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白熊的报恩


另一个梗试着写了写但发现不太好展开()
到时候就扔到段子里吧_(:з」∠)_

社长T×打工的土豪F

一个小短打w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这天青春社团的社长手塚国光也按时将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场里,写字楼的停车位都是固定的,他注意到自己右侧平时都空着的车位停了一辆豪华轿车——跡部财团今年才刚刚发售的,全球仅五辆的OA1029。听说跡部总裁本人因为嫌蓝色的车身不适合他华丽的画风,就大方的将自己的那辆转手送了朋友。手塚之所以会知道这些八卦消息,完全是因为他手下的菊丸英二那天正好是因为在和大石嚷嚷要是自己也有这么个土豪朋友,被他发现上班摸鱼,被罚绕着写字楼跑了30圈……
手塚社长没有受这一点点变化的影响,他整了整没有一点皱纹的西服,坐上了电梯。电梯在一层停下了,手塚的眉毛微微上扬了几度,平时这个时候根本不会有别人来,难不成就是下面那辆豪车的主人?他马上发现是自己想多了,进来的不过是一个位于八层的食堂的工作人员。平时他们都是用货梯的,但这位似乎并不知道这个规矩……他看着宽度明显超出电梯门的平板推车,有看了看里面西装革履的高个子男人,决定将推车上仅有的一个箱子自己搬进去。但他似乎低估了箱子的重量,好不容易抱着箱子直起腰后却失去了平衡,踉跄了两步向电梯里面冲去。手塚稳稳的扶住箱子和人,很顺手的把箱子接了过来,“小心一点,这是客梯,货梯的话推车就能进去了。”
“失……失礼了!”那人赶紧和他鞠躬道歉,“非常抱歉我今天刚来,不知道……”
由于戴着帽子手塚看不清他的脸,却发现这个青年比自己瘦小不少,露出来的两条胳膊又细又白,一看就不是能干重活的。而自己从初中时代就是网球好手,锻炼也一直没停,这个重量完全不成问题。
“下次注意,这个箱子是要送到八层吧?”挡下青年要接过箱子的手,手塚按下了八层的按钮。
“欸?没关系我自己来搬吧!”
“没事。”你搬也搬不动的……
两人说话间电梯已经到了八层,门打开后手塚抱着箱子走了出去,那栗发青年也是有些慌张的跟在他后面。
食堂经理此时正指挥着员工们做着早餐的准备,他正要抱怨那个新人怎么取一箱货物还那么慢,结果一回头就看到包下这写字楼上面5层的以冷漠严格著称的青春社社长手塚国光搬着那个贴着大大的‘土豆’的箱子一脸严肃的站在他身后,“山田经理,这个箱子应该放在哪里?”
“那……那边……”山田目瞪口呆的指了指厨房,过了半天看到后面的青年才反应过来……
“不二周助!你搞什么鬼!怎么让手塚社长把土豆搬上来了!????”
把土豆交给同样目瞪口呆的其他工作人员,手塚面无表情的转向山田,“举手之劳而已,你不要责怪他,是我自己要帮忙的。”然后他向他们点了点头,掸了掸身上的灰,转身向电梯走去,走到一半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对山田说,“对了,以后别让他搬这么重的东西了,他那个体格不行。”
山田只有应声的份,不二则是很不服气,真是的!看不起他矮嘛!不过看在这位看似高冷的社长如此热心的份上就不跟他计较了,反正自己确实也不想做苦力。早上的这个小插曲不仅没有让手塚感到烦躁,反而是让他觉得有些有趣,一成不变的生活似乎多了一点乐趣。
与同档次的写字楼相比,这座写字楼的租金十分的高昂,但相应的是更为高档的服务,比如八层的员工食堂据说完全可以和中高档次的餐厅相提并论。所以与其到周边参差不齐的餐馆和其他上班族挤来挤去,食堂要方便得多,大多数在这里上班的人都会选择在写字楼食堂用午餐。
手塚也是其中一员,这天中午他和往常一样12:35准时走进食堂,端着点好餐去结账,听到一个有着熟悉的声音。
“早上多谢啦,手塚社长。”
手塚这才发现收银员就是早上傻乎乎坐了客梯运货的不二周助,这次他终于看清了青年的脸——那时一张很清秀的面孔,皮肤白皙,五官标致,一双弯弯的笑眼看了让人心里很是舒服。也许是受不二笑容的影响,手塚也放缓了表情,“没什么大不了的。”
