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自👓娱💕自🌵乐
‼️杂食❌勿扰‼️

【塚不二】Mr.T事件簿-其一


侦探T×委托人F,我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其他案子()


这段时间刷了好多柯南就忍不住写了,然而并想不出什么案子


啰嗦了太多导致字数比预计的翻了一倍orz





祝食用愉快,请轻拍~






手塚国光是一名侦探,他的Mr.T侦探事务所在东京,乃至整个关东地区都非常出名,不仅警视厅会找他求助,先不说寄来委托函,亲自上门的委托人都不在少数。可手塚也没有三头六臂,太忙的时候他只能自己选更难更紧急的案子处理,例如给邻居家老婆婆找猫咪这种事就拜托给助手大石秀一郎了。

和柯南道尔笔下的大侦探福尔摩斯一样,手塚也相信爱情这种东西只会让人失去理性和准确的判断,可他想不到的是,当爱情真的降临之时,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你深陷其中了。

这天他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说它奇怪是因为与其说这是一封委托函,把它分类为邀请信似乎更合适。

「Mr.T

    在您忙碌中打扰十分抱歉。

我诚恳的邀请您来参加10月29日在青春町0229-36号我的别墅举办的茶会,茶会结束后会有在别墅内的探险活动,相信您一定会有兴趣。

 

 您忠实的,

Mr.F」

手塚举起信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内容文字都是手写的,字迹非常秀气,仔细闻还有股淡淡的花香,从这些上大概可以判断出是写信人一名女性,可落款又是‘先生’……并且这几天新闻推特上都在不停的预警10月29号登陆的大型台风,对方为何又偏偏将时间远在这个时候……在日期上又好好研究了一番,手塚发现那个‘9’似乎是先要写成‘7’,写了一半又改过去的。为此手塚决定赶在台风前面,27号就过去。

“但也有可能是对方真的写错了啊?”听了手塚推理,大石提出了另外一种可能性。

“我的直觉。”作为一个严谨的侦探,手塚很少会依靠自己的直觉,但他一旦有了什么感觉,却也出奇的准确。

最后手塚还是在27号早上驱车出发了,果不其然,等他按照地址到达了目的地,那里已是一片热闹。说是别墅,城堡还差不多吧……看着眼前高大的建筑物手塚默默的想到,并且对于委托人的身份,他心里也有了准确的猜测。

“不愧是名侦探手塚君,一定轻而易举的就看穿了我的小把戏。”手塚刚进到庭院里,一个栗发青年就从人群中快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微笑着向他伸出了手。

“初次见面,不二君。”掩饰住小小的惊讶,手塚握上了那只比自己的小了一号的手。

“你以为我会是不二家的长女,不二由美子?”青年歪了歪头调皮的冲他笑了笑。

“咳,信纸上的香水味并不像是刻意弄上去的,我就以为落款的‘Mr’才是混淆项。”一上来就弄错让手塚多少有点尴尬,但他还是爽快的承认了。另外,除了香水的因素,作为人气极高的占卜师兼作家,不二由美子的知名度要远远超过不二家的其他人。不过这个人竟然这么轻易就看透了自己的心思,手塚想这次的委托大概会很有意思。

“呵呵,看来是我无心的‘赢’了手塚君一次。由美子是家姐,我的名字是周助。”

手塚点了点头,他注意到不二周助的眼睛和不二由美子的不同,是一种很漂亮的蓝色,当然,也是亚洲人不会有的瞳色。

“大侦探手塚国光竟然不知道男人也会用香水,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一个英俊的外国男子操着一口音调奇怪的日语凑了过来,他顺手撩了一下不二柔顺的头发,把自己大大的鼻子靠的很近,“不过周助身上的花香真的是很迷人啊。”手塚认出来这个人是最近人气大火的模特乔纳森.铃木,美国和日本的混血。

“乔纳森,你别这样。”不二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僵硬,他往后退了半步。手塚皱了皱眉头,这样的距离对于他们日本人来说确实是太失礼了,他刚想要开口,乔纳森身后却突然伸出一只手,毫不留情的把他拉到了一边。

“乔纳森先生,请您不要让不二君困扰。”标准的关西腔,又一个高个子的帅气年轻人出现了。

乔纳森撇了撇嘴却也没再说什么,看样子是有些忌惮这个男子。他离开后那个关西人眼神警惕的看了他好几眼后,这才转回到不二和手塚这边。

“想必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手塚侦探了,”他伸出手,“白石藏之介。”

