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公报私‘情’ (中)


好消息这次的锅不是乾的了!_(:з」∠)_

其实下面那个并不算车()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两天过去了,手塚依然没有见到不二的那位‘朋友’,虽然自己说过有事可以找他不用客气,可到目前为止不二也只让他帮着买过一些换洗衣物。每次去病房看的时候那人都安安静静的靠在床头看书,不止一次,手塚站在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偷偷的看着。不二自然察觉到了,他也是特工,对于目光这种是非常敏感的,到现在一切都还算按着自己的计划进行,他却总觉得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在心底蔓延。
“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手塚拿着刚出来的检查结果,“你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以后还是要多注意些。”
“嗯,谢谢。”在心中又把幸村找的糟糕理由吐槽了一遍,不二在手塚面前还是要保持着一个乖巧的形象的。
“所以你的朋友会来接你?”
“啊……他最近有点不方便,就没让他过来了,反正我一个人也习惯了。”
不二本就生了一副惹人疼的模样,再加上幸村在手塚那里一顿添油加醋的描述,让手塚特工不由得产生了心疼的情绪。住院的这几天一个来探视的人都没有,不二却从来没表现出来过介意。
“那……不介意的话明天我送你回去吧。”这句话说出来手塚自己都觉得惊讶,自己难道不是一直都是个冷漠的人吗,为什么会主动的想要接近别人。也许从他在美术馆撞到不二开始,事情总是在遇到这个人之后就往一些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不二愣在了那里,这个进展是不是有点太快了?如果把手塚国光换成忍足侑士的话也许还说得通……
“呃,如果你觉得不方便的话……”手塚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和不二也算不上多熟,虽然这几天有过不少接触,但对于对这方面比较在意的人来说还是有些失礼的。
“啊不是,只是有点受宠若惊,”回过神来不二赶紧解释道,这么好的机会哪有放过的道理,“但手塚君明天不用上班吗?”
“我明天轮休。”手塚认真的说,并不知道如果此时菊丸或者桃城在场的话一定会叫嚷着说他是在撩。
“那就麻烦你了。”不二作出一个可爱的歪头表情,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了刷好感而保持的人设对对方造成了多大的暴击。
第二天中午,手塚亲自给不二办好了出院手续,护士长忍不住说手塚医生你对这个病人真是亲力亲为,体贴入微。旁边的小护士们捂着嘴咯咯咯笑了起来,当事人的手塚医生却是一脸的严肃认真,不二是自己送来的又没有人照顾,他负起责任是当然的。可嘴上这么说着,手塚却也在心里思考着,真的只是因为责任吗,明明让护士们去照顾也完全可以的,但他并没有,而是尽可能的自己去做。不过也罢,他想,反正之后两人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了,把不二安全送到家后,他就还是那个冷冰冰的手塚国光了。
可事实总是会给人一些惊喜,比如按照不二指的路,最后手塚将车停在了自己家隔壁的门口。
“你住在这里……?”
“对呀,”不二点点头,不明白手塚为何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虽然一年都在到处跑,不过家确实是这里。”
“我住在你隔壁。”语气虽然有些无奈,但手塚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是很开心的,因为这意味着他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和不二接触。
“哇……这还真是巧了。”还好虽然为R国服务,但不二本身是S国的人,不然就无法解释为何一个R国人会在关系并不好的S国有房产了,可他真的没想到自己的隔壁就是地方大名鼎鼎的特工手塚国光。不二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既然已经到这个地步了,也就只能顺着进一步加深和手塚的关系,笑眯眯的和他说我们真是有缘分。
