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公报私‘情’ (下)


我觉得我今天的效率很可以了hhhh

这里面还有手塚同学喂粥的剧情,可以本篇设定他并不会做饭,所以不二子你就凑合一下吧()

感谢评论的小可爱们!我先去看看要考试的东西😂明天再回复o(*////▽////*)q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等不二悠悠转醒已经是晚上了,手塚毕竟是医生将一切都清理干净,自己的额头上也敷上了凉毛巾。不二不得不感叹柳做的这个药真是质量极好,在酒精所带来的副作用退去之后依旧好好的‘工作’着,他现在浑身酸痛,仿佛回到了当年训练最苦的那段日子。想到这里不二挣扎的想要坐起来,还好自己身上没有什么枪伤刀疤啥的,不然可就不好解释了,希望手塚没有在其他地方发现什么……
手塚推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不二苦着脸重重的跌回床上,私处被碰到让他忍不住低吟了一声,男人快步走过去,放下手里的碗,心疼的扶住不二,“别乱动,先躺下吧。”
其实手塚是个很好懂的人,不二看着他深褐色的眸子中满满的都是担心,也就知道了自己应该并没有暴露什么。
“对不起……”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不二恨不得把自己埋在被子里不出来,这次真的是……太出格了啊……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毕竟受到伤害的人是你。”手塚在床边坐下,把毛巾重新放在不二的额头上,放好后他并没有立刻收回手,而是轻柔的抚过对方有些苍白的脸颊。
“可是是我强迫你……”
“不是强迫!”到底还是要告诉他吗,虽然这个方式并不算得上理想,但手塚还是决定将他纠结了很久的话说出来,“不二我喜欢你,你的出现让我发现原来生活还可以这么快乐,其实我早就……早就想对你做那样的事情了……”手塚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听不到了,他低着头,无意识的搓着床单的手指暴露了当事人紧张的情绪。
不二惊讶的瞪着蓝眸,他知道手塚一直对自己有好感,可没想到却是情侣之前的喜爱,可明明是刚知道,心中却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以及强烈的愧疚……但即使如此不二还是咬咬牙,轻轻握住手塚的手,“你不必道歉,我既不后悔也不难过你对我做了那些事,甚至有点高兴……虽然我还说不清对你是什么样的感情,但至少这段时间和你在一起我也很开心。”我没有撒谎,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不二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却不敢去看手塚欣喜的表情。
然后不二感觉到自己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他闭上眼睛靠在手塚的肩膀上,努力不让泪水流出来。长这么大不二第一次产生了被爱着的感觉,他很小就进了军校,虽然幸村他们都对他很好,在特工组的生活惊险却也快乐,可这都不一样,这是第一次,拥有了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爱。幸村曾经说不二是孤独的,他不自觉的和所有人都隔开距离,并且拒绝他们的进一步靠近,当时不二还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现在却全明白了。
此时的手塚就像个告白成功的毛头小子一般,激动又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他扶着不二靠好,拿起旁边的碗,“我煮了点粥……但我不太会做饭……呃……可能有点糊……”
不二尝了一小口,果然煮的过烂的白粥中掺杂了一股淡淡的糊味,他台眼看到手塚一脸的无措,哪里还像个王牌特工或者精英医师。他忍不住笑了起来,不二扑进手塚怀里,搂着他的脖子笑得停不下来,“哈哈哈哈哈手塚你真是太可爱了!”笑着笑着不二眼泪流了出来,清脆的笑声渐渐转为了啜泣,这种被小心翼翼呵护着的感觉让他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不二似乎明白了手塚刚才说的那句‘第一次发现生活还可以这么快乐’,说来也好笑,他们两个特工,两个不被允许随意释放感情,不被允许有丝毫松懈的人,却阴错阳差的成为了对方的救赎。
手塚什么也没有说,虽然还不知道不二的身份,但却早就看到了他的孤独,手塚紧紧的抱着他,温柔的拍着不二的后背,贴在他的耳边说,“没关系,以后都会有我在你身边。”