“幸会。”手塚和他握了握手,将有些疑惑的目光转向不二,等着他的解释。作为一名优秀的侦探,手塚一眼就看出这个男人绝不是普通人,不仅仅是气场,还有他缠着绷带也能清楚地看出肌肉线条的左臂……

“呃,这位是我的保镖,”脸上的神色有一点尴尬,不二似乎认为请保镖并不是什么太光荣的事情,“我父亲听说我们要在把这座几百年的建筑翻个底儿朝天就很不放心,当然我并不认为会有什么危险。”

“顺带一提不二先生现在正和夫人在南极度假。”白石摊了摊手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手塚打量了一下不二纤细的身量也没有多想,就在这时又一个人挤了过来,这次来的是一个个子不高有些秃顶的中年男人,戴着厚厚的方框眼镜,手中挥舞着一个小药盒,“少爷!少爷您该吃药了!”

不二的笑容快要挂不住了,他保持着那个有点狰狞的表情,把药盒拿了过来,“我知道了,山野医生。”然而山野医生似乎还不打算离开,手塚很贴心的从手边的桌子上拿了一杯水递给他,在看着不二老老实实把药吞进去后,医生才嘟嘟囔囔的走开了,嘴里还不满的嘟囔着什么‘竟然在应该午休的时候开什么茶会!’

“让手塚君见笑了,”不二把杯子放下,换回了之前那个温和的表情,“刚刚那位是我的家庭医生,我前一段时间身体不太好,虽然早就没事了但他还是很喜欢大惊小怪,”微微踮起脚尖,不二凑到手塚耳边小声说,“要是让山野医生给这里所有人检查的话,估计有一大半的人要被他丢到医院里面去。”

由于这有些过近的距离,从来都不擅长人际交往的侦探先生禁不住微微颤了一下,然后他也闻到了刚刚乔纳森所说的,不二身上那醉人的花香。后者冲他眨了眨眼睛,一脸恶作剧得逞的样子,“好了手塚君,我们来谈正事吧。”

跟着不二走进那城堡一样的别墅,手塚这才发现不二真正的客人并不是花园里那些名流。“那些人确实也算是我的朋友,但要和这个充满着未知秘密的城堡作战的话,他们根本排不上用场。”

“哼,那你还叫他们来。”书房里的大桌子上摊开着几张已经泛黄的纸张,上面密密麻麻的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和线条,一个紫灰发色的男子正叉着腰不满的看着他们。

“只有我们几个人很无聊嘛,”不二无辜的说道,“还有我叫的明明是忍足吧……”

跡部景吾的眉毛扬得更高了,“你叫那个白痴有什么用!明明本大爷才是你的发小,结果你却只邀请了那个家伙!”

“喂喂喂,这两者没什么关系吧。”另一位紫头发的俊美青年也开了口,“不过忍足不巧现在正在非洲出差。”

手塚看着这两个人,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该惊讶日本最大财团的董事长,以华丽闻名的跡部正捧着一张掉渣的旧地图;还是该疑惑为什么警视厅最年轻的高层幸村精市在一个工作日翘了班在这里解谜……所以他只好还依旧保持着自己毫无波动的表情。

但很显然大少爷的牢骚还没有发完,他转向手塚,“哟你不是那个有名的侦探吗,名声传的挺大,真那么有本事吗,啊嗯?”跡部将他手中那张地图怼到手塚鼻子下面,“你倒是来看看这地图应该从哪里看啊!”

非常不满的瞥了这人一眼,手塚拿过地图看了一眼,“你这地图是一半的……”

……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不二突然跳了起来,“啊我想起来了!另一半在这里!”他转向身后的书柜,仰起头,看向夹在顶层露出一个角的另外半张地图。

……

空气有一次安静了下来……

“你们谁去拿一下啦!”不二瞪着屋里的另外四个,比他高出半个头的男人,指着那个明显不在他高度范围内的纸片,耳朵尖不争气的红了。

离他最近的幸村赶紧在不二进一步发飙前把地图取了下来,“不过这是谁放的呢,那么高……”

手塚也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那么高不可能是不二自己放的,没有人会在自己房间特意把东西没有必要的放到够不到的地方。但不二似乎没有在意这个,他把另外半张地图和手塚的一起放在桌子上拼好,跡部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喂……这个暗室还真够大啊……”