手塚看了眼表,今天他虽然医院轮休,但一会还要到特工组开会,安排下一个任务,“那么以后也请多指教了,”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很小的弧度,手塚把不二的行李拎到他的门口,从内兜里掏出一张名片,“这上面有我的电话,如果有需要直接找我就好。”
“呵呵,这句话手塚君已经和我说过很多遍了,”不二笑着接过来,“那我以后就要继续骚扰手塚君了。”
“不会。”手塚国光留给他一个难得的微笑,转身回到了车上。
不二站在原地目送他远去,心想这个男人真是该死的帅气,尤其是笑起来……他使劲甩了甩头,还好自己是直的,不然就危险了。可他只考虑到了自己的弯直问题,并没有想到看起来那么正人君子的手塚国光会喜欢男性。
于是不知道危险的不二周助继续着自己‘和手塚搞好关系’的大业,这座房子是自己很多年前买下的,已经很久没用过了,不过为了他在S国行动方便呀,幸村已经派人来收拾过了。
打开门,地板家具一尘不染,沙发和餐桌完美对其并与墙面成90度角,可以的,这一看就是真田的杰作,整个特工组也只有他会这么一板一眼。空调被调成合适的温度,不二查看了一下设置了定时半小时前才刚刚启动。打开冰箱,蔬菜水果一应俱全,冷冻室里也有足够的肉,还贴心的拿出一块牛里脊放在了冷藏,以便他晚上就可以用,不必化冻——这很明显是特工组唯一的‘良心’杰克的功劳,不二不得不在心中感叹,看来幸村这个老板还不算太黑心。
看着这一冰箱的食材,不二心血来潮的想要做一顿大餐,他立刻拿起手机,对着刚才手塚给他的名片上的号码发了条短信。
另一边手塚正在给大家开会,他放下桌上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惊讶的静了音,要知道会给手塚发信息的人现在可全都坐在这里了——正常人不会找他聊天,家人也通常都是电话联系。而更令他们吃惊的是手塚居然拿起手机划开了屏幕,男人抬起头看着其他人一脸懵的看着自己,不解的皱了皱眉头,“怎么了?你们继续。”说着开始回复消息。
乾打开笔记本开始奋笔疾书,菊丸和桃城使劲扯着中间的越前,“老大这是开始谈恋爱了吗?!”
“啊?!谈恋爱?”大石即可换上了一脸的担忧,“手塚和谁谈恋爱了?要是敌人的间谍可怎么办?对方会不会是为了情报gou引他的!”
“大石你冷静一点,”旁边的河村把他拉回椅子上,“你想想看手塚会是那种轻易被gou引的人吗?”
此时已经给不二回完消息的手塚终于听不下去了,他拍了拍桌子,“你们再不开始说正事就到下面去跑圈!”
会议结束时天色已经开始暗下去了,他们特工组的基地位于城区边缘的一个普通的公寓楼,表面上看与其他住宅楼无异,里面的设备和装置却都是最高端先进的。护城河就在对面,暖橙色的夕阳照射在水面上,手塚第一次发现原来这里的景色这么美。收到不二的短信时他是很惊喜的,自己的确明显的表现出对对方的好感,他本来还担心不二会对此感到困扰,但现在看来不二也很愿意和自己走的更近一些。
上车后他又收到一条短信,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接近就会感到快乐,这种感觉叫喜欢。’虽然是用大石的手机发的,落款却是特工组全员,手塚又气又好笑,看在今天夕阳这么美的份上就不让他们跑圈了。
敲开不二家的门手塚就闻到一股香气从厨房飘出,“包和衣服什么的放在沙发上就好。”主人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手塚换上不二为他准备好的拖鞋,走进屋中。一转头就看到不二在厨房中忙碌的身影,半长的栗发扎成一个可爱的小揪,围裙长长的带子在纤细的腰后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明明是第一次来不二家,手塚却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他们已经这样生活了很久了,而这种错觉更是让他想想就觉得幸福。将买来的点心放在桌上,手塚走进厨房,“需要帮忙吗?你身子刚好,不要太劳累。”
不二转过头冲他笑笑,“不碍事,在医院躺了那么多天呢,手塚你要是没事的话帮我把牛肉切一下好吗?”
男人点点头,将衬衫袖子挽了起来,不二羡慕的偷偷看了一眼,明明都是特工怎么自己就无论如何都练不出来明显的肌肉呢!