不二以为,他已经触碰到幸福了,和手塚在一起后的前几天简直像做梦一样。可是当他搬进手塚家,第一次看到他半掩着门的书房时,不二才想起来自己最初接近手塚的目的,梦,该醒了。
作为S过特工组组长的恋人,很多秘密的情报都变得触手可及,当然手塚不会把太多东西往家带,不二也不会冒险套他的话,可即使如此不二能够搜集到的信息也足够了。可这个过程却是十分痛苦的,每一次将资料传回总部不二都要被愧疚淹没,并且在面对手塚的时候还不能表现出来,他还要继续做他的‘温柔情人’。
幸村那边也把握有度,得到的资料并不算不作为主动出击的工具,他们不能让S国太快意识到自己的团队中有间谍。而对于不二,就算他在手塚面前掩饰的再好,心理上的压力和煎熬是确实存在的,然后这些就会反映在身体上……
这段时间手塚也不好过,和R国的几次交锋中他们总是吃亏,大家情绪都比较低落,回到家中不二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和往常一样,但明显食欲下降了不少,整个人也经常是出于一个疲惫的状态。手塚是医生,不二没什么其他症状,他自然也就猜出是心理上的问题了,但不二不说手塚也不好问,只能尽可能的多陪在他身边,试图用这种方式安慰恋人,却不知道这让不二心中的愧疚感又翻了一翻。
然后在手塚受伤后,不二压抑在心中的情绪终于爆发了。那天晚上手塚很晚才回来,他们刚才和R国的特工交火,对方似乎早就猜到了他们的人数和空档,不仅自己受了伤,越前还被敌人抓去了。站在家门口手塚虽然想好了解释伤口理由,却不知道该怎么调整自己乱糟糟的情绪,在部下面前他还可以保持冷静,可面对不二他却很难掩盖真实情绪……
谁知不二看到他受伤后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跌坐在沙发上双手捂着脸,瘦弱的肩膀不停颤抖着。手塚吓了一跳,他赶紧坐过去把不二用力拉进自己怀里,“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被玻璃划伤了而已。”但不二还是哭了出来,手塚从没见过他哭的这么厉害,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可不管自己问什么,不二只是死死咬着嘴唇摇头,看着把脸埋在自己颈间情绪崩溃的恋人,手塚心中突然一凉。他任不二抱着自己只是哭,把下巴轻轻放到不二的头顶,手塚突然觉得好累,他好希望自己只是个医生,而不二也真的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只是个摄影师……
后来不二哭着哭着睡着了,手塚看着他憔悴的睡颜,心疼不已,他不愿再去思考自己的那个猜想,这一切都留到明天吧,现在他只想抱着心爱的人好好睡上一觉。
第二天手塚召开了紧急会议,八个人的位子如今空了一个,大家的情绪都跌落到低谷,漫长的沉默后,大石下定决心开了口。
“手塚……虽然你可能不愿意相信,但经我们统计,就是从你和不二交往开始,莫名的会在和R国特工的战斗中吃亏,而且这次越前的事情也可以确定是有人泄露了我们的情报……”大石这个人平时虽然好脾气,但对待工作却从来不会含糊,所以他才会站出来。其他人也是一脸的难过,他们多少都和不二接触过,尤其是菊丸和那个漂亮的青年很合得来,很快就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手塚面无表情的盯着桌子,就在大石以为他会训斥自己是,他们的组长终于抬起头来,脸上是他们没有见过的痛苦,“我知道了,这件事请我会安排处理的……”
晚上回到家后,手塚在卧室找到了缩在被子里的不二,发现对方醒着后他在床沿坐下,动作轻柔的拨开不二额前的发,确定他没有发烧后说道,“明天和我一起出去散散心吧。”
不二安静的看了他一会,眨了眨了眼睛,说好。
其实手塚约他出来的时候不二就知道自己暴露了,但事到如今他也不想再做挣扎了,他想幸村大概也是知道这点白天才没有强行把他带走的吧……所以当那些那些qiang的人冲出来时不二并没有很惊讶,但他很快发现情况不对!那些人的目标不仅是自己,手塚也在他们的攻击范围内!并且恋人第一反应是将自己护到身后,不二已经没时间去思考手塚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份了,因为受着伤的手塚根本没有办法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再去对付那么多人。
手塚看到不二高高的跳了起来,一个漂亮的空翻踢到了那个用qiang口对准自己的敌人,然后他感觉到背后贴上了另一个人的温度——把背后交给你,我最信任的人。深深的叹了口气,手塚打了个手势,所有的‘敌人’都停了手,两个人冲上来在不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扭住了他的手臂。没有想到手塚会利用自己对他的感情来让他自动暴露,不二露出一个苦笑,说道利用感情他才是最没资格抱怨的那个人吧……