之后手塚确实没有再遇到过不二搬货,倒是每天中午在食堂都能看到他。手塚发现自己现在几乎每天都盼着吃饭时间,要是正好能排到不二负责的那个柜台就会心情大好,这样过去快一个月后他才发现,自己这样简直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初中生一样……
这天手塚加班到很晚,等他锁好办公室的门离开时天已经黑了大半,刚将车开出停车场他就看到了不二。普通情况下,这种时候手塚应该像个情窦初开的初中生一样,表面毫无波动内心欣喜若狂,然而这样就不是手塚社长了,毕竟某人在真的初中时代都没像过一个真正的中学生……他的关注点在不二的衣服上,由于已经下班,不二换回了自己的常服。
工作原因熟悉各种奢侈品牌的手塚一眼就看出不二那一身绝对价值不菲——SHIRAISHI的复古风茶色衬衫,YUKIMURA的七分仔裤和低腰帆布鞋,而最让手塚惊讶的是他右耳上挂的耳坠,那正是上个月由他们青春社和跡部财团联合举办的拍卖会上,被高额拍下的由著名珠宝设计师仁王雅治设计的单边蓝宝石耳坠。虽然很有可能只是相似的东西,可手塚直觉认为那就是真品,即使不算耳坠不二这一身也值快二十万日元了,而根据他的估计不二一个月的收入大概也只有三十多万日元。
思考这些大概只花了手塚十几秒钟,就在他犹豫要不要问不二要不要搭便车的时候一辆红色的跑车停在了路边,驾驶座的窗户摇下,由于角度问题手塚只瞥见了一抹烈焰红唇和大卷的波浪长发……这……难道是bao养吗!?手塚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没多想就立刻否定了,哪有人会让自己bao养的‘小白脸’出来打工,还险些成为苦力,再说不二也不会是那种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偏心,手塚社长因为知道了不二几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心情大好,方向盘一转,开开心心的回家了。
平平淡淡又有点点甜味的生活持续了很久,直到欧洲金融危机的乌云也笼罩到了日本……像跡部财团,立海会社这种有着一百多年的老牌大企业靠着自己牢固的根基,并没受多大影响,可对刚成立没几年的青春社就不一样了……再加上屋漏偏逢连夜雨,公司内的一名高管出现了重大失误,让青春社陷入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局面。以手塚的能力挽回这个局面也不是不可能,但需要巨额资金来周转,可他是白手起家,并没有这么多的积蓄,而其他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大公司现在自己的处境也不容乐观……而就在他为此焦头烂额的时候,事情出现了转机。
这段时间加班已经成了常态,又是一个加班到快零点的周五,手塚一手提着公文包一手拿着已经凉透了的咖啡,疲惫的走到地下停车场自己的轿车旁,却发现那辆往常已经早早开走的OA1029还停在那里,车旁边靠着的正是多日没见的不二周助。当时就在手塚自认为已经和不二混了个脸熟,想要进一步发展两人的关系时,公司进去了困难期,所以不要说别的,就连去食堂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
“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去?”已经不惊讶这辆豪车也是不二的所有物了,这个人肯定不是简简单单一个打工小哥。
“这一阵子都没有机会见到手塚社长我只好在这里等了,”不二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不知道手塚社长能否从百忙之中抽出点时间,这个周末陪我喝个下午茶?”
“叫我手塚就好,”手塚思考了一下周末的行程安排,决定取消一次毫无意义的会议,长时间的高压下即使是他也需要休息了,他的员工们也是,“周日的话我没有问题。”
“那就定在周日咯~”似乎等了几个小时就只为和他说这件事,不二没有在多说别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周日上午十一点,我在TF咖啡馆等你。”
看着开走的蓝色轿车,手塚已经多云了快一个月的心情似乎终于有了放晴的趋势。

