ラム酒🐰

🎾塚不二 仁王雅治
🎤左铳 左理铳 ハマ推し
推ramu_1029TF

【左铳】炼乳冰棒


我的每一个产品都必须拥有这个梗.jpg


日常小短打



——————————



作为一个在初冬依旧能面不改色地穿着夏威夷衫的男人,左马刻的夏天自然不好过,除去24小时辛苦劳作的空调,冰棒和冰淇淋同样不能缺席。感谢超市大促,左马刻找到了一款无论如何也要让铳兔吃一次的冰棒,但想要‘得逞’他还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困难——红豆。左马刻有些后悔自己不该为了那10%的折扣,而放弃了芒果与白桃,但事已至此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严格来讲那并不算是豆馅,但因此被拒绝的可能性还是很大,不过这并难不倒火貂组的少主,他‘处心积虑’地布好了陷阱,等着小兔乖乖上钩。

三天后,在最炎热的下午,铳兔被左马刻叫到了家中。一年四季西装革履的巡查部长之所以不会在盛夏中暑晕倒,还要感谢空调的尽职尽责,因此当他一只脚踏入蒸笼般的碧棺家时,入间部长迟疑了。

?断电?被敌人偷袭了吗?!要拿出麦克风做好战斗准备吗?!

“哟,铳兔——”左马刻就穿了条轻薄的运动短裤,露出白花花的腰腹肌肉,与从头到脚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铳兔形成鲜明对比。

在高温的影响下,后者的大脑运转速度严重下降,铳兔沉默半响后问道,“空调呢?”

“啊?显而易见空调坏了啊。”左马刻回答得理直气壮,似乎有暗示铳兔脑子被热坏的嫌疑。

“那为什么不去我家啊!?或者在外面找一家店也行啊!!”

铳兔抗议无效,被家主强行拉了进去,等他回过神来,上身只剩下了一件薄薄的衬衫,西装外套、手套、领带、领带链统统被丢在了玄关。

“呃……”

“小心中暑啊铳兔。”

“要不是你把我拉到这没空调的地方也没有这个风险吧!”

若是换在平时,左马刻早就跳起来和铳兔针锋相对了,但今天他却出奇的好脾气,甚至伸出手在铳兔的头上揉了一把。

“你他妈!”兔子骂骂咧咧地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点上一根烟用力地吸了一口,在这种炎热的环境下真的是没有心情吵架,“左马刻,我要去冲个澡。”

“毛巾还在老地方,冲完有冰棍吃。”

铳兔烦躁得扯着衬衫的领口,深色布料中雪白纤细的锁骨若隐若现,左马刻悄悄咽了咽口水,虽说现在动手也不错,但既然自己都不惧炎热让空调强行休了假,就还是等到之后就着‘配料’一起享用吧。

不到十分钟后,铳兔穿着家主的T恤从浴室走了出来,看着左马刻拿出来的红豆炼乳冰棒,他本能的后退了一下,“我不要吃红豆……你就没有其他口味了吗?”

“没了。”左马刻快速地回答道,并且大大方方地拉开冷冻层的门,向铳兔展示了一下空荡荡的冰箱。

此时铳兔已经开始起了疑,今天的左马刻太过于反常,可他又看不透对方的目的,在高温的迫使下,他终于还是接下了那根冰棒。仔细查看过包装并未破损,左马刻手里的也是一模一样的东西,难道说他如此大费周章只是为了让自己吃下红豆吗?这红豆威力也不至于那么大吧……

“行了快吃吧,我还能给你下毒不成!”左马刻忍不住催促到,他剥开内袋吃了起来,“这个真的很好吃,红豆喂一点都不重!”

铳兔将信将疑地拆开了包装,小心翼翼地tian了一口,入口即是浓郁香甜的奶味,确实如左马刻所言,没有那奇怪的豆馅味道。见铳兔放心地吃了起来,左马刻不由得在心里窃笑,只差最后一点了。他和铳兔抱怨起敌对组的小兵有多么愚蠢,而他们的头领又是怎样的自以为是,而就在铳兔放松警惕的那一刻……

“呀!”冰棒的奶味外壳破开,里面的炼乳涌了出来,流了铳兔一手。

这时候左马刻露出了得逞的笑容,他低下头凑到铳兔手边装模作样地问道,“这么美味可不能浪费啊~”

“你等……!”

左马刻就着铳兔的手腕tian了上去,后者本能地想要挣脱,却被牢牢地攥住,铳兔这才反应过来,这家伙一直在等着这一刻!

“哈!果然这炼乳洒在你身上才合适啊,涩丨情小兔子。”

“闭嘴!放开我你这白痴!”

铳兔虽然嘴上毫不示弱,但却并没有真正地用力去挣脱,左马刻自然要得寸进尺,他顺势将人按到在沙发上,铳兔手中的冰棒‘啪叽’一声掉落在了地板上。

“哎呀真是可惜,看来作为补偿本大爷只好吃点别的了。”

“什么,这是我的冰棒吧!?”

