绝了两国的外交关系,并且关押了所有在R国内的S国特工,自此两国就成了敌对状态。
火速赶到美术馆,不二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庆幸这次回来没有带什么多余的东西。他作出一副普通游客的样子,不慌不忙的向售票处走去。按照柳的情报他们还没有将事情闹大,对方的特工也就只有一个人而已。不二刚走到展厅门口,就差点撞上一个行色匆匆的男子。
“抱歉。”对方向他欠了欠身,脚上的步伐却一点都没有减慢。
不二心里一凉,这是S国特工部的王牌,手塚国光……原来是被他盯上了,怪不得仁王一个人搞不定。而且这天是工作日,美术馆里的客人寥寥无几,仁王所擅长的易容术也无法轻易使用。
当务之急是要吸引手塚的注意力,不二不急着找仁王,他知道只要手塚有一丝疏忽,同伴就能逃得出去。不二在一副认不得名字的年轻画家的雪山图前驻足,从说明铭牌的反光中,他看到手塚又回到了这个展厅。说起来……手塚还是位医生,而且还是以敬业著称,不二嘴角微微一扬,有了主意。
手塚锐利的目光仔细的扫过每一个角落,根据他的推断,R国被称作‘欺诈师’的特工仁王雅治就藏在这个展厅里。目前展厅中算上自己一共有七个人,除去那个刚刚从外面进来的栗发青年可以排除嫌疑——如果仁王已经逃出去了就绝没必要再回来。其他的一对老夫妇,一个保安,还有三个学生,这几个人之中谁都有可能是仁王假扮的。
就在这时,两位老人发出一声惊呼,手塚急忙转头,看到自己刚才在门口撞到的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倒在了地上。
另外几个人都围了过去,虽然不是本业,但作为一位医生,手塚也立刻向他们走过去,“请让一让,我是医生。”
如果是平常的状态,以不二的‘演技’铁定是骗不过一名真正的医生的,可他现在本就处于一个极度疲惫的状态,这倒是帮了他大忙。不二真的太累了,顾不得也算是在执行任务中,眼睛一合上就睡过去了。手塚检查着不二状况的同时,也注意着其他几个人的神态,可他们都是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和手上的病人,并没有人有想要离开的意思。然而在手塚没注意的地方,一个黑影从一个展柜后闪了出来,快速的离开了。等手塚意识到仁王可能根本就没有易容而是直接藏在暗处的时候,对方早就逃之夭夭了。
一面为自己的大意火大,另一面也无奈的很,要是没有出这个事仁王也不可能这么轻易跑掉,可看着救护车上不二恬静的睡颜,手塚也什么火都发不出来了。
不二这一觉睡的很安稳,他已经很久没睡过这么好了,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才想起来之前发生了什么。大概是睡的太久了,身体又酸又软,想要坐起来竟然没有成功。看到手背上扎着的点滴,他知道自己成名骗过了手塚,仁王应该也成功逃脱了。想到自己真的住院了,不二心里觉得好笑,这应该算工伤吧,回去一定要找幸村好好算这笔账,但这时不二却不知道,再回去就已经是一年以后的事情了。
手塚来查房的时候就看到不二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手臂一软又跌回了枕头上,他皱紧眉头推门走了进来。
“好好躺着别乱动,”手塚扶着他躺好,“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再次看到手塚让不二有点紧张,是巧合?还是自己也被这个男人盯上了……
“咳,我们昨天在美术馆见过,我是个医生,你晕倒后我就直接把你送到我这的医院了。”见对方紧张的看着自己,这个表情放在不二脸上就会有几分受惊的小动物的感觉,手塚想起自己经常被同事吐槽表情太凶会吓到病人,他赶紧放缓了语气,小心的解释道。
“哦……哦!谢谢您,手塚医生。”虽说早就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但细心的不二没有漏掉看手塚胸前名牌的这个动作,现在的情况看来他应该还没有起疑心吧……“等等,你说昨天?”