地图虽然已经有些年头了,但上面的路线却还依旧清晰,据不二说,这个别墅是他的曾祖父盖的,但由于后来他们一家移居到了法国,这里就荒废了很多年。直到不二成年后父亲将这座别墅的所有权交到了他手中,对自己的故乡日本和神秘古老的城堡很有兴趣的不二才重新打理了这里。

“这些图纸是我上个月在阁楼里发现的,”不二将地图外的几张纸也拿了过来,“据说我的曾祖父是一名珠宝设计师,我就在想这里面会不会藏了什么宝贝,肯定也有很多的机关!”说着他兴奋地搓了搓手。

“对你这家伙来说肯定是机关更有吸引力。”跡部小声嘟囔了一句,“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先找一找入口?”地图上虽然清楚地标出了里面的构造,但入口在哪却一点提示都没有。

“入口我已经知道在哪了哦。”不二得意的说,他指着书架顶端,“找到这些图之后我就在别墅里找了很久的入口,后来终于发现这个书架后是空的,并不是墙,有一个很小的按钮就是开关。”

“这么说你已经进去过了?”手塚意识到自己的这位委托人显然属于高智商的那一类,对不二的好感度不由得上升了好几个等级。

“还没……”嘴角的笑容僵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了常态,“一个人有一点害怕嘛。”

会被任何不和谐的因素引起注意是侦探的职业病,比如说在不二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就看出了跡部和幸村的表情都略有变化,但他们什么都没有说。这让手塚开始怀疑这几个人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还瞒着自己,至于白石,这个男人同样给他一种不太自然的感觉,很微妙,但却让他十分在意。

“诶?我记得这个书房里应该有一个凳子才对……”不要说不二了,那书架的顶端连手塚都是够不到的。

不二皱着眉头环视四周,可房间里只有一把舒适的转椅和一组柔软的沙发。

“叫佣人送一把来吧。”跡部说着就要去按铃,却被不二快速的制止了,手塚看到他睁开了一直眯着的眼睛,露出了蓝宝石一般的眸子。

“没关系,不用麻烦别人了。”

睁开眼睛的不二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得更加凌厉起来,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手塚清楚地在他眼中看到了一丝恐惧,跡部露出一个有些疑惑的表情,气氛一时有些尴尬。这时幸村开了口,“叫佣人可能会惊动外面那些人,宴会要到晚上才开始呢。”他一只手扶上不二的肩膀,“我们自己来就可以。”

不二点点头,就想踩着低层的书架上去,手塚赶紧把他拉了下来,“喂这样很危险!”这人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

“这个是个门,不会倒下来的。”

“但它打开的时候你可能会摔下来!”

不二嘟着嘴,虽然个子比手塚矮了不少,但其实却一点都不输他,“那就有劳手塚侦探托我上去?这样就没有危险了吧!”

不二这本是句回击的玩笑话,手塚却当了真,他严肃的点了点头,两只有力的大手握住不二的腰,从后面轻而易举的把他抱了起来。

“呜哇!”受到惊吓的不二赶紧扶住书架,属于另一位成年男性的温度透过两层薄薄的布料传递到自己身上,他还可以感觉到手塚的鼻尖就在自己的后腰处,微微和皮肤接触的布料弄得他痒痒的。手塚这边也在受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的冲击,不二很瘦也很轻,抱在手里一点也不费力,他身上的香味也更加的醉人。纤细的腰肢与手掌无缝贴合,手感出奇的柔软且富有弹性,并且他还能清晰的感受到,伴随着每一次呼吸不二腰腹部的微动和让人有些燥热的温度。由于背对着其他人,他俩并没有看到跡部和幸村脸上由惊讶逐渐变为玩味的表情……

如不二所说,这个书架便是密室的入口,还好打开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否则很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手塚注意到不二有点紧张,但样子又有些着急,他们正准备进去的时候幸村突然拉住了跡部,“里面可能会有危险,你确定也要进去?”

