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ルノワールの画集


mmp又不能艾特了,只能靠意念了(喂)

点歌的那个 @焦糖布丁 姑娘点的主上的ルノワールの画集(《雷诺阿的画集》)

抱歉拖了这么久QwQ 本来想上周日补结果情人节巧克力发表一激动就给忘了()


感觉剧情很散还有点跑题,并且手塚出场很少orz 凑合一下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まぶしい君のビューティフェイス          

透き通る風キラリ

触れたくて夢に見て

ただ見つめて

たたずむ君はひとり

水色の袖フワリ

緑の木々ここはどこ

見失って

いつか今が

思い出にかわっても

忘れないでいたいよ

ねえ流れる時の中で

少し赤い君の頬

恥ずかしそうな上目遣い

何度も開くページ

白いキャンバスに

君の面影なぞり

想いはせるよ時代を

ただただ

そうさ君の名は

Miss I

けして会えない

OH Miss I

金色の髪がほら

肩に落ちて

どんな色で

塗り重ねればいい

気持ちをたどって

ねえ使う絵の具はこれかな

横顔はまるで陶器

あまりにも有名な君の

何度も開くページ

夢中で描いた

君の面影なぞり

上手くいかないよでも

ただただ

まぶしい君のビューティフェイス

透き通る風キラリ

触れたくて夢に見て

ただ見つめて

 

你光彩夺目的美丽脸庞
在透明的风中闪耀
触及梦中所见 然而
只是 凝望
伫立的你 只身一人
浅蓝衣袖左右摇摆
绿树茵茵 这是哪里
迷失了
就算总有一日 此刻
变成了回忆
我也不想忘记
呐 在流逝的时间里
你微红的双颊
貌似害羞地往上看
打开了多少次的那一页
在白色的校园里
描绘你残留的身影
超越时代的思念
只是 只是
是的 你的名字是Miss I
绝不会再见的 OH Miss I
你看 金色的发
落在肩上
该用什么颜色
反复涂上才好呢
随着心情
呐 就用这个上色吧
你那过分有名
犹如陶瓷的侧脸
打开了多少次的那一页
入迷地画着
描绘你残留的身影
尽管 无法好好表现
只是 只是
你光彩夺目的美丽脸庞
在透明的风中闪耀
触及梦中所见 然而
只是 凝望

 

“我丢失的不过是一本不值钱的临摹画集罢了。”无奈的看着眼前表情严肃的警官先生,幸村瞪了一眼切原,让你小子随便报jing!

切原赤也浑身一哆嗦赶紧溜了,剩下的就交给真田前辈吧!后者无论是表情还是内心都毫无波动,他压了压帽檐,“但不管怎么说也是被偷了东西,更何况你现在也是有名的画家,不能说不值钱……”

“那也不全是我的画,给他拿去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幸村说着,目光却停在画架上那副印象派的少女图。

“这是你的新作吗?”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真田问道。

“不,这是一份回礼。”画家笑了笑,端起了茶几上的空茶壶,“我去泡点红茶,真田jing官要是有时间的话,愿意听一个故事吗?”

在这个寒冷的冬日,坐在暖和的画室里喝着热气腾腾的红茶,幸村给真田讲述了自己那段至今还让他回味无穷的经历。

 

 

五年前,幸村精市还只是个默默无闻的美术大学的毕业生,他在镇子西边树林里有一间小木屋,但凡学校的课程不那么紧张的时候他就会到小屋里住一段时间,写生也好创作也好,幸村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了。

那是一个大雨瓢泼的午后,幸村站在窗边,想着等雨停了就去湖边走走,也许会有什么好的灵感。就在这时小屋的门被敲响了,幸村警惕的打开一条缝向外张望着,要知道这里可从来没被其他人发现过。门外是一个被淋透了的栗发少年,头发和衣服都湿漉漉的贴在身上不停滴着水,样子十分可怜,于是幸村打开了门让他进来。

“真是太感谢了!我迷路了……”少年接过毛巾胡乱的蹭着自己柔软的头发,“多亏这里有人,不然还不知道该怎么呢……”

还好小屋里还有些干净的衣服,幸村站出来一套衬衫长裤递给他,“先换上这些吧,不然要感冒了,可能有点大,你凑合一下。”

“谢谢。”少年笑眯眯拿过来,虽然同为男性但幸村还是在他开始解扣子的时候自觉的背过身去,等他转回来的时候却看到少年正对着自己身上大一号的衣服发呆,蓝眸中多了几分忧愁。

“怎么了?”忍不住出声询问。

“啊没事没事,”少年又换上了最初的微笑,他有些心虚的移开了目光,却正好看到房间一角的画架,“你是画家吗?!”他兴奋的问道。

“很遗憾我现在还只是个美术学校的学生。”

“我也是!我还有两年才毕业呢。”

“真巧,我只比你大一届。”显然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有着同样爱好的人让幸村也很激动。

两人立刻聊了起来,栗发少年名叫不二周助,并不是这个镇子的人,据他说他现在是在写生途中,四处周游,结果走到这片林子里却迷了路。最后不二一脸期待的看着幸村,“可以让我在这里留几天吗?睡地板也没关系的!”