“嗯,你睡了二十多个小时,你的朋友打开电话,我就替你接了。”手塚指了指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作为一名优秀的特工,不二自然不会因为手机通讯录就暴露自己,并且幸村一定也是接到仁王的消息后才准备好说辞才联系自己的。
“谢谢,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听到这个手塚又皱起了眉,他翻出不二的病例,“营养不良,睡眠不足,疲劳过度,你还需要在留院观察几天。”看到不二小脸耷拉了下去,手塚赶快补充道,“不要担心,你朋友说会尽快到。”
说罢,医生毫无必要的调试了一下不二的点滴便离开了,留下一句,“你先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再叫我。”
不二乖巧的点了点头,心里却在疑惑,那个有点同情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不是都说手塚国光是冷面冰山吗?他按开手机,已经被贴心的充好了电,不二心想要是手塚不是特工的话没准还真是一个适合结婚的好男人。
找到备注‘大魔王’的那个人,不二拨了过去。为了避免类似这次的意外,他们之间通话时都会先对个外人不会产生怀疑的暗号——“喂,你这只熊现在才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因为北极信号不好。”
这个有点好笑的暗号是丸井想出来的,他们的规矩是接的人先开口,丸井说不二以外的‘正常人’是绝对不会接出如此无厘头的一句的。
“你昨天打电话给我了?”由于还算是在手塚手里,不二不知道病房里有没有窃听器,还是要谨慎为重。
“嗯,仁王很快就联系我说你牺牲自己的‘美色’把手塚国光引开了。”幸村那边是R国最完备的反侦察系统,即使通话被窃听对方听到的也是杂音。
“然后?”
“为了不让手塚产生任何怀疑,我可是尽力编了一个没有任何漏洞的故事,”语气中是掩盖不住笑意,幸村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的,“首先不能让他联系你的家人,所以我说你和家里闹翻了,家人也都住在R国。然后你是个摄影师,刚在美洲结束一次摄影,对了照片我用的是你去年这个时候拍的,已经传到你电脑里了。不过最大的漏洞就是为什么你会在身体状态很差的情况下,去看一个不知名画家的画展……我只好解释说你是个工作狂,身体那个样子是你的常态……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二努力压抑住想要把手机捏碎的欲望,在这里他还不敢随便说话,行!幸村精市你给我等着!组织里谁不知道他不二周助是以悠闲随性出了名的,现在居然被贴上了工作狂的标签!于是手塚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不二脸上堪称可怕的笑容……“感觉怎么样,要吃点东西吗?”
立刻恢复成温和的笑容,不二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不饿。”
不得不说手塚真的很帅,不二坐在病床上抬头看着他,这个角度更显得男人脸部分明的棱角线条。
“但也不能一直打营养液,真的没有什么想吃的吗?”手塚也说不出为何,看着这个温和柔软的青年,自己气场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这可和柳笔记上的手塚国光完全不一样啊,不二心中有些疑惑,可就算手塚想要试探自己,也明显不会用这种方法啊……他现在只盼着幸村能快点来。
“那我可以点芥末寿司吗?”看到手塚要变脸,不二赶快笑着摆摆手,“我开玩笑的,不过手塚医生在我这里耗这么长时间真的没有关系吗?”言外之意就是,你一个主任医师怎么老往我这里跑?
“我现在不忙。”手塚斟酌了一下用词,他还记得电话里自称是不二朋友的那个人,特意说在他赶到之前让自己好好照顾不二。他不知道不二和家里发生了什么,但又觉得这种事情明说出来不太好。
看着手塚温和的眼神,不二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自从手塚国光开始在S国的特工组里担任要职开始,他们就越来越难得到对方的秘密情报了,如果自己能和这个传说生人勿近的手塚国光搞好关系的话……
“那就麻烦手塚医生帮我弄一些粥吧。”
“好的,另外,叫我手塚就可以了,不二君。”
看着手塚离开了病房,不二下定了决心,拿起手机给幸村发了个消息。

TBC



















评论(2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