“嗯,跡部你没有必要一定要进去的。”不二也说道。

看着这两人一副严肃的样子,跡部不屑的哼了一声,“本大爷还会怕这些不成!?倒是不二你……”

“我当然要去!这是我的责任。”

透过一尘不染的镜片,手塚认真的观察着这三个人,他相信不二要委托他的事情绝对不止密室寻宝这么简单,转头看向白石,那个男人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但手塚觉得那违和感更强了。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跡部第一个踏进了那漆黑的密室,最后进去的不二还不忘把入口处的书架半掩上。他们没有急着往里走,不二用手电筒仔细照着四周的墙壁,“找到了!”就在离入口不远处,顺着不二手电筒的光,手塚看到了墙角有一篇褐色的痕迹——不会错的,是干涸的血迹。

不知道是不是受电筒白光的影响,手塚看到不二脸上毫无血色,连嘴唇都是苍白的,拿着手电筒的手微微颤抖。“你没事吧?”他扶住对方的肩膀,不二慢慢的转过身抬起头,“手塚,这才是我真正想拜托你查的案子……”

三年前,刚刚完成别墅整修的不二请了一些朋友来玩,谁知晚上人们却在不二的书房里发现了女佣江岛丽子的尸体和被打昏的不二,最后警方逮捕了第一个发现他们的人,别墅的厨师河村隆。

“其实第一个找到尸体的人是我,”不二靠在墙上面无表情的继续讲述着,“当时我吓了一跳,没注意到凶手,他从后面把我打昏了……后来我大病了两个月,两个月神志不清卧床不起,半年才恢复的差不多,可到了那个时候,早就结案了……”

黑暗中手塚看到不二的蓝瞳中似乎有怒火在燃烧着,“你是说……你的病,是人为的?”

“他们说什么我是惊吓过度才会病倒,但有没有惊吓我自己最清楚。”不二盯着地上的早已干涸的血迹,“而且我坚信阿隆不是那样的人!”

“我记得那次的案子很快就结案了,”正蹲在地上研究血迹的幸村说,“据河村的证词说,他当时听到书房里有响声就匆忙跑过去,就看到了江岛的尸体和晕过去的不二。但很可惜当时我正在关西处理一个大案子,这些也都是听别人说的。”

“确实如果河村不是凶手的话,真正的犯人让你不能干涉这个案子还是很有道理的,”手塚认真的分析道,“以不二家的势力要彻查这个案子绝不是难事,并且你还有朋友在警视厅高层,当然他也不能杀了你,不然两个案子一合一样会很难蒙混过关。”

“但要是不二家的长子重病,不仅会让不二君身边的人无暇顾及那个案子,他也无法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进一步调查了,这样如果犯人再有点权势的话……”白石接着手塚的分析说道,“所以你怀疑犯人在佣人之中吗?”他想起来刚才不二坚决不让他们把要进密室的事情让佣人们知道。

“不,就如你刚才所说,犯人应该是个有权有势的人,所以我今天请来的都是和上次聚会相同的成员,我认为真凶就在他们之中,但是他一定有同伙是我身边的人。”

“那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诶?”不二一回头就看到手塚关切的目光,心跳不由得快了两拍,心想这个侦探的人设是不是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嗯,早就没事了,多亏了山野医生。”

“那会不会是那医生做的?”沉默了很久的跡部问道,“我听忍足说你那时候虽然非常虚弱但没有什么危险,就一直是在家修养的,这样一来最大的嫌疑人不就成了负责照顾你的山野了?”

“但是我后面能恢复也都是靠了山野医生……”不二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你还发现了什么疑点吧,关于这个案子。”虽然不二嘴上强调他相信河村不是凶手,但手塚认为要是没有发现什么他也不会如此坚定,并且……“不然你早就会要求重新调查了,幸村jing官,这不会是很么难事吧?”

“没错,”幸村站起来摘下橡胶手套,“如果是不二拜托我的话,很轻松就可以把资料调出来重新查,但问题是过了这么多年尸体也都处理掉了,除非有新发现否则很难翻案。”

“我在找密室入口的时候在书架上发现了一点点奇怪的色块,虽然很少但我做了鲁米诺实验,确定是血迹。”黑暗中不二可以感觉到手塚离他非常近,这让他莫名的很有安全感。

跡部掏出手机,“所以你这次直接找的忍足而不是本大爷,那个案子我还记得挺清楚,他是当时负责的法医吧?”

不二点了点头,他读研究生的时候觉得有意思就辅修了法医学,幸村和忍足都是他那个时候在学校认识的朋友。密室里没有信号,他们决定先出去,幸村也说要问一问真田当年处理那个案子的jing察都有谁。

几个人走出书房时,最后面的手塚稍稍加快脚步跟上前面的不二,贴着他的耳朵说,“你这次坚决要自己查也是为了弥补之前什么也没能做吗?”