与独特的口味不同,不二做的料理都很好吃,就连跡部这样挑剔的人都会赞不绝口,手塚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一大半了,这会除了牛肉其他菜都已经做好。奇怪手塚怎么切个牛肉要这么久,不二过去一看,发现这位医生正一脸严肃的用刀尖比划着那块牛里脊肉……
“怎么了吗?”不二出声问道。
“我在想怎么把它平均的切开。”对方老实的回答道。
“噗,”不二毫不留情的笑了出来,由于身高不够他只能从旁边拿过手塚手中的刀,“这个没关系啦,大小差不多就可以。”
刚刚的动作中不二的手轻轻擦过手塚的手背,温凉的触感让他心跳漏了一拍,十几厘米的身高差,从这个角度手塚刚好可以将不二修长的颈部和线条优美的锁骨尽收眼底。不二还在给他讲着牛肉该怎么切,可手塚一句也没听进去,他现在心里想的只有,离不二好近!不二身上好香!
第一次知道男生做饭也可以这么好吃,虽然也常去河村家的寿司店,但却没有不二料理中的这份细腻。
“怎么样好吃吧?”不二自信的笑着,他没有立刻开动,而是等着手塚尝了后的反应。
“非常好,没想到你这么的不回照顾自己的一个人却很擅长做饭。”
“呃……”都怪幸村给自己乱加人设!不二只能含糊的笑了笑,“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比较懒。”
“那么为了你的健康着想我还应该经常来蹭饭。”
“想不到手塚也会开玩笑。”
“咳,我一般不开的……”又来了,一遇上不二,自己就会变的不一样了,手塚扶了扶眼镜,来掩饰他的窘迫。
“呵呵,我觉得你这样子很好呀。”不二托着下巴微笑着望着他。
手塚在不二明亮的蓝眼睛里看到了自己,那是一个有点陌生的手塚国光,青涩但快乐,都说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手塚觉得自己的这两样现在都已经在不二手里了。
之后的半个月相安无事的过去了,现在手塚到不二家吃饭已是常态,当然作为感谢他每次都会带不同的点心。而不二这一边则是在继续努力的保持自己的可爱人设,他并不急着行动,早就做好的长期任务的准备,毕竟对方可是S国最不好搞的特工。他计划好了一切,也相信自己的方法是有效的,却万万没想到手塚会爱上同为男性的自己。
在手塚的‘严加看管’下,不二终于被医生宣布完全恢复了健康的状态,他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工作狂’的属性,算了算现在世界各地的季节,决定到H国去拍动物迁徙。出发前手塚千叮咛万嘱咐,不二忍不住嘲笑他原来也这么婆婆妈妈的,说完才觉得有点不符合自己的设定,赶紧吐了吐舌头说自己是在开玩笑。手塚却不怎么在意,反而让他不必在自己面前拘谨什么,刚才的毒舌也很可爱。不二不由得红了脸,就是这个男人什么都能轻易看穿才叫他觉得害怕。

等不二再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冬天了,S国的冬天冷的厉害,这让习惯了R国暖冬的不二非常的郁闷,这次特意从H国带了特产的酒,听说对于取暖效果非常明显。打开家门时不二就发现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有人来过,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外人闻不出来,但不二知道这是幸村特制的熏香,看来他们又给自己送来一些‘好东西’。果不其然,不二在餐桌的暗格中找到了一个小小的药盒,打开里面一共有十粒胶囊。他拨通柳的电话,对方显然算准了时间在等着他了。
“精市说他上次和手塚说了一些你的事情,比如……”柳看了眼本子上自己刚算出来的‘不二听了会生气的概率为97%’,但幸村交代的又不得不传达到……“比如身体不太好之类的,那些胶囊可以引起轻微的低烧,对身体没什么其他害处,但要注意……”
不二还没来得及让柳帮他给幸村带两句‘问候’门铃就响了,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约了手塚来家里尝酒,“手塚来了,我先挂了。”他压低声音说道,没注意柳最后说的注意事项到底是什么。
犹豫了一下不二还是拿了一粒胶囊塞进了嘴里,再把药盒藏了回去,这才去给手塚开门。


https://shimo.im/docs/ssdmQ8VzLQ4bfjIQ/ 


TBC

评论(3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