更让铳兔火大的是,左马刻将手伸进沙发的靠垫缝隙中掏出了空调遥控器,随着‘滴’的一声轻响,被迫休假一小时的空调重新上岗。

“等等先洗澡!”铳兔当然不会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但依旧残留在手上的黏腻感实在是令人难以忍受。

“你不是刚洗过!?”一边嘟囔着事多,左马刻还是起身让铳兔站了起来,然而就在铳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他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天这么热本大爷也洗一个好的。”

于是在铳兔毫无意义的抗议声中,两人拉拉扯扯地进到了浴室中,留下立式空调在客厅孤独地释放着冷气。

END


大概是Scarface听后感🚬


(🐴🐰+🐦🐰意味)


太喜欢 ãƒãƒžã®æµ·ã«éŸ¿ãéŸ³è‰²(明日の風は明日吹く) è¿™å¥äº†ï¼Œæ„Ÿè§‰å°±æ˜¯ä¸‰ä¸ªäººå¤œé‡Œå¹²å®Œäº‹æ²¿ç€æ¨ªæ»¨çš„海岸,吹着风往家走w


p2是加了点番茄酱的版本(:з」∠)_

关于番茄酱,感觉🐴是会直接上手或者用冷兵器,并且不介意弄脏的类型;🐰更倾向于用枪,衣服不可以脏但是脸可以;🐦则是因为对于处理这些事已经很熟练了(毕竟每天还要处理食材×)所以不管是用手还是用武器,都可以弄得很干净利落,但本人也并不是很在意弄一点到身上(:з」∠)_


(🎤:???)

【左铳】薬


一个没啥营养的小短打(:з」∠)_







自从前辈也离他而去之后,铳兔时不时地会做噩梦,不论白天黑夜。总是以过去最可怕的记忆开头,再以千奇百怪的悲剧作为结尾。每次醒来时铳兔都会发现自己头晕眼花、浑身发冷且呼吸急促。这种‘噩梦’来得总是很突然,甚至是平静的休日午后,当铳兔惬意地靠在沙发上看书时,黑暗也会猛然袭来,挤走书中美妙的故事,毫不留情地占据他的大脑。

第一次在白天出现这种症状后,铳兔还以为是违法麦的延迟效果,可不久后的第二次、第三次让他排除了这个可能性。划掉违法麦这个选项后,铳兔开始直视自己极其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可从头到脚检查了个遍也没查出什么毛病,只有‘睡眠不足’几个大字在诊断书上看起来孤零零的。铳兔一咬牙请了三天假在家好好地补了个觉,可谁知噩梦却来得更加频繁了。作为一个jing察,且是树敌众多、混迹黑白两dao的jing察,这种会突然失去意识的症状过于致命了。然而铳兔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噩梦’从未在他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出现过,它似乎只会在人神经最放松的时候才会趁虚而入。久而久之铳兔也不在意了,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意味,就算没有这额外的‘提醒’,他也每一分每一秒都忘不了那噩梦般的过去。

直到他遇到碧棺左马刻。

症状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意识到这点时铳兔正在左马刻家里喝酒,他愣了一下差点弄洒了手里上好的红酒。左马刻不满地咂了一声,贴上去揽住铳兔的肩膀,“怎么了小兔子,加班加过头已经开始打瞌睡了吗?”年轻的火貂组少主此时已经有几分醉意了,他紧贴着男人的耳朵,带着烟草味道的吐息打在铳兔的耳边。铳兔缩了一下,但并没有推开左马刻,此时他只觉得身体无论是由内还是由外温度都急速上升。同样是呼吸急促伴随着一种晕乎乎的感觉,但铳兔却贪恋着这种温暖,他想或许自己也是被酒精冲昏了头脑吧。

那一晚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最后两人只是互相依偎着在沙发上睡得乱七八糟,但打那起铳兔又有了新的症状,一种会和碧棺左马刻一同出现的症状。

这次铳兔不会不知道原因了,但他依旧选择任其发展,盼望着这个症状能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消失。只可惜事与愿违,症状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愈加地强烈起来,原因也很简单,左马刻开始行动了。他似乎有意想要加重铳兔的症状,抓住每一次必要或不必要的肢体接触;从玄关到客厅再到卧室,一步步占领了兔子的小窝,扩张着自己的领地。铳兔有意改变这种局面,但到了关键时刻却又很难付诸于行动,这在左马刻眼中便成了‘欲拒还迎’的调qing,自认为做法得到鼓励的队长自然是变本加厉,终于有一天,他将铳兔逼到了最后一个角落里。

这会他们刚刚结束了东京晴空塔一日游,一同回到铳兔家中后,左马刻突然问,“我们这样算不算是在交往?”