不二垂着头,“阿隆是我很好的朋友,我一直都相信他,这几年我也一直都在查,可惜时间过得太久,剩下的线索少之又少,直到发现密室入口的痕迹我才……”可是当鲁米诺实验成功地验证出那是血迹时,不二怕了,女佣的尸体、被犯人击中时的疼痛以及那梦魇一般的两个月,都让他不敢独自按下那个开关。于是他找来两位好友和手塚,还有那个出现的有点莫名其妙的白石藏之介,这次一定要将凶手绳之以法!

“不要怕,”似乎看透了不二心中的恐惧,手塚用连自己都觉得惊讶的温柔语气说道,“这次你不是一个人。”

不二觉得脸颊有点烫,别过眼不去看男人英俊的脸,“手塚侦探看起来很有信心在大家‘老老实实’待在我这个别墅里起疑之前破案呀。”

忍住想要去戳不二脸蛋的欲望,手塚想什么时候自己也开始在工作的时候分心了……

 

到晚饭之前他们都没有再提密室的事情,跡部和幸村很快就联系好了忍足和真田,不二则是去应付那些宾客,手塚默默地观察着那些人,思考着谁有可能是凶手。不二家在上流社交圈中也算是相当有名的了,所以不二周助请来的这些人一定也不是什么普通人——除了名模乔纳森之外还有千岁家的千金美由纪、六里丘财团的少爷水川真雄,还有山下yi员的长子太郎和他的女友,刚出道的女歌手白岛优子。也许是得益于侦探的优秀观察力,手塚觉得不二虽然表面上都是那个招牌笑容,但实际上对每个人的态度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和乔纳森还有千岁小姐,虽然比不上对待跡部和幸村亲近,但不二都温和有礼,换了其他几个人,手塚甚至从他的笑容中看到了一丝冷意。但侦探不能被这些感情因素所迷惑,手塚并没有因为不二的态度而对几位‘嫌疑人’区别对待。

“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名侦探手塚国光先生吧?”白岛小姐夸张的扭着腰走了过来,手塚不由得往后退了半步,眼神冷冷的望向她。

“啊。”

“您是来帮不二君解开密室之谜的吗?”早就对这位英俊男子产生了兴趣的千岁小姐也立刻凑了过来。

这下手塚更为难了,他一贯对这些女性都没有好脸色,但千岁小姐看起来和不二关系还不错,他不能像对待白岛一样简单粗暴。他用求助的目光快速瞥了一眼不二,但对方似乎并不打算过来替自己解围,反而拿着辣椒酱冲他笑的很开心,一看就是乐等看戏。于是手塚君只好‘自救’他大步走向不远处的不二,夺下他手中的辣椒酱,“吃太多辣对胃不好。”

不二:???

感受到两位女士的视线,手塚故意往不二身边贴的更近,两人有着十几厘米的身高差和明显的体格差,被惊到的不二端着盘子的手差点松开,还好被手塚稳稳扶住,他凑在不二的耳朵边说,“怎么不见跡部和幸村?”不二知道他是在报复自己之前的恶作剧,但却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有点亏了?

“幸村觉得他的出现会打草惊蛇,跡部则是很讨厌白岛小姐,不想跟她共处一室。”此刻不二还不能怂,后面就是桌子了,他只能任手塚和自己贴的这么近交流。

“这真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手塚由衷的说道。

这时候两位女士已经将目标转移到了白石身上,这个帅哥很显然比刚才的那个要好说话的多。

“他刚刚到哪去了?”皱起眉头侦探小声的问道。

“没事不用管他,”不二笑笑回答道,“倒是手塚你看,白石竟然那么害羞。”

白石藏之介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不会应付女孩子的搭讪……想必对于这样一个大帅哥来说一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吧……白石转过头就看到吃着西瓜看戏的两个人,其实他早想说只要手塚往不二身边一站自己就很不好意思过去了,但此时为了逃脱女孩子们热情的‘魔爪’,他也别无选择了。