“你说什么?!”虽然碍于在公共场合手塚已经努力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但还是惹得两边的客人往他们这边多看了两眼。
“手塚你冷静一点,”不二淡定的喝了一口他的焦糖拿铁,“我说我可以借钱给你们。”
“但是那么多的钱……”
“我相信你,”毫不犹豫的打断了手塚的话,不二温柔的看着他,“其实你帮我搬箱子那天我就看出你不一般,后来查了查发现你的确具有不输跡部景吾和立海社长幸村精市的能力。”
“不二……虽然有点失礼,但你到底是什么人。”虽然知道不二有钱,但竟然一口答应借给自己那么多的钱,这个数额除绝不是普通的有钱人家能拿得出来的。
“我就是不二周助而已,”不二笑了笑,将一张纸条放在了手塚面前,“决定了就打这个电话,对了这杯咖啡我请了,一会和老板报我的名字就好~”看到手塚欲起身留他,不二伸出一只手指摇了摇,“别着急手塚君,以后互相了解的时间还长着呢。”说罢就转身离开了,留着手塚坐在那里盯着那纸条上工整的一串数字眉头紧皱。
最后手塚还是寻求了不二的帮助,也成功的帮助公司渡过了这个难关,手塚国光的名字也在商业界越来越响亮,可在那次咖啡店和不二约过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
手塚当然也试着找过不二,但当初不二留在写字楼那里的信息除了名字都是假的,他问了最擅长收集数据的乾也没有任何结果,乾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个不二周助之前不会是商圈的人……最后手塚找到了跡部景吾。
“不二?你找他做什么?”听到这个名字跡部立刻就露出了一副警惕的表情。
手塚和跡部向来不对付,但此时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问这个男人,毕竟会将那么昂贵的一辆车送给不二,可见两人关系一般。
在听说了和不二发生的各种事情后,跡部终于侧身让手塚进了他的办公室。
“真是的,没想到打个赌闹出这么多事来,不愧是不二周助。”跡部翘着腿往沙发上一坐,示意手塚坐在他对面的单人沙发上。
“打赌?”
“对,他回去你们那个写字楼打工纯属是因为和幸村打赌输了。”
“你说的幸村……是立海社长幸村精市吧?”
在跡部的解释下,手塚知道了不二的身份——他的父亲不二和树是世界顶尖的IT研究员之一,母亲则是有名的演员,但由于结婚之后就隐退,所以被世人所熟知的姓氏是她本家的名字。他们的儿子不二周助继承了父亲的头脑和母亲的容貌,但由于在各个领域都被称为天才,不二并不愿意长时间从事同一件事。摄影,写作,植物研究,这些不二在这些方面都取得过很高的成就,可偏偏他又是个低调的人,都用的是笔名,手塚自然是查不到他的资料。因为都具有优秀的才能,家庭条件和年龄又相仿,不二和跡部、幸村是从小的玩伴,他们对于彼此就像亲兄弟一样。
至于上次手塚看到的豪车美女,是不二的亲姐姐由美子,他的弟弟裕太近几年也在建筑设计界崭露头角。这样一个家庭自然是拿得出那么多的钱,和跡部幸村两家的同代当家熟识也很正常。据跡部说不二借钱给他其实是投资,因为相信手塚的实力才这么做,也算是报答那次手塚帮他‘做苦工’。
然而虽然将不二的情况如实告知,跡部却拒绝说出不二现在在哪里,或者怎样可以找到他本人。
“不二如果想见你自然不会打那之后就辞职,他既然出手帮你就表示至少不反感,等他想通了自然会出现。”跡部留下这句话就送客了,附赠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没能要到不二的联系方式手塚不免有些失望,但想想跡部的话他决定还是先冷静下来,不二不是也说过吗,以后互相了解的时间还有的是。
再次和不二相遇是在一个商业晚宴上,手塚顾不得失礼,毫不犹豫的扔下在和自己现着殷勤的忘了是哪家的大小姐,径直朝那个和幸村聊得热火朝天的熟悉身影走去。正对手塚的幸村先发现了他,在不二耳边小声说了句,“你到时候得请我吃饭,不是你做的那种。”就快速离开了,退到没多远的地方,拉过跡部,两人一脸看戏的表情。
不二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那枚蓝色的耳坠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他冲着来人笑了,“呐,手塚,我决定要挑战一下自己的商业方面的能力了,你们公司还有空余的位置吗?”


END



手塚:有有有!我办公室就有,顺便床上也有!
不二:????这个进展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评论(2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