于是就这样,两个刚认识不久的少年,开始了他们共同绘画创作的假期。

“这是……雷诺阿的画集?!”一天不二在幸村的书架上找到一本被细心包着书皮的厚重画册。

“对。”主人点了点头,雷诺阿是幸村最喜爱的一位画家,虽然和莫奈同属印象派,但与莫奈用光影渲染大自然不同,雷诺阿笔下生动性感的美丽女性更能让他切实地感受到来自‘人’的灵动和活力。“我最喜欢的是这一幅,”幸村翻到「小艾琳」那一页,“我曾在梦中几次梦到一个金发的少女,却无法成功的将她重现在纸上。”

“雷诺阿说过,只有当他能够触摸到画中的人时,才算是完成了人体肖像画。”不二轻声的说道,专注着看着画中少女姣好的面庞。

夜里幸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发现旁边的不二不见了踪影,他摸着黑走出卧室,看到少年坐在窗边,眼神中充满了迷茫,套着过大衬衫的背影在晚风中显得格外单薄。第二天幸村并没有提夜里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事,他相信不二所谓的四处周游绝对不是只为了写生。

幸村再一次尝试将他梦中的少女画出来,却怎么都画不出那种生动的感觉,不二搬了个凳子在他身边坐下,“让我也一起试试好吗?”

“她有着金色的长发,陶瓷一般的侧脸,”幸村闭着眼睛,轻声的描述着,“我总是能梦到她在树林里轻盈的身影,却从未看到过她的眼睛……”

“你不会是爱上她了吧?”看幸村一脸陶醉的样子,不二忍不住打趣道。

“虽说爱上梦中的少女是一件很浪漫的事……”青年轻轻戳了戳好友的额头,“不过很可惜,我执着的原因只是她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罢了。”

 

“后来我们合力完成了那副画,结果在完工的那天晚上,不二和那副画都不见了。”画家喝完了杯中的最后一口茶,结束了这个不怎么长的故事。作为听众的真田还是有些不明白,他皱起眉问道,“这听起来并不太像一个很真实的故事?”

“我经历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了,之后的只是我的猜测了,但对于它的准确性我确实很有自信的。”

给自己重新满上一杯茶,幸村继续着他的讲述。

“听说真田jing官算是子承父业,那么你一定知道五年前那个被捕又跑掉的名画大盗‘幻影’……”

‘幻影’是jing察们给那位大盗起的外号,因为他来无影去无踪,就连被他偷走的名画,都会在一段时间后重新出现在一位新的,准确的说是‘正确的’主人手里。Jing方花费了多年的努力,终于将他抓捕归案,而那个时间正好符合幸村见到不二的时候。而在不二和那副画一起消失的第二天,报纸上就登出了‘幻影’越yu的消息。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幸村就是觉得,那天晚上就是逃出来的‘幻影’,把不二和画都‘偷’了去。之后再回忆起不二对着大号的衬衫发呆,夜晚盯着黑漆漆的窗外眼神哀伤,他大胆地猜测不二和那位‘幻影’关系绝对不一般。

听了这些真田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又仔细看了看幸村,“不二这个名字我从未听过,但我记得‘幻影’的身材的确和你没差多少……等等!那也就是说偷走你的画集,并把这幅画送回来的是他!?”

“大概吧,”幸村笑了笑,“其实那个画集里大部分是不二的画,我想也许不二只是让‘幻影’把那副少女送回来,可他碰巧看到了放在旁边的画集,就忍不住拿走了吧。”

看真田还想要说些什么,幸村摆摆手制止了他,“没关系,对于我来说这幅少女要重要得多呢,你看不二给加的这双蓝眼睛多漂亮,和他自己的一模一样。”

 

Mini番外

 

不二周助和手塚国光同样邂逅在一个雨夜,那段时间不二刚好在实习的美术馆旁租了一间小公寓。公寓不远处有一条酒吧街,时不时会有些讨人厌的醉汉在附近闲逛。那天不二下晚班回家,不巧就遇上了几个人想要骚扰他,一个路过的英俊男人救了他,之后理所应当的,不二就将这个淋得湿漉漉的男人请进了家门。直到两人交往了快一年的时候,不二才知道那次其实是自己救了正在躲避jing察的大盗‘幻影’,也就是他的恋人手塚国光。后来是有一次不二提前下了夜班,刚好看见了站在窗边拿着刚刚偷到手的名画的手塚,这才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虽说手塚所做的一切完全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但不二很显然无法接受这一切,就在这个时候追着手塚的jing察找上了门来。手塚怕不二被牵连,毫不犹豫的将他推出了家门……第二天在报纸上看到手塚被捕的消息,不二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纠结之中他随便坐上了一列火车,希望能够寻找到一个答案,于是这才有了和幸村的相遇。

不二想念手塚,他爱他,依恋他,却也怪手塚有所隐瞒,也担心着手塚的状况。谁知不久后的一天夜里,他的爱人竟然逃了出来,还找到了自己。趴在手塚怀里,不二终于忍不住哭了,骂他不仅偷画,还偷走了自己的心。

 

END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