“呵……呵呵,说起来怎么不见山野医生?”凑到不二身边,白石努力地找到了一个话题。

“对哦……说起来下午一直没见到他。”不二这才想起来早就过了自己平时该服药的时间,但医生却一直没有出现。

这时乔纳森和山下也走了过来,白岛冲乔纳森抛了个媚眼,山下则是脸黑了几分,这也难怪,他自己相貌平平,这里又这么多俊美的男性,一向花心的女友自然是控制不住。

“看来比起女孩子,不二你更加吸引帅哥啊。”水川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拿着杯喝了大半的威士忌,看上去已经有点醉了。

“对了,你们有看到山野医生吗?”不二有点着急了,没有注意到手塚落在自己身上深沉的目光。

所有人都表示没有见到医生,包括被不二叫来的管家,于是他们决定分头寻找,手塚本来想和不二一起,却被他微笑着拒绝了,“我没关系的,你和美由纪一起吧,女孩子胆子比较小。”可很快手塚就后悔自己乖乖听了不二的话——他们分开后没多久,就听到了不二的惊叫。他扔下身边的女孩快速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手塚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直到看到站在书房门口脸色苍白的不二时,他才稍稍放下心来。跡部和幸村几乎和手塚一样快,他们也是听到不二的叫声从自己的房间冲出来的,书房里山野一砂医生倒在地上,心脏被子弹射穿,早已气绝身亡。

随后赶来的其他人也大受惊吓,幸村利落的把他们挡在了案发现场外,眼神犀利的一一扫过他们的脸,“这次,真相一定会大白的。”他一字一顿的说道。

真田带着手下赶到的时候幸村已经把现场勘察的差不多了,“听说死者是不二的家庭医生?你没去安慰一下他?”知道自己的上司和不二关系很好,真田有点惊讶幸村竟在这里专心工作。

“不二有人照看了,我可不想当电灯泡。”幸村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哦。对了,手塚侦探也在这里?”

“对,不过你现在最好别去打扰他。”

“他在忙着查案?”

“他在忙着安慰不二。”终于忍不住了,幸村回头看见真田脸上表情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精彩。Jing官沉默了几秒钟,默默地蹲下身和幸村一起寻找凶手遗留的证据。

不二显然受到了不小的刺激,不是因为看到了尸体,曾经辅修法医学的他当然不会害怕这些,真正折磨着他的是正因为自己今天举办了这个聚会,引狼入室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坐在他身边的手塚罕见的露出了担忧的神色,他刚刚赶走了想要做笔录的jing员切原赤也,好在这个新人知道手塚的身份也认得不二是幸村的好友,便乖乖的走开了。

“他原来才没有这么老实呢。”不二无奈的扬了扬嘴角,“之前‘修理’过他一次后才变听话的。”

看着他勉强的样子手塚更加心疼,见屋子里现在也没有其他人就大胆地搂住了不二单薄的肩膀,“听我说,这不是你的错,我们一定会找出凶手的。”

手塚把他搂在怀里,也没有再说什么别的,另一个人的温度让不二渐渐平静下来,慢慢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不过凶手为什么要杀医生呢……难道是医生发现了什么?”

“不,他的动机在这里。”这时候白石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呃……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事。”不二淡定的坐好,“这是什么?”

“山野医生的日记,”看了眼严肃的盯着自己的手塚,白石总觉得现在自己和手塚的工作是不是反过来了……“不二,你之前说的没错,当年给你下药的,就是你身边的人。”

“什么!?难道是……”

“没错。”白石把日记本递给手塚,“刚才已经和幸村他们确认过了,拿过来给你们也看一下。”

快速的读着日记,手塚的眉头越皱越紧,深褐色的眸子中也渐渐充满了愤怒。

‘3月17日

我按照那个男人的吩咐在少爷的药里加了别的东西,从第一天晚上的效果来看剂量应该是合适的。

 

3月24日

少爷一直昏迷,那些jing察终于走了,现场也都清理干净了,我去问他可不可以停药了,但他居然说要到结案才行……

 

……

 

4月12日

我现在真的后悔了,少爷比之前瘦了不止一圈……丽子也经常会出现在我的梦里,质问我为什么要帮那个男人,为什么要背叛少爷……

 

……’

山野的字迹不二是很熟悉的,从他还是个孩子起,他和弟弟的书里就总是会被塞满医生例如‘不能熬夜’‘运动过后不可以喝冰水’这样的字条,可现在看着这熟悉的字体记录着的种种罪行,不二难过极了。