被制服后不二被交到了手塚手中,心里很庆幸自己现在是背对着手塚的,因为他现在真的没有勇气看那个男人的眼睛。意外的,加制在自己手上的力量并不强势,力度很好的控制在不会弄疼他的范围。这时特工组其他几个成员冲了过来,为首的是情绪最为激动的桃城,“组长对你那么好!你却只是为了利用他!还害得越前……”青年一边喊着一边晃动着手中的qiang。菊丸从他后面想要把枪夺下来,“阿桃你冷静一点!”争抢中‘砰’的一枪巨响,手qiang走火了。
“不二!”手塚惊呼道,不二肩膀上中了一qiang,殷红的鲜血立刻涌了出来,不二身子晃了两下却自己稳住了,这种程度的疼痛可都是训练的基本课程啊,不二心想这下自己是不是可以算弥补了手塚肩膀上挨的那一下了。
桃城和菊丸都消停下来,看着手塚黑下去的脸色不敢再动。
“我带你去包扎。”手塚小心的扶上不二的另一边肩膀,后者没什么反应,只是低着头顺着手塚手上的力道向旁边的楼中走去。
医务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子弹暂时还取不出来,手塚皱着眉头想要先止血,这时不二开口了,“呐,手塚,杀了我吧。”
他仰起头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虽说现在还和你提要求真的很过分……可我不想死在其他人手上……”
“我并没有说要杀你。”手塚头也不抬的回道,确实从两边现在的状况来看,用不二去换越前的可能性很大。
“你不明白吗……我已经对你动了心,就算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动心?”停下手上的动作,手塚和他对视着,“那我呢?那爱上你的我难道也要死吗?”
“这不一样,”不二小声的嘟囔着,“而且如果你能杀了我就能证明你的觉悟。”
这不可能!手塚否定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外面的巨响打断了。
几声杂音后广播响了起来,“手塚国光你听着,”这是B国特工队的九鬼的声音,“你的同伴现在在我们手里,要求你十分钟内杀掉不二周助,我们可以结盟,否则你同伴的性命就不保了!”
手塚眼神一凛,他们所在的医务室和外面有一道很结实的防护门,敌人估计是被挡在了外面进不来才借自己的手,可是为什么B国会在这里?!
“动手吧手塚,”不二的语气像极了平时和他撒娇,“你也很想知道B国的目的吧,动手吧,杀了我,救出你的同伴,然后再搞清楚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看着不二愈加苍白的面孔,手塚知道拖的太久的话不二的身体也会支撑不住,但他怎么可能下的去手……
谁知不二却抢了他的qiang抵在了自己太阳穴上!
“不二你做什么!”
“我已经自私的利用了你的感情那么久,我欠你太多了……”不二撑着桌子站起来,“这条命也许不够还你的,但至少能让我心里舒服一点……”
不二最后看了他一眼,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谢谢你,给我这么快乐的这段时光。”他扣动了扳机,却没有意料之内的疼痛——弹tang竟然是空的!
“不二,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伤害你!”手塚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我做不到!”
“事到如今还能怎么样!”瞥见柜子里的手术刀,不二想要挣脱手塚却无能为力,“就算是为了你的同伴你也不应该犹豫!”
“你冷静一点!”看透了不二的目的,手塚顾不得还在流血的伤口了,用力的抱住他,“会有办法的!你要相信我!”
“我相信你,可是现在还有什么办法,我们连武器都没有!”挣扎无果的不二绝望的靠在手塚身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伤口的疼痛愈加剧烈,失血过多也让他身体开始发软。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不二周助你相信他的同时也相信我一下好不好……不能因为我给你按了一个丰富多彩的人设就重色轻友啊。”幸村精市靠在门边上一脸嫌弃的看着两人,“我说你们有没有点时间观念,十分钟早过了,就在你们‘真情告白’的时候。”
原来从一开始就是B国在搞鬼,他们企图引起两国的争端,然后坐收渔翁之利。这次的事情发生后幸村等人悄悄来到S国想带不二回去,却遭到了拒绝。就在幸村纠结之时B国露出了他们的獠牙,然而九鬼这个人实在是没什么水平,趁着他们得意洋洋等着手塚就范的时候,仁王用易容术轻易混了进去,他们里应外合制服了那几个家伙。而这也揭开了S和R两国多年来的误会,但至于这两个人之间的恩怨嘛……
“不二刚才也说了,他欠我太多,所以这笔债就让他用下半辈子来还吧。”手塚说着打横抱起恋人,大步流星的向门口走去。

END

评论(2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