此时此刻两人滴酒未沾且神志清醒,铳兔不可置信地望着左马刻,心说退一万步讲,我都还没告白怎么就交往了呢?可左马刻不吃他这一套,借着身高和力量优势,将铳兔推到了墙边,腥红的眸子如同盯上了猎物一般,“铳兔,事到如今你可不许说不啊。”

铳兔微微叹了口气,刚想对对方的无理表达不满,两瓣温热便毫不讲理地压了上来,然后奇迹般地,一直萦绕在他心中的那种不确定的炙热与不安散开了,强烈地爱意与幸福瞬间充满了四肢百骸。铳兔伸出手环住了左马刻的脖子,顺从地回应着,这回他是找到了真的、仅属于他一人的解药了。

END


是被抓的兔和来救他的马鸟,收拾完就是一个就地开喝🍺()

【左铳】爱上悲伤的你



一个小短打,梗来源于arb两周年卡面花语:

左马刻:龙胆——爱上悲伤的你、正义、自信满满

铳兔:段菊——无法忘记的思念


这个花语真的太——配——了——


=====


左马刻偶尔会在铳兔的眼睛里瞥到一丝异样的情绪,转瞬即逝让人怀疑是自己花了眼,那是一种破碎的悲伤,很深、很远,让左马刻觉得有些陌生。

在仓库救下铳兔、两人组队后不久,入间搜查部长正式担起了监视、对接火貂组的责任,左马刻做事大多靠本能,横滨狂犬的名字不是白叫的,他早就嗅出铳兔身上有着与他们相同的味道。那晚回家后黑dao少主稍加回忆便想起了与铳兔的初遇,他叼着烟不仅轻笑出了声,果然不是什么正经条子。

左马刻很喜欢铳兔的眼睛,透过一尘不染的镜片他看到过计谋得逞的得意、带着轻蔑的愤怒、不屈的信念、真诚的谢意,以及他最爱的,和自己吵架时的恼羞成怒。唯独悲伤这二字似乎从未出现在那双翡翠一般的眸子里,但左马刻却又总是能够没来由地从铳兔身上感受到那种令人窒息的情绪。

在一次共同围剿药品贩子的行动之后,左马刻确定了那并不是自己的错觉。那并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好在一切都是有惊无险,将犯人们打包送上开往局子的车后铳兔舒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他向左马刻偏过头,后者十分自然地凑了过来将火星渡过去。这是铳兔的后辈朝他们跑了过来,“前辈!前辈您太厉害了!居然一次性端掉这么大一个组织!” åˆšè¿›å…¥è­¦ç½²æ²¡å‡ ä¸ªæœˆçš„青年看起来还不太稳重,语气中是满满的敬佩与仰慕。

左马刻不记得当时铳兔说了些什么,他只觉得那一瞬间对方的眼中有什么东西碎掉了,浓稠得让人喘不过气的悲伤溢了出来,铳兔直视着眼前的后辈,却是越过他在看着什么其他人……

“铳兔?”

“怎么了?”铳兔朝他转过头,眼神静如止水。

 

天空中飘着细碎的毛毛雨,早春的横滨还有些凉,左马刻叼着烟,毫无怜悯地踩着倒地混混的手走出巷子,这种程度也就勉强算是个晨练吧。这时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从眼前飞驰而过,他扬了扬眉毛,记得铳兔说今天不在横滨来着……想到这里左马刻毫不犹豫地拦下一辆出租车,指了指前面的黑车对司机说道,“跟上。”两辆汽车七拐八拐,最后竟停在了一处陵园,左马刻下车时司机好心地递给他一把透明的长柄伞,“拿着吧小伙子,雨可能要下起来了。”

左马刻回忆起铳兔如此痛恨药品的原因,脚步变得犹豫了起来,他觉得再往前走自己就要踏进铳兔最私人的领域,那里将是揭开伪装最真实的入间铳兔。两人认识时间并不算长,似乎还未到坦诚相见的地步,但左马刻又想起铳兔眼中若隐若现的阴影,他决定迈出这一步,尽自己队长的职责,将铳兔从过去的深渊中彻底地拉出来。

淅淅沥沥的雨水微微沾湿了铳兔的肩膀,左马刻将伞撑在两人头顶,前者似乎早就意识到他的存在,丝毫不显得惊讶,只是摆弄着手中的花束说道,“那天后辈跑过来的样子简直和当年的我一模一样,每次看到那个男孩我都无法抑制地会想起前辈、想起曾经的自己。说来也是丢人,四年了,我仍旧无法从失去他的阴影中走出来。”

“毕竟是你那么重要的前辈和朋友啊,在本大爷看来重情重义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铳兔转过身来,苦笑着,脸上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他曾为我带来最美好的回忆,但现在却成了逃不掉的噩梦。”

左马刻伸出手,胡乱在铳兔脸上抹了两把,“放心吧,跟着本大爷这个问题很快就会解决的,毕竟在此之前你一直都是只孤单的小兔子嘛。”

听到这话铳兔不禁笑出了声来,上次连自己的梦想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打下包票说会帮他实现,现在又许下另一个诺言,这个家伙还真是自信啊。他将鲜花小心地摆放在墓碑前,掸了掸身上的雨水对左马刻说,“我们回去吧。”

回程方向盘交到了左马刻手中,铳兔在副驾驶合着眼睛小憩,趁着等红灯的间隙黑dao少主忍不住又轻轻摸了下他的脸颊,心中自嘲地想,“什么队长的义务,他不过是爱上这只偶尔会悲伤的兔子罢了。”

 

END