“也就是说,山野医生当年被凶手收买,给你下了药,但强烈的愧疚感使得他在事情结束后尽全力再帮你调养。可今天大概是向凶手透露了,或者凶手自己发现了他的后悔,为了防止他说漏嘴才灭口的。”白石简洁的总结了一下,他看到手塚看向不二关心的目光不由得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手塚侦探,破案过程中最忌讳的可就是感情用事,不要忘了哦。”白石用他那独特的关西腔调说道。

手塚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幸村和真田打断了他,“我们哪里都找不到凶器的手qiang,”真田阴着脸说,“然后刚才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们,之前幸村让我查的负责三年前江岛丽子案件的jing官……很不幸他在结案不久后就自杀了,这样一来就很难再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可见凶手挑的都是些多少还有点良知的人。”幸村补充道,但手塚重重的哼了一声,很显然并不赞同他这个看法。

“本大爷这里倒是问道点东西,”跡部拿着手机走了进来,“忍足刚才告诉我,当年在受害者的指甲里他们检验出了一点点属于其他人的血迹,可还没来得及保存样本就被偷走了。”

“还真是个仔细的家伙……”扶了扶眼镜手塚冷冷的说道,“各方面都做的很周全,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他会不会路出马脚。”

“密室。”一直没有出声的不二突然说道,“找不到的凶器会不会在密室里?毕竟入口就在书房,而且凶手也是知道如何进去的。”

其他人都表示同意,真田说他还要去再给所有人做一次硝烟反应的测试,于是另外五个人再一次站到了那个书架前。果不其然,手塚在书架的三层发现了一个很浅的鞋印,幸村立即找来jing员取样,不过鉴于有嫌疑的那几个人下午都在相同的地点待过,这个能否成为证据还是要等比对结果出来才知道。他们再一次打开了密室的门,果然一把带着消yin器的手qiang和一块有少许烧焦痕迹的毛巾被扔在入口处。

“原来如此,”跡部把毛巾捡了起来,“用这个包住qiang就不会有硝烟反应了。”*

“等等……这么说犯人是早就做好准备要干掉山野医生了?”否则谁会随身带着qiang,“还是说他另有目的!?”手塚猛地看向不二,难道凶手本来的目标是不二吗!?

“手塚你不要紧张,”不二温和的冲他笑了笑,“我不认为他会想要杀我哦,毕竟他的秘密我并不知道。”

“但是还是要小心,”开口的是幸村,作为一名顶级的jing察,他很清楚警惕性的重要,“况且凶手并不知道今天我们几个也会来,如果只有你一个人的话很难说他不会对你出手。”

“但现在怎么办?”白石问道,“这qiang上肯定也不会留下指纹了,还是说我们要再往密室里面走一走?”

幸村摇了摇头,“里面应该不会有什么线索了,我们还是去看看鞋印的比对有没有什么结果吧。”

就在他们打算离开的时候,手塚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把脚蹬在书架的三层试了试,又在四层踩了踩,跡部扬着眉毛不解的问道,“你在干什么?”

“我知道了!身高!”不二突然跳了起来,“刚才从医生的日记里已经知道了凶手是男性,而正巧今天来的这三个人身高都差挺得挺多的。”

“没错,并且当时凶手慌张的想要赶快打开密室,一定会选择最好借力的高度,即使那个高度会有点勉强。”

对比三位男性的身高后,他们发现最矮的水川嫌疑最大,但这并不能作为决定性的证据,可手塚却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叫他们不必担心。在他们打算回到其他人聚集的客厅时,不二却停下了脚步,“虽然看不到手塚的现场推理很可惜,但我还是想先到密室里面看一下,”他的语气很温和,却是不容拒绝的,“毕竟之后jing方还要封起这里调查吧,白石和我一起,不会有事的。”手塚不赞同的看着他,但跡部和幸村都给了他一个‘放弃吧’的眼神,他们都清楚不二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很好说话,但他真正决定了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无奈手塚只好嘱咐了几句,还收到了跡部和幸村一人一个充满兴趣的微笑。

果然在被指认为凶手后,水川镇定自若的要他拿出证据,手塚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男人虽然脸上看着还算淡定,但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在手塚国光强大的气场下不可能毫不动摇。

“北川先生,你也许不知道吧,当年江岛丽子的尸体上发现了你的血迹,虽然那时候草草结了案,可现在再做DNA对比依然能检测的出来。”

“不可能!”男人的脸色变得煞白,他猛地站起身来,“那个应该已经被处理掉了才对!”

“哦?什么被处理掉了?”手塚立刻问道。

水川这才知道自己中了圈套,“你们竟然敢套我的话!反正你们没有其他证据也不能定我的罪!”

“证据在这里。”真田时间掐的刚刚好,他拿着鞋印提取物的比对结果,“水川真雄先生,请您解释一下为什么只有您的鞋底提取物和犯人的鞋印有着相同的成分呢?”

“也有可能是其他佣人做的啊!”他气急败坏的说。

“但这其中一种,”jing官露出一个讽刺的微笑,“可是你位于千叶的家中花园里的土啊。”

水川脸色差到了极点,他突然从兜里掏出一个折叠的小匕首,向幸村冲了过去,真田和跡部一脸同情的看着他被对方抓住手腕单手掀翻在地,幸村的脚连动都没动一步。被摔得七荤八素的水川也没有力气再反抗了,真田给他戴上了手kao,之后水川讲述了两个案子的全部过程。三年前,他听说这别墅里有密室有宝藏,就起了兴趣,结果还真的打开了密室,然而却被女佣江岛看见想要阻止。于是水川就狠心下了杀手,随后又打晕了不二,收买了山野和负责这个案子的jing官。本来结案后他以为这事就结束了,可不二也知道了密室的存在,虽然已经不会有什么证据,但案子的疑点必然会被发现。本来就做贼心虚的水川在知道山野对当年的事情心怀愧疚后,就干脆将他约到书房灭了口。

在水川被押走时手塚突然叫住了他,“你今天的目标中,有不二吗?”

“哼……本来是有的,但看到你们就放弃了,”他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尤其是你时时刻刻警惕的守在他身边,连他本来的保镖白石都没事做了。”

手塚一惊,他终于想通了,白石藏之介给他的违和感——一个正常的保镖在工作中眼神是不该离开被保护人的!可白石明显没有做到这点,就算后面是自己一直跟在不二身边,可晚餐前的那段时间就说不通了,白石更感兴趣的是……密室!

 

“怎么样?很美吧。”不二靠在书房的窗户边,举着他们刚从密室里找到的蓝宝石,“这应该是我曾祖父的第一件作品,虽然做工还有些粗糙,但宝石本身确实非常漂亮的。”

白石站在他对面,两人距离不过一米,只要他伸手,就能够得到不二手中的宝石。

“怪盗K*,你是为了它而来的吧?”睁开双眸,不二露出了他和那宝石一样颜色的眼睛。

“哦?你什么时候发现的?”白石慢慢缩短着和不二之间的距离。

“一开始就知道你是在骗人的了,但意识到你是怪盗K还是刚才你急着要到密室里面去的时候的事。”身后就是窗户,而书房是位于建筑物的五层,但不二却依旧是一副悠闲的样子。

“不愧是在各个领域都有着天才美称的不二周助,”男人象征性的拍了两下巴掌,“不过我今天只是来看看它,”他指了指那颗宝石,“没发预告函我是不会偷东西的*,但看了它之后我觉得还是你的眼睛和它更搭。”

“所以你想逃走吗?”不二扬起嘴角,散发出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气场。

“喂喂喂,你好歹也是我的保护人,我不想伤害你,更何况你要是受伤了那位大侦探可是会很伤心的。”

“呐,你知道为什么我一开始就知道你不是保镖吗?”他笑的更加柔和,“因为我根本不需要啊。”

白石愣了半秒钟,就在这半秒钟不二修长的腿险险擦过他的鼻子,心里感叹还好自己反应够快,白石慌张的躲开青年的下一轮攻击。真是人不可貌相!他又挡下不二一拳,不仅那个俊美的幸村是警视厅的高层,这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不二周助怎么这么能打!

手塚赶到书房时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不二坐在地上望着破碎的窗户。他急急忙忙赶过去检查不二的安危,只见对方脸上满是不甘心,“我差一点就打赢了!”

手塚:???

“不过这个我守住了,”栗发青年笑眯眯的从怀中掏出那颗蓝色的石头,“蓝宝石。不过白石也没打算抢就是了……”

没去管不二还在郁闷让白石跑掉,手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轻轻搂住不二,对上他的眸子,“我也守住了我的蓝宝石,还是两颗。”

 

*防硝烟反应的手法出自柯南

*白石的绰号K取自他的爱宠卡布利艾露

*这句话来自怪盗基德


END